拯救法国铁路:专访法国工会活动分子布鲁诺·庞塞

斯坦格 著

日土兀  译

巴黎共和国广场涂上标语“他们纪念1968年5月,我们重新启动它”,2018年3月22日。斯坦格摄。

322日起,法国铁路工人开始发动为期数月的持续性罢工,抗议马克龙对他们的劳工条件开刀。

3月中(上周),总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宣布对公营的法国国铁(SNCF)推行广泛改革。正如去年秋天的亲商界的劳工法改革那样,马克龙总统和他的政府旨在以行政指令批准这些变动,减少议会的辩论。在指令下,铁路工人将会失去关键的就业保障,而法国国铁也将会由公营公司改制为“由公帑支助”的公司。

在有组织劳工眼中,这次立法标志着自1937来以掌握在人民手中的国有化铁路系统全面解体的开始。近期工会宣布了它们的动员计划,包括自4月3日至6月28日发起持续性罢工,两天罢工然后三天工作。铁路工人也参与公务员今日(3月22日)发起的游行。

斯坦格(Cole Stangler)采访了附属于独立左翼工会的“团结工会联合会”(全称为“团结、联合、民主”Solidaires Unitaires Démocratiques,缩写SUD,或常称Solidaires)、也是全国四大铁路工会中最具战斗力的SUD工会铁路分会全国秘书的庞塞(Bruno Poncet)。庞塞所属的工会呼吁工人召开大会自行决定罢工行动。他们讨论到铁路改革的风险、罢工的计划,以及铁路工人作为法国抵抗的潜在象征的原因。


SUD工会铁路分会全国秘书庞塞(Bruno Poncet)

你们为什么会反对改革?

这改革要摧毁公共铁路系统。国铁成立的目的是要让人人可以以低价在国内行走。新法要让以营利为目的的私营领域进入系统。为达到目的,很多东西会被放弃。工作条件会变得更坏。我们要抵抗这改革,因为他们正要打破我们所认识的铁路系统——一个为了法国人民真正平等的系统——并转到一套带有所谓顾客至上色彩的「零碎散卖」( àla carte )式系统去。

 

我们谈改革时,有两个重大议题,即铁路工人的特殊就业地位以及把国铁转营成为“由公帑支助”的公司,对吗?

这两方面都是政府在推进的部份,但还不是全部。铁路工人的法规只适用于十四万人,并没有妨碍公司赚钱。去年国铁就赚了一百三十亿欧元。其次,公司转营计划确实是我们关心的问题。但更大的问题是公司目前负债五百亿欧元,这一债务衍生出削减经费和裁员的问题。债务的问题没有得到处理。我们的职员规模不过是个次要问题,并不影响公司盈利能力。

 

改革和欧盟开放铁路市场的指令有什么关系呢?

欧盟第四次铁路一揽子改革方案(EU’s fourth railway package),将于今年(2018)12月25日生效,当中要求在客运运输市场中引进竞争。在此之前,尚未开放市场的欧洲国家要为2019年底开放市场做准备。我们看到例如在英国、在意大利,竞争带来了不安全——即严重的意外——以及票价上升。我们认为法国必须从中吸取教训,到最后尽量减少指令的影响。比如西班牙已经把竞争开始的时间押后了好几年。

 

不执行指令可能吗?

可以,肯定可以。我们可以把它推迟实施。例如在法兰西岛大区(Île-de-France,指巴黎及近郊)计划已被延迟至2036、2039年去。延迟到那些年是可能的。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实情是国家企图打破法国国铁的垄断地位,并允许私营部门进入该系统。

 

作为改革讨论的背景,国铁的债务问题如何解决?

债务属于法国政府。政府负责没有(适当)融资的大型建设项目,然后把帐算到国铁那里,结果就导致我们的债务问题。如果债务出现在法国政府的帐目中,欧盟就会惩罚法国。法国就会债台高筑,在欧盟内借不了钱。(债务)来自兴建新高铁线,当中很多都不很有用,没有盈利能力,又让通勤线被废弃。我们一边在建没有用的新线,又不修复这些通勤网络。

 

让我们转到这次行动。工会宣布发起持续性罢工,目标是什么?

目的是让我们与政府谈判时挣到真正的影响力。到底,当他们推出法案以及行政命令时,很清楚他们没有听取工会的意见。罢工就是让我们有确实的影响力去说明“此路不通”。工人和乘客都反对法案。

每五天罢工两天,让四大铁路工会保持团结(获官方承认,能在国铁进行集体谈判)。对我们SUD工会铁路分会而言,我们认为需要一场过硬的运动,就是马上进行全面长久的罢工。即便如此,做决定的不是我们,也不是其它工会,而是在罢工期间每天召开的大会上,他们会自己决定罢工的做法。每天人们会决定要继续罢工还是停止罢工。是罢工者作决定,这就是罢工的运作方式。

 

你提到公共众支持。看看现在的民调,民意似乎不完全赞同你们的诉求。其中一个民调显示七成人支持删去铁路工人的特别就业地位。要改变公众看法你会怎么做?

我们才刚刚开始这样做。近来我们在各大车站向乘客散发传单,受到民众欢迎。他们明白我们的斗争,明天我们不仅想保住自己的地位,我们的斗争是为了更好的公共服务,是为了大众。但还有教育工作要做,无论是针对乘客还是铁路工人,要向他们解释法律背后是什么。

 

意思就是说,动员的目的不仅是保障你们员工的权益,而是为了捍卫整个公共服务。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论述方式,而我们正在到处宣扬。现在确实有一场针对公共服务的攻击。我们在学校、医院、火车站的人越来越少。他们被刻意遗弃,以使私人企业进场。我们要说“不”。我们确实要把各行业的斗争聚合起来。

 

自马克龙上台以来,街上的反对声音少了。你认为这会有改变吗?

不满是真实存在并且日益增加。我以为现在有很多人担心到公共服务的未来甚至是工作的未来。我们今天能设定速度并以身作则,很多人将会投入到我们的斗争,以至为整个公共服务的斗争中来。要让一切爆发,只欠一点火花。

 

法国铁路工人中间无论在政治上,和更广阔的文化上,都有独特性。可以跟我们解释一下吗?

这要回到国铁成立的时候。1936年法国人民在人民阵线(Popular Front)执政时期,赢得了有薪假期的权利。我们在第二年成立,目的是让我们有一家公司,可以让国民在国内任何地方旅游。这是一项非凡的成就。

二战期间,以及五年抵抗时期(1940—1945),铁路工人处于战斗的核心。这历史已有点被遗忘了,当时铁路工人把工具弄坏,防止德国人推进,又炸毁铁路线。他们的确是在抵抗的前线。

我们一直站在社运前线,因为我们这种政治文化。这也延伸到政治中。当在左派政府当权时(社会党密特朗任总统时期),交通部长是个共产党人,以前是铁路工人。还有其它人。

现在这已经渐渐消逝了,世界改变了。越来越少人记得1945或1937年了。但当你进入这公司,你会感到属于一家有历史的公司。

 

还有1995年的群众运动,现在越来越多人提起来了。

是的,这多少是个梦幻,有点像1968年5月。1995年是我们最后的大胜。人们多少都记得。但要记住,那一次是从无到有的。当时就退休和社会保障曾发起过抗争行动。某程度上,人们是自发的:“这与我们所有人的利益有关,我们要去(抗议)。”我们希望再能这样开始。现在很难让大家感到事情与自己有关。人们相互之间越来越孤立了。

 

这次罢工对法国工会运动的未来有什么意义?

我们处于关键时刻。我们是(私有化改革)最后的挡路石。如果他们明天成功摧毁了国铁,就不会再有抵抗,而马克龙是知道的。

今天我们确实是最后一家能发动真正社会抵抗的大公司。就是说如果你胆敢碰国铁公司,工会能马上应战。如果你碰法国电力(EDF,2004年被局部私有化),那里已经完蛋了,几乎看不见谁会出来。法国邮政(2010年局部私有化)也没有了。我们确实是最后一批人、抵抗的最后中心了。

人们期待我们去抵抗。如果我们失败了,他们会感到挫折,说:“如果铁路工人失败了,争取就划不来了。”我们保持坚强很重要。是有“你是典范。他失败了,后面一切都完了”这样一种逻辑。马克龙知道这一点。这也是我们担心的,因为他很快就懂得这逻辑了。

2018年3月23日

 

被访者布鲁诺·庞塞(Bruno Poncet)是SUD工会铁路分会全国秘书。

訪問者斯坦格(Cole Stangler)是巴黎记者,撰写劳工和政治题材的文章。他曾是《国际财经时报》(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和美国进步杂志《这时代》(In These Times)撰稿员,现在还在北美杂志VICE、《国家》(The Nation)和《村声》(The Village Voice)上发表作品。

原载美国《雅各宾》网上杂志。原文题为:Saving France’s Railways

原文链接:https://jacobinmag.com/2018/03/france-railway-strike-macron-snc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