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穆斯林同行,对仇穆斯林伊斯兰说不!打倒白人至上!

新西兰激进左派“国际社会主义组织”中央委员会声明

汪小英 译

这是场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根源是法西斯主义和对伊斯兰的仇视。

难以相信,50人死,50人伤。数以百计,也许是数以千计的人们为此哀恸,遭受无法想象的损失。一切都是恐怖袭击造成的。我们的出发点是团结,与被伤害、被杀戮的人在一起,与他们的家人、他们所爱的人在一起,与南北岛所有的穆斯林和移民在一起。恐怖暴力种族屠杀想把我们分开,而这伤害使我们紧紧相连。

这一野蛮行径挑战信仰,却有其政治逻辑。这是场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根源是法西斯主义和对伊斯兰的仇视。没里没有什么难解之谜,穆斯林的领袖们多年以来,一直在谈仇恨伊斯兰【1】的正常化和主流化。每一个促进了反穆斯林的政客,专栏作者、脱口秀主持人、学者和媒体明星,对这场悲剧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川普的“穆斯林禁令”(Muslim ban)【2】和对恐怖全面开战为这场袭击铺平了道路,但本地人也对恐怖尽了他们的一己之力。去年,新西兰斯塔夫网(Stuff)和先驱报(New Zealand Herald)的专栏作者争先恐后为Stefan Molyneux 和 Lauren Southern这两位加拿大法西斯主义者的“权利”辩护。电台主持人Sean Plunket 去年初支持Jordan Peterson【3】。在一个社交场合Jordan Peterson微笑着与一位穿着”以仇视伊斯兰为荣”T恤的粉丝站在一起。新西兰国家党新任党魁,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警政部长朱迪思·科林斯(Judith Collins)和国家党(National Party )在联合国发表右倾或极右的言论献媚讨好。

因为,把伊斯兰、穆斯林说成一个麻烦或者问题,更容易被主流的圈子在社交上和政治上认可。去年,在奥克兰,数百人集会反对穆斯林教法(“Sharia law”),新西兰行动党(ACT New Zealand)的人权发言人Stephen Berry 在那里支持他们。基督城的法西斯团体在2011年的选举集会上闹事;多年以来,新西兰各处一直有穆斯林、犹太人和其它有色人种报告聚集地点遭到涂鸦、骚扰和破坏。尽管如此,大多数政治评论家让我们相信“身份政治”以及言论自由的衰退只是最近出现的事。这就是法西斯暴力滋生的土壤。被杀害的人多是难民和移民。这其中有另外一层残酷的意义,那些逃避家乡的迫害,投奔这里的人,在新的家园也会遭到迫害。这也有其政治逻辑。实际上,当前议会中的每个党派,在过去十年中,都或多或少发表或支持过反移民的言论。2017年,属新西兰优先党的副总理和外交大臣温斯顿·彼特斯(Winston Peters)谈论过“移民对新西兰生活方式的切实影响”。国家党反对多一倍的难民配额。凶险的法西斯虽然极端,但若没有主流支持的广泛的反穆斯林和反移民的政治文化,它将难以为继。

这并不是什么难以解释的事件,它只能被认作是仇恨伊斯兰和白人至上主义的表达,这也正是我们要反对的。

种族主义渗透进入新西兰社会,没有哪部分比警察更甚。穆斯林群体一直明白他们多年面对的威胁,这种情况却无人问津。新西兰伊斯兰妇女委员会的Anjum Rahman 叙述过她的组织如何请求、恳求当局重视针对穆斯林的威胁。数以百万计的款项浪费在捏造恐怖的罪名,迫害毛利族活动家,以及监视林伍德(Linwood)这种地方的清真寺。和平活动分子在首都惠灵顿抗议武器会议遭到迫害和骚扰。更多的钱继续浪费在捏造罪名的迫害上,而对真正的凶手却不曾觉察,任其精心策划。需要对警察的工作重点、政治观、偏见提出严重的质疑。

悲剧发生之后警察的反应是什么?他们劝阻穆斯林和有色人种不要在公共场所聚集,阻止他们守夜和抗议。这些人真是缺乏道义。

有一条完全不同的途径,这条路就是团结。和穆斯林在一起的每一次聚集、每一次守夜、每一次抗议展示出我们集体的力量。恐怖主义试图孤立、分化我们。发动群众,相信我们劳动者有力量,显示出我们不会让穆斯林受到孤立,我们也不会被分化。这样做会给被压迫者安慰和勇气,也会使劳动者更加团结。

我们需要在接下来的几周召开团结的大会,将这个信息传遍每个角落:受欢迎的是穆斯林,而非种族主义;打倒仇恨伊斯兰和白人至上的仇恨! 

我们在悲伤中聚集,这是一种政治的悲伤,这是对法西斯仇恨的回应。不愿意看到我们的自由──穆斯林的宗教和公民自由、我们多样性的权利、劳动者集体的力量。而我们必须要让世人看到,我们通过集体行使这样的自由,拒绝引发这场屠杀的仇恨。在这个背景下,哀悼和致敬就是走上街头。集会、罢工、职场会议是这种团结和力量的动力,也被极右分子所憎恨。他们给了我们机会,让我们聚集起来,作为一个工人阶级的整体: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有力地团结起来、共同战斗。我们不同意任何拖延或取消工会活动的要求。

法西斯主义是绝望的政治,通过基督城这样卑鄙残忍的行为想把绝望带给他人。它助长了种族主义、盲目、恐惧、对他人的憎恨。它生于绝望。社会主义是希望的政治,是工人阶级的团结,是下层齐心合力反对白人至上主义以及上层对我们的分化。因这场暴行而起的全国群众集会指明了一条向前的道路:团结、希望、勇敢。与法西斯做斗争,将反穆斯林、反移民的顽固势力逐出新西兰社会 ,这是我们大家迫切的任务。

首先,我们哀悼,然后组织起来。

2019年3月17日


注释:

【1】Islamophobia也译为伊斯兰恐惧症──按

【2】指第13769号行政命令,美国联邦政府公报官方名称为《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Protecting the Nation from Foreign Terrorist Entry into the United States),是美国总统川普在2017年1月27日签署并即刻生效的行政命令。该法令旨在禁止7个位于中东及非洲、且为穆斯林居多的国家的人民入境美国,对拥有美国签证或绿卡身分者也有效(已被豁免)。──按

【3】Jordan Peterson是加拿大人,多伦多大学心理学教授兼临床心理学家。当加拿大政府在2016年尾推动Bill C 16立法时,Peterson却高调反对立法。Bill C 16是一条有关性别身份和性别表达(gender identity & expression)的法案。内容涉及禁止仇恨行为、以不当的代名词称呼跨性别人士以及歧视他人的性别表达,例如易服。视乎程度,法案规定相关行为可以是刑事罪。Peterson认为法案严重地压迫言论和良心自由,极为不妥;故在Youtube发表数段短片,大力批评法案及推动法案社运人士。另外,在《生活的12条守则:混乱的解药》(12 Rules of Life: An Antidote to Life)这本书中Jordan Peterson认为人类行为与神经系统与龙虾有很高的相似性,龙虾社会结构所自然形成的等级制度(hierarchy)可以用来佐证人类社会的等级制度也是自然形成,并非如左翼理论所述是由私有制所建构。──按


原载新西兰国际社会主义组织网站( https://iso.org.nz/ )

原文题目:Stand with Muslims – No to Islamophobia! Down with White Supremacy!

原文链接:https://iso.org.nz/2019/03/17/stand-with-muslims-no-to-islamophobia-down-with-white-supremac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