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毛派转向托派

巴德鲁勒·阿拉姆(Badrul Alam)  著

孟加拉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所领导的孟加拉国农民联盟

巴德鲁勒·阿拉姆(Badrul Alam)是孟加拉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1]的成员,他最近访问了英国。在他到访期间,他同来自美国团结社(Solidarity)的萨查·伊斯梅尔(Sacha Ismail)与马丁·汤马斯(Martin Thomas)讲述了他所在的组织的历史,及它是如何从毛派转变为托派的。

1971年以前,我们党叫东巴基斯坦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EPCP-ML)。在解放战争(指孟加拉国摆脱西巴基斯坦统治的战争)期间,党的一部分参加反对巴基斯坦军队的抗争,党的另一部分则同时参加反对巴基斯坦军队与支持孟加拉国自由战士的印度军队的抗争。

中国支持巴基斯坦。毛泽东完全错了。孟加拉国离巴基斯坦有1200英里远。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语言与文化。巴基斯坦所扮演的角色像是一个帝国主义大国。

中国人有着中国民族主义立场。他们是民族主义者。尽管那里有个执政的共产党,但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事情。他们支持缅甸,尽管那里进行军事统治。他们不是社会主义者。

几年后,东巴基斯坦共产党(马列)领导人得出结论,在1971年后,再说孟加拉国不是独立的是已经不正确了,并将党改组为孟加拉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CPB-ML)。

这是一个地下党,但它决定通过组建一个名为孟加拉国农民联盟(Krishok Federation)的农民组织来开展公开工作,我现在是这个组织的主席。自1976年来,农民联盟非常活跃,尤其是在土地占领运动中和在气候变化、食物主权和转基因食品等议题上。

在1993年,我们决定公开参与政治。一年后,我们组建了孟共(马列)的公开部分。谁要是想参与公开政治活动的话可以参加。那些没有公开身份的人仍活跃在像农民组织这样的前线组织中。一些同志仍首选坚持地下活动。他们多数生活在农村地区,不想公开身份。

1993年后,我们还决定同斯大林主义决裂。我们当时并未被托洛茨基主义吸引,但我们学习葛兰西的《狱中札记》,而且我们还发现了霸权与反霸权理论。

我们并不认为有必要地下活动。我们公开组织起来并动员人民。如果我们想变革社会,我们就必须战斗并承担风险,民主地组织人民并将我们的观点发表在报纸上。

2009年,我在去哥本哈根参加国际气候峰会期间,参加了一个关于气候威胁的大篷车活动。我们那时要去哥本哈根,并同与第四国际关系密切的人会面。

我们党的一名同志参加了第四国际在马尼拉的党校。他回到达卡(孟加拉国首都——译者注)并解释了每一件事情。

2011年,第四国际参与我们的大篷车活动,并邀请我们参加2012年在阿姆斯特丹召开的会议。我前去了解第四国际的立场,了解托洛茨基是如何创建第四国际的。同时,我了解到其他一些不是托派的人也可以加入第四国际。我们相信了不断革命论,甚至是列宁也是相信不断革命论的。

2012年,我们获得第四国际的长驻观察员地位,今年(2014年——译者注)第四国际承认我们为孟加拉国支部。

现在孟共(马列)在全国有500多名公开成员。很多成员活跃在人民组织中,并在当地参与其中。

我们还在非正规部门(包括服装部门[2])领导着流动劳工工会(Floating Labor Union)与流动女工工会(Floating Women Labor Union)。我们受葛兰西有机知识分子概念的启发,组织有孟加拉国农民知识分子阵线(Bangladesh Rural Intellectual Fronts)。我们有一个土著人协会和革命青年协会(Revolutionary Youth Association)。我们还有孟加拉国学生协会,不过动作得不太好。革命青年协会则非常活跃。

我们有孟加拉国农民妇女协会,且最近在服装部门有一个名为“独立孟加拉服装业工人与雇员联盟”的组织。这是个新组织。在过去两年里,它与我们合作,且在拉纳广场(Rana Plaza)倒塌[3]期间与我们共同工作。


[1] 孟加拉国至少有四个名为“孟加拉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政党,其中本文所介绍为托派,属第四国际孟加拉国支部。另有巴鲁阿派,立场接近于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杜塔派是地下毛主义政党,革命国际主义运动成员;乌玛尔派是系于乌玛尔个人活动的一个小党,并不活跃。

[2] 在孟加拉国,1400万人靠服装加工业及其衍生产业为生。——译注

[3] 接纳广场是一栋八层楼高的服装加工基地,于2013年4月25日倒塌,导致1000多名工人死亡。此事引发孟加拉国工人反抗血汗工厂的一轮抗争。——译注

拉纳广场(Rana Plaza)倒塌事故现场

2007年后,我们成为民主左翼联盟(Democratic Left Alliance)的一部分。2011年,我们离开了它。自1993年以来,我们接受了葛兰西关于社会与文化的霸权与反霸权理论。

我试图将这些理念带入民主左翼联盟,但我们受到强烈的批评。他们指责我们在遵循欧洲共产主义。

2011年,我们举办了关于气候变化与完全主权的大篷车活动。我们视气候变化为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民主左翼联盟认为这是一个NGO问题。他们也不参与性别问题与妇女状况的讨论。

他们决定将我们从民主左翼联盟中开除,所以我们在他们会开除我们之前离开了这个联盟,而且我们力图创建基于我们理解的新网络。

几乎所有民主左翼联盟内的团体都是斯大林主义团体,且其中一些是毛主义团体。毛主义者仍在地下,并面临着来自政府的问题。很多毛派领导人被法外杀害。我们反对他们的理论,但认为他们不应被杀。

原文网址:https://www.workersliberty.org/story/2014/04/23/maoism-trotskyism-banglad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