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雷》创刊词

 

公元二〇一四年,恰逢一战爆发一个世纪,也是纳粹德国闪击波兰后的第七十五个年头;这一年,从第聂伯河到尼罗河,从地中海到南中国海,百业萧条的世界呈现出一派波诡云谲。昔日的旧格局在暗流涌动下趋向分崩离析。远东、中亚、东欧、西非……各地的逐鹿场里上演着明争暗斗的角力。

这一切的背后,无处不闪现着“东方巨龙”的一鳞半爪。在乌克兰,在叙利亚,它戴上“和事佬”的面具,确保并增进自己在敌对双方的利益;在东亚,在东南亚,它则换作咄咄逼人的脸孔,势将环太平洋的海权争霸推上风口浪尖;而在国内,借“反腐”、“反恐”、“反日”等一系列冠冕堂皇之由,日益压榨着劳动群众的言论及生存空间。它严酷而谨慎地驾驭着脚下的地火——似乎如种种预言一般,古老帝国能够如愿宣布二十一世纪属于它自己。

然而,书面的历史,并非只配于帝王将相书写;现实的历史,更从未由帝王将相来缔造。从希腊到南非,从美国到阿根廷,在资本与权力的铁蹄下,劳苦大众顽强地延续着奴隶反抗主人的历史。那团结斗争中所锻造的自我组织与独立意识,酝酿着改天换地的希望——它曾以数万巴黎工人的鲜血为代价昭告天下:劳动者有能力自己服务自己、自己管理社会;也曾一飞冲天,凭借工人、贫苦农民以及由他们所构成的士兵集团所共同联合起来的工兵农苏维埃在彼得格勒的联盟取得全国政权;它饱经世态炎凉南柯一梦,背负过无数个统治者及御用帮闲的诋毁,遭受过无数个背叛与再背叛的大挫败——然而,新一代的劳动者又成长起来了,不堪重负的历史包袱也在逐渐抖落。当世界史即将翻开沉渣泛起的一页时,迎接它的将是靠磨砺来孕育希望的一代人。

在暴风骤雨袭来前的宁静中屈服于时代的混沌与呆滞,是莫大的不幸。这份刊物便来自一些不甘苟安迷醉的青年。我们不忌人微言轻,愿追循先人的足迹,为赤色工运的传统立言、为光怪陆离的时代见证,并同读者们一道,在这沉闷浑噩的密室的暗处角落里,聆听那细弱但却未曾消失的丝丝惊雷之音;也随时准备着、警醒着,好从容迎接未来的某一时刻,那必将到来的冲天一声平地惊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