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棉兰老革命工人党关于革命人民军成立24周年的声明

棉兰老革命工人党中央执行委员会  著

素侠云雪  译

译者按:棉兰老革命工人党是第四国际的菲律宾支部,也是目前第四国际目前最大的支部,革命人民军是革命工人党领导下的正规武装力量,是棉兰老岛最大的左翼武装。译出本文重在介绍棉兰老革命工人党对菲律宾现局势的分析。关于杜特尔特是否为法西斯分子,在第四国际内(包括棉兰老革命工人党内)有争议,译者倾向认为不是法西斯分子,虽然他反动至极,且有利用民粹主义的倾向。

 

革命人民军战士(图片来源:脸书“Sulong Masa”)

1994年3月18日,为纪念在臭名昭著的贾比达大屠杀中殉难的摩洛圣战者,革命人民军(PRA)成立于菲律宾棉兰老岛南拉瑙省(Lanao del Sur)的丛林中。这也是棉兰老革命工人党(Rebolusyonaryong Partido ng Manggagawa – Mindanao)领导的革命人民军同菲律宾共产党(CCP)领导的新人民军(New People’s Army)决裂的历史性时刻。

在革命人民军成立24周年之际,向革命人民军领导下的革命武装游击队(Revolutionary Armed Partisan Units)、革命预备部队(Revolutionary Reserve Forces)、革命人民地方民兵(Revolutionary Peoples Local Militias)、祖先地域保卫部队(Ancestral Domain Defence Forces)[1]等的同志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革命的敬礼!

同时向我们那些直至生命最后时刻仍致力于为人民服务的政治军事任务的烈士们致以革命的敬礼。他们对为消灭阶级与民族压迫和所有形式的压迫,给所有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带来尊严与自由的革命的无私奉献,会激励着我们。

同志们,我们需要对当前局势进行更具批判性和最深刻的分析。全球资本主义大国正自私地争夺主导地位,我们面对的是这样一个法西斯政府,它实行与过去政府同样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但又在人民中利用人们的情感联系培植个人崇拜,这使得当前政府在国内治理和国际关系中扮演着民粹主义独&&裁角色。

在国会的支持下,更在最高法院的强烈支持下,《军管法》[2](Martial Law)得以在棉兰老岛上延伸。在此基础上,在宣布所有的进步与革命组织为恐怖主义分子后,政府对它们使用公开的法西斯手段,最糟糕的是,称他们(尤其是那些处在公开的民主斗争与群众运动前沿中的人)与毒枭有某种联系。《军管法》在当前给社区带来的恐怖,甚至比在马科斯政权的黑暗时代更为严重。这一局势与其在总统选举时期所声称的会带来和平、安全与无毒品国家的承诺完全相反。

死亡与尸体的数量仍在堆积,这数量的增长与反对非法毒品的运动相关,但又不仅是反毒品的结果。绝大多数的受害者是小贩和穷人中更边缘化和最贫困的人,另一面,那些已经自认的,甚至已经被定罪的大毒枭,则被洗白并释放。

棉兰老岛的山地原住民(Lumad)、摩洛人和农村社会则遭到了更广泛而强烈的军事化,这导致数十万人流离失所,摧毁了数百万计的财富,还造成数千人死伤,而他们中多数是平民,包括公开批评政府及其反人民方案与政策的社区领导人。

杜特尔特政府甚至远未能就他在选举期间的承诺实现哪怕一点点改变,在竞选运动时他说服了投票者,并争取到他们的支持,使在大选期间和大选结束后,在不同的社会阶层中都获得了超高的人气。不过与他在大选期间的姿态相反,他暴露出他自己只会委身于全球经济与政治大国,且甫一上台就向国内政治精英鞠躬致敬。迄今为止,他所带来的唯一变化是公然不尊重并完全无视民主制度和妇女与公民的人权、民主权和政治权利。

在杜特尔特广受欢迎的声明中,他谴责导致环境破坏、剥削和掠夺的开发项目,但他不仅没做任何事来严肃并具体地停止所有的采矿与伐木合同,反而邀请了更多的投资者。他甚至把一位退休的将军送进了环境与自然资源部的办公室。这位退休将军表明了他对那些一直在摧毁我们的环境与自然的大资产阶级的忠诚。

虽然他自夸最终同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领导的摩洛人签署了和平协议,但他同那些合作者们的联邦制概念的潜在动机是利用争取自决权的斗争为伪装,来改变政府的形式。

现政府的新精英与亲资产阶级本质的另一个表现是它的反贫困计划与政策。他不去停止劳务合同化和劳务输出,并重视建设可持续的地方经济,而是去推行《税制改革加速包容法案》(Tax Reform for Acceleration and Inclusion (TRAIN) Law),向化石燃料和其他石油产品加税,这会增加一系列基础商品的价格。为了隐瞒这种亲富人的政策,政府免除了年收入低于25万比索的人的税收。目前我国多数人的收入低于这一标准,但他们80%的收入都用于购买食品。此外,该法案只适用于正式部门,而数百万在非正式部门就业的劳动群众则不适用于该法案,但这些部门的人要为消费者的商品与服务交税。

政府对公民的挫折和不满表示强烈的不满与抵制。政府的武装机器(菲律宾国家警察(PNP)与菲律宾武装部队(AFP))已经做好准备,并一直都用作强制与暴力力量,以压制并粉碎社会与民主的群众运动与人民的抵抗,或将其扼杀在萌芽当中。

我们当前的紧迫任务是捍卫并保护我们的人民、社区与所有其他民主力量,使他们不会因政治与意识形态方向的不同而遭受现政府领导的新自由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攻击。

让我们积极主动地帮助组织与加强社区与人民的保卫部队,并认识到这些社区与人民正在动员中的运动有能力集体并客观地对抗当前的局势。让我们基于我们的整合能力,大胆地扩展到全国其他地区和社区。

我们要保持坚定,并继续同工人阶级与其他被压迫者在一起。我们要继续保持我们的革命政治军事纪律,并从我们那些牺牲的同志们那里汲取力量。

同志们,我们终将胜利!

庆祝革命人民军成立24周年!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棉兰老革命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所属执行委员会

2018年3月15日

译自:https://www.grenzeloos.org/jl/?p=548

[1] 这是棉兰老革命工人党在菲律宾山地原住民地区的民兵部队。——译注

[2] 推行此法名为打击伊斯兰国恐怖主义势力,但实际上成为在棉兰老岛上打击各类反对派的工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