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南泰尔学生站在同一阵线——50年前参加过“1968年3.22运动”的一批成员联名声明

日土兀   译

季耶 校

南泰尔学院学生在校园集会。照片来源:“巴黎斗争”网站

发源于1968年3月22日的“3.22运动”(Mouvement du 22 mars),是一场以南泰尔为基地、对催生引发法国当年五至六月全国总罢工的学生骚动具决定性作用的一场学生运动。50年后,当年参加过运动的成员发表声明,与如今在同一校园受到袭击的学生们站在同一阵线。

1968年1月25日,南泰尔学院的院长格拉品(Pierre Grappin)——他的名字如今冠在一座讲堂上——是法国第一个侵犯大学传统自由的人。为了镇压一小撮无政府主义者,他把警察召到校园去。但他手上没有什么武力可用:只有几个没用的老警察来了,来了只是要找藏身之所。

同一家大学的现任校长巴劳岱(Jean-François Balaudé),明显觉得有责任要用特别的方式来庆祝68年5月的周年纪念似的!怀念过去并不足够:他还要替他的前辈报复,一雪前耻,一场盛大的演出安排上演了。

2018年4月9日,共和国安全部队(CRS)两度入侵校园。第一次他们来到反对新大学筛选及入学制度的学生占据的E大楼,阻止学生开会。然后他们冲入大会会场,向正在讨论同一个议题的150名学生饱以警棍。七人被捕。

这次不是老式帽子的警察,而是全副武装的安全部队“铁甲”警察在我们母校校园的走廊游走,寻找更现代的“麻烦制造者”【1】。我们应该不用等50年就能有一座讲堂以现任校长来命名了。

在当局以失序的武力驱赶被社运人士占领的机场前选址圣母荒地(Notre-Dame-des-Landes)、强行攻击工人的示威,殴打并驱逐移民的此时此刻,我们建议以金字写上“无处不在的警察,到处找不到的警察”(Police everywhere, police nowhere),悬挂在新的“校长巴劳岱讲堂”之上。或许如果命名委员会喜欢的话,他们总是可以写上“人人都憎恨警察”(Everyone hates the police)的。

2018年4月12日

参加过1968年“3.22运动”(Mouvement du 22 mars)的成员署名:

Alain Lenfant, Jean-Pierre Duteuil, Sonia Fayman, Pierre Ploix, Thierry Lancien, Jacques Rémy, Olivier Dumont, Jean-Christophe Bailly, Hélène Arnold, Daniel Blanchard, Jacques Barda, Anne Querrien, Marino Stourdzé-Giraud, Dominique Gougenheim, Francis Zamponi, Georges Goldman, Isabelle Saint-Saens, Herta Alvarez, Florence Prudhomme, Harry Jancovici, Jean-Jacques Lebel, Jean-Luc Le Douarec, Sylviane Failla, 等

 

注释:

【1】troublemakers,这是统治者污蔑抗议学生的用词——译注。


文章原载英国沃索出版社(www.versobooks.com)网站的博客专栏

由布罗德(David Broder)从法国“巴黎斗争”(www.paris-luttes.info)网站译出

 

原文题目:In Solidarity with the Students at Nanterre

原文链接:https://www.versobooks.com/blogs/3740-in-solidarity-with-the-students-at-nanterre

法文原文链接:https://paris-luttes.info/communique-d-anciens-militants-de-9950?lang=fr

 

网络资源:

1. 帕特里克·西尔、摩林·麦康维尔《一九六八年法国革命》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1968/index.htm

2. 洛朗·若弗兰《法国1968年五月风暴史》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reference-books/laurent-joffrin-1968/index.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