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弗吉尼亚州教师罢工:工人运动的战斗模范

休·斯蒂芬森(Hugh Stephenson)  著

赤心  译

西弗吉尼亚州的教师发动了九天的自发罢工,要求涨薪以及为全州雇员争取更好的医疗福利,震撼了政客,媒体和劳工官员。来自西弗吉尼亚州全55个县的约27000名教师在2月22日走出教室。他们在诉求上从未动摇过。

3月6日,达成了一份试探性的协议,给全州教工加薪5%。受争议的医疗保险问题要成立委员会来进一步研究。

这次获胜是劳工的一次巨大胜利,尽管同意增加的薪资不会有太多钱。西弗吉尼亚州的工人的收入仍将处于低水平。此外,州议会威胁要通过削减医疗补助和其它社会项目来获取增加工资的资金,尽管州长吉姆·贾斯蒂斯对此否认。

 但这次胜利发出冲击波,穿过会议室和州议会大厦,传到全国。而且他们很不高兴。西弗吉尼亚州老大党政客林恩·阿冯被人无意中听到他对助手说,“老师必须要明白西弗吉尼亚是一个红州[①],免费的施舍品发完了。”仿佛为工作,特别是教师工作付钱是免费的施舍!

这次胜利很大程度是普通教师和其他校工的孜孜不倦的准备和组织工作的成果。工会成员和领导最好要注意和效仿教师的榜样。

和其它一些州一样,教师罢工是非法的。而且,州立法不允许集体工资谈判;相反,州议会被授权用条例来管理学校的劳工问题。但条件很糟糕,教师不得不罢工。

一开始,贾斯蒂斯州长试图签署一份法案,给予2%的工资涨幅,其中2020年再额外涨1%,2021年涨1%,以此来平息老师的怒火,但这不足以抵偿医疗开支和通货膨胀。作为回应,老师们停下工作,要求工资立即增长5%,覆盖保险费。西弗吉尼亚州是全美最贫穷的州之一,教师的工资与其他州相比,排名第47位。教书主要是“女人”的工作,低薪反映了政客对女人的估价。为了维持生计,教师,公交车司机和校园的服务个人常常要做一到两份额外的工作。

低工资也迫使有经验的教师到州外谋职。许多老师说罢工不会失去什么。他们很正确。一位老师说,“他们要是解雇我,我就去塔吉特找一份工作,薪水会更多。”

一些学生靠学校提供的食物计划来满足营养需求,老师们也承认他们的行动会损害到这些学生。根据CNN的报导,“他们作出罢工决定前想要确保学生的需求得到照料”,詹妮弗·伍德对西弗吉尼亚州的美国教师工会联盟说道。

州内和全国对罢工的支持表明这场罢工对各地的工人是何等的重要。3月5日,旧金山教师工会捐助比萨给集会的那些人食用。一个众筹网站筹集到32万美元帮助教师弥补失去的工资。学生建立了团体#拯救我们的未来表明他们支持他们的老师。

3月5日在查尔斯顿西弗吉尼亚州议会大厦前举行了一场集会。大约五千名教师和支持者占领了议会大厦,迫使它关闭,因为它的人数达到了消防局长批准的最大容量。多出来的至少一千人挤满了外面的空地。工人组织者和活动家唱出的拥护工会的音乐和发表的充满激情的演讲成为了集会中最耀眼的部分。

戴尔·李,西弗吉尼亚州教育协会的会长向欢呼的人群宣布:“世界都在关注,世界都在关注,我们为了争取某些积极的东西出现的全国电视是在点燃全国的革命。”

杰里·戈德堡,一位来自底特律的访问教师,告诉罢工者:“你们鼓舞了俄克拉荷马州的人,斗争正在蔓延。工人是时候取回我们自己的权利,拿出被夺走的东西。”俄克拉荷马州和匹兹堡的教师受西弗吉尼亚州事件的激励,正在准备他们自己的罢工。

人群中有一位老师向《社会主义行动》指出:“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再次组织起来,我们已受到了反面教育。我母亲是美国教师联合会的工会成员。在工人运动中,西弗吉尼亚州是一个神话般的地方,这真是讽刺”——这涉及到1912年到1921年的矿业战争,当时工人为争取组织权而作战。

矿业战争仍浮现在许多参加罢工的老师的脑海中。“我们来自一个以坚持自所信的东西而著称的地区”,卡蒂·恩迪科特,一位每周收入少于650美元的高中教师对《纽约时报》说道,“工会战争源自于明戈县南部。我们相信我们正在追随他们的足迹。”

群众叫喊着拥护工会的口号回应演讲者,同时一致举起他们的拳头。五个手指碰两次,之后握成一个拳头,他们提到“强大的55个”,这个口号赢得了全州55个县的工人行动的团结。鲍勃,一位科学教师,告诉《社会主义行动》,“在文件签署前我们是不会解散的。我们不会成为他们的诱饵,中他们的调包计。”鲍勃谈到了两个问题:

1. 威斯康星州的工人于2011年占领了他们自己的议会大厦,抗议州长斯考特·沃克提出的打击工会的立法。工会领导人同意在法庭上解除沃克的反工会计划时抗议者才散去。沃克操控的法庭给予劳工一击,反对工会。

2. 西弗吉尼亚州长吉姆·贾斯蒂斯于2月28日宣布与西弗吉尼亚州教育协会达成一份协议,老师的工资增长5%,全州校工工资增长3%。值得注意的是,该协议未涉及到保险问题,许多老师为此而激怒。罢工继续。而且,众议院批准了工资增长,但参议员否决了,所谓的理由是没有那么多钱来弥补这些花费。相反,众议院给老师提供4%的工资增长。工会领导和政客希望老师答应4%的工资增长。但他们没有中政府的诡计,再次投票继续罢工。

在西弗吉尼亚州参议院声称没有足够的资金提供给5%的工资增长份额的同时,立法机关通过了矿业减税的法案。甚至州长(他本人拥有几个矿业公司)也同意撤销最近矿业公司减税优惠来支付增加的薪资。许多老师要求撤销矿业工资的减税优惠来给他们的工资增加提供资金。

在美国,工会长期以来处于退却之中。在西弗吉尼亚州,甚至矿工也遭受过失败。据《纽约时报》报导,只有5%的矿工参加工会。根据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全国范围内也只有10%的工人参加工会。过去的五十年里,工会成员减少了33%。

西弗吉尼亚州的老师给工人上了一堂课,教授了工人运动中早已失去的东西。存在阻碍工人组织的反动法律无关紧要。一个州或者是“保障工作权”或者是完全禁止罢工也无关紧要。美国最高法院的法规有利于大财团也无关紧要。如果工人们能像西弗吉尼亚州的老师那样团结起来,就能利用他们的力量来转动整个世界。

西弗吉尼亚州,查尔斯顿

译自2018年3月的《社会主义行动报》


[①] 红州是指在选举时共和党占优势的州,这些州经济一般较蓝州(支持民主党)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