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们所有可能和可用的武器来推动工人阶级与被压迫民族的必要利益!

革命人民军致第四国际第十七次世界代表大会的声明

菲律宾革命人民军全国作战司令部  著

素侠云雪  译

革命人民军干部的培训营

革命人民军(RPA),棉兰老革命工人党(RPM-M)的武装一翼,向第四国际第十七次世界代表大会所有代表致以热烈的敬意。我们希望这次大会能取得成功,并使我们迈向积极的团结运动,以应对旨在打击全球资本主义的所有挑战与任务。

革命人民军始终支持自己的党——棉兰老革命工人党,一个拒绝斯大林主义,且向所有形式争取民主与民族解放的斗争开放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作为棉兰老岛与菲律宾受压迫民族(土著族群、穆斯林/摩洛人和占多数的菲律宾族)的武装力量,我们愿与党一起建设并加强革命社会主义方案。我们党是这一国际革命组织和运动的一部分,这是我们荣誉与骄傲的象征。我们在自己国内反抗全球资本的小规模胜利和在根深蒂固的革命斗争,是我们向第四国际做出的些微贡献。

自我们抵制官僚主义的毛主义与斯大林主义,并离开旧党(指菲律宾共产党——译注)及其军队(新人民军——译注)时起,我们确信,在我们国家的背景下,保留武装仍是保卫群众与工人不受压迫和剥削主导的资本主义制度侵犯的我们总体革命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武装革命在推动乡村与城市中心的革命群众运动方面起了互补作用。当前我们采取积极的防御模式,以确保作战区域的安全,保护民主群众组织的胜利,执行革命社会主义者的政治任务,确保根据地的和平与秩序,对民主力量的敌人采取惩罚行动。

另一方面,我们的武装同志也在重组和加强土著族群与邦萨摩洛人的传统保卫力量。族群与部落的防御直接隶属于他们的传统政治结构与司法系统,或长老或头人会议。革命人民军还同摩洛人革命阵线保持积极的革命团结,让他们在自决的政治主张中,参与到自己的政治与纲领论述中。提高我们的政治意识是一种日常斗争,因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被压迫族群与民族永远无法从民族压迫中真正解放出来。

杜特尔特的统治下,政府通过公然的法西斯手段,执行全球资本的指令及其以残酷影响工人阶级与被压迫族群的方式,这些事实已经得以加强,并给我们以更多保留我们的武装的理由。很明显,新政府亲资本主义,并服务于精英的利益。当局最近针对非法毒品的运动已经导致大量侵犯人权的暴行,使数千人死亡——对涉嫌销售和使用非法毒品的人立即处决。

几乎所有的受害者都来自最贫困的穷人和受压迫人民。

将棉兰老《戒严法》延长一年(整个2018年)只能证明新政府不只是像马科斯一样的独裁政权。批评者与反对派很容易被套上恐怖主义支持者与非法毒品交易者的标签。《戒严法》、反对非法毒品、打击犯罪与反恐怖主义运动仅被用来巩固对地方政治与经济寡头与家族的政治影响。

以非法毒品扩散和受到毒枭影响为借口,推迟村与青年理事会(Barangay与Sangguniang Kabataan)的一系列选举,只是为了更加巩固杜特尔特政府对基层机构与底层支持者的影响。

一项反穷人和反工人阶级的税收改革(《加速包容税收改革法》——TRAIN)已经通过,并开始在形式上实施,以取消从年收入低于25万比索的人中征税,但另一方面每年加强对石油产品和其他商品征税(消费税),直到2020年。石油产品价格的每一次上涨都会对一般消费者所消费的其他基本商品价格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约有60%的人将其收入全部用于日用消费中)。这还不包括商品与服务中现行的12%的增值税。我们可以想象现在这种经济政策是如何有利于贪图利润的资本家,并加重收入最低的、工资日结与非正规部门就业的人的负担。

就像以前的阿罗约与阿基诺政府一样,政府的行政与立法部门正在忙着在各方面起诉反对派。但今天,真实的目的是快速消灭反对派,以尽快改变1987年宪法的政治与经济事项。超级多数的政府立法者自己已经引入“延长”一词,以修改主权保护条款,加强外国与地方资本家对菲律宾政治与经济事务的控制,其幌子是将政府形式从单一制改为联邦制。

为了使之更有吸引力,政府利用了由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所领导的邦萨摩洛人争取自决权的斗争,且显然使这一亲资本主义与精英主义联邦主义方案成为政府提供给邦萨摩洛人的最好的方案。由行政部门主导的和平谈判必须经过立法与司法部门的再次审查。无论联邦主义或《邦萨摩洛基本法》的再次通过是要面临着政府的宪法问题,还是会有道德优势,但可确定的是它制造的问题数量远超过答案数量,更改宪法的计划只能服务于资本主义和精英制度。

今天在我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应受到关注的事情是,通过政府的破坏性、开发性和剥削性矿产与自然资源政策不断破坏环境,如露天采矿,促进并快速跟进基于石化与农业企业的现金农作物种植园的推行,及广泛建设煤炭发电厂等。尽管我国拥有水电和地热能(可再生能源)的充足潜力。其中绝大多数项目是在土著人民的祖先地域、邦萨摩洛人地区和我们粮食与农业资源的核心地区推行的。今天,这些土地受到军事进攻,并给出了这些地方存在恐怖组织及共产主义与革命战线的陈旧理由。早期的环境破坏已经通过大规模传播和前所未有的洪水、山体滑坡和土壤侵蚀等影响到了大量人口。

此外,虽然杜特尔特政府正在反对欧盟和美国对我国的干涉,但他显然倾向于支持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新兴全球大国。这个态度公然暴露了杜特尔特政府是如何利用这些国际大国的利益的。现任政府继续批评美国,但没有揭露美国与菲律宾之间的《共同防御条约》,且同时鼓励更多的中国资本主义投资与项目,例如在菲律宾声称的西菲律宾海(中国所称的“南中国海/南海”)的七个地区中的六个地区修建军事设施。

今天我国现实中的一些现实与资本主义统治下的全球经济、政治与文化发展相互交织。尽管有这些现实在,我们仍受到革命团结与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不懈支持的鼓舞。

与此相符的是,革命人民军呼吁世界上所有革命与进步运动,应加强我们的队伍,反抗全球资本主宰下的所有反动政府制造与强制推行的所有形式的压迫、剥削、分化与镇压。革命人民军的同志们同棉兰老革命工人党一起,不管政治气候如何,都将执行自己的政治任务。让我们用所有可能的武装,来推动工人阶级与劳动群众的利益,尽管这意味着必要时可使用武装形式。

第四国际万岁!第十七次世界代表大会万岁!

祝第四国际所有的同志们健康长寿!

革命人民军全国作战司令部

菲律宾,棉兰老岛

2018年2月25日

译自:https://www.grenzeloos.org/jl/?p=54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