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夫茨的护士罢工

厄尼·哥塔、斯蒂芬妮·莱斯  著

丹朱翰墨  译

素侠云雪  校

2017年7月,塔夫茨医学中心(Tufts Medical Center)约1200名护士举行罢工。在罢工与为期四天的封厂后,7月17日,护士在没有签订新合同的情况下复工。工会称这是马萨诸塞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护士罢工。

“社会主义行动党”近日采访了一名2008年入职的护士斯蒂芬妮·莱斯(Stefanie Reis)。在此次罢工中,她加入了罢工纠察队以声援罢工。斯蒂芬妮在波士顿联合建设工地当一名护士,也是“马萨诸塞护士协会”(Massachusetts Nurses Association)的成员。她还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波士顿执行委员会的委员。

厄尼·哥塔(Ernie Gotta):为什么塔夫茨医学中心的护士要罢工?

斯蒂芬妮·莱兹:我已经在马萨诸塞护士协会的网站上列出了关键原因,以及我对每一个问题的看法:

1)改善护士人力分配,使整个医院可以为护士更安全合理地分配病人。

太多的病人意味着护士不能给予病人应有的关注与照顾。看护过程不仅短暂,乃至匆忙。这就使得护士有可能错过病人病情的关键变化。如果没能察觉病人心理的变化,护士也容易受到身体上的伤害。

2)需要更多的静脉注射护士和临床资源护士。

医生预先为病人安排一天之内的护理方案和药物,负责静脉注射的护士和临床资源护士可以遵照此护理方案,因应患者的需求,及时提供治疗与药物。值班护士也就不必从已经很紧的日程里再挤出时间来应对了。

3)每一班值班医护,在班次开始时,都需要安排一位护士长(当时没有负责额外的患者工作的)。

护士长负责管理每个班次护理职责的各个方面,从处理病人的出入到委派护理查房。塔夫茨的护士长如果负责额外的患者工作,就可以在最忙的时候为病人与护士提供急需的支持。如果一个护士长在早先就分配有病人,她们就不能充分履行上述职责,这也就意味着她们将不能肩负起正规护理人员的职责。

4)提高工资,将使医护行业的待遇具有竞争性,从而提高护士的招聘率和保留率。

塔夫茨的护士领着波士顿最低的薪水。为了保持收支平衡,有些护士同时做着三份工作。关于塔夫茨护士领着高工资的报告,是基于工资数据的异常值得出的结论。这些工资数据包含了护士的健康保险与养老金。但是,打工者无法靠养老金吃饭,也不能用健康保险来支付抵押贷款。

5)提高养老保障,也会提高医护行业待遇的吸引力 。塔夫茨护士中心准备大幅削减养老金,并拒绝与马萨诸塞护士协会进行协商。

厄尼:在谈到‘马萨诸塞州护士协会’时,塔夫茨大学的CEO米迦勒·瓦格纳博士(Dr. Michael Wagner)是这样说的:“必须有人挺身而出,反对‘马萨诸塞护士协会’的恐吓,骚扰与欺凌行为。”你怎么看待他的评论与对待工会的方式?

斯蒂芬妮:这是典型的反工会言论。我料到CEO会这样说的。CEO们只关心利润的盈亏,无视医疗保健事业受到的影响。护士关心的则是病人。

厄尼:在马萨诸塞州护士协会进行了一天的罢工后,瓦格纳使用临时护士维持医院运转。当人们说“护士罢工,受害的是病人”时,你们怎么回应?你怎么看那些参加罢工纠察队的人?

斯蒂芬妮:让病人陷于危险的是这家医院,而不是护士。护士不是为了自己而罢工,而是为了保护她们的病人。而且我们并非轻率地发动罢工。护士们之所以罢工,是因为她们知道目前的工作条件对病人有潜在的损害。合理的病人比例能改善患者的医疗护理状况,护士需要公平的收入。做护士是一件极不轻松的工作。经济上的困难会导致工作压力增加。在高强度的工作之余,最不应该让医护担心的就是财务压力。

厄尼:对于在医院工作的护士来说,是否参加工会,两者有哪些区别呢?

斯蒂芬妮:在没有工会的医院工作,只能拿更微薄的薪水,却会分配给更多的病人,不仅会遭受言语攻击,而且会更加操劳,管理层也会威胁员工与护士,这一切换来的只是微博的加薪及少到可以忽略的福利(我曾经是一名没有医疗保险的护士),却要长期面临人手不足与裙带关系。

厄尼:你要对那些受够了在恶劣环境中工作的非工会员工说些什么呢?

斯蒂芬妮:如果试图在没有工会的情况下,与管理层讨论改善工作条件,我可以明确地说:你会碰钉子的,或者受批评,继而被开除。我曾经在一个没有建立工会的机构,和上级讨论人事与工资问题。管理层不会帮助你,但工会可以:与同事交谈,找出你们共同遭受的问题。接着和当地的护士工会对话。“马萨诸塞护士协会”是当地最好的工会,它有大量的资源,将帮助你加入已有的工会或帮你在工作场所建立工会。

厄尼:前几天,我看到一些建筑工会的工会成员站出来支持罢工的护士。你能谈谈纠察线上的团结吗?护士罢工对建筑业有什么意义?

斯蒂芬妮:我在纠察线上负责团结塔夫茨的护士。我是在建筑工地上工作的护士。看到建筑工人出来支持护士罢工,是我这样的活动积极分子一生中最受鼓舞的时刻之一。对我来说,还有一个额外的意义,就是看到那些站出来支持护士罢工的工人基本上是我照料过的病人。纠察线对护士来说是一种新的经历,大多数人以前从未参加过罢工。

在支持罢工工人方面,建筑工人更有经验,这在他们带来的活力、激情与战斗精神上可见一斑。护士们也因为目睹了团结而欣喜若狂。大街上涌动的人潮也给护士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厄尼:对其他医院的护士来说,这场罢工意味着什么?

斯蒂芬妮:护士群体对此次罢工持支持态度。和我有交流的大多数护士都参加了纠察队来支持罢工。我们理解我们病人的需要,然而我们已经劳累过度,人手不足,而且报酬过低;她们理解我们并不是头脑发热地决定罢工。我们都在紧张地等待着谈判重新开始。

厄尼:你认为在塔夫茨及其它地方的护士为工资、更好的条件和工作福利而奋斗的方向是什么?

斯蒂芬妮:我们需要继续在我们的工作场所进行组织。劳动人民在斗争中的联合是历史上最大的成就,我们也会继续这样做。

2017年8月1日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7/08/01/tufts-nurses-strike/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