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与中亚

当代俄罗斯

《俄罗斯卡车司机罢工访谈》

2015年12月

俄罗斯政府企图实施新的税收政策,叫做“Platon”,该税法向卡车司机征收每公里的费用。在这个行业里有80%是私人卡车或最多有两辆卡车的小车主,这个新的税收政策被看作是对他们的生活水平带来了威胁,甚至威胁到了他们的谋生手段。卡车司机为阻止Platon政策的实施,自十一月中旬以来一直在抗争。

“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

《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简介》

2018年

2018年1月6—7日,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Российское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ое Движение,РСД)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圣彼得堡召开。大会主要讨论事项有:社会主义的战略目标,对即将进行的总统大选的态度,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与社会主义运动—《火花》(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ое движение «Искра»)两个组织的合并问题,发展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同俄罗斯革命工人党(Революционная рабочая партия (РРП))间关系的问题。

《国际呼吁:立即释放俄罗斯所有政治犯!》

2021年2月9日

2021年1月底,大规模的抗议浪潮席卷俄罗斯各大城市。这些抗议活动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被捕,但真正的原因是国内普遍存在的巨大的社会不平等和政治权利被剥夺。并非所有上街的人都是纳瓦利尼的支持者,但他们都是出于渴望社会和政治变革,以及厌倦今天统治俄罗斯的腐败和独裁政权。

和平抗议者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即使普京时代以来说也是如此)警察的暴行:在几天内,超过1万人被逮捕,其中许多人在被捕时遭到殴打。国内形成了一种恐惧的气氛:参加集会的学生被大学开除,同情示威的老师失去了工作,学生因表达政治立场而受到恐吓。

乌克兰

《反对帝国主义干涉——反对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谅解备忘录对乌克兰进行掠夺》

2014年3月1日

乌克兰人民发现他们自己受到两大帝国主义在束缚;俄罗斯想要通过各种手段来保住其在该区域政治和经济上的独断地位;而对于德国和美国领导下的欧盟来说,则希望通过乌克兰与欧盟和北约联合,以将其领土、政府和经济分别搭在欧洲和美国资本的马车上。

《不要发动对乌克兰的战争!——“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的声明》

2014年3月

战争对乌克兰来说,将意味着民族冲突进一步升级;而对俄罗斯来说,战争有助独裁者巩固权力、压制异见分子和助长歇斯底里的大国沙文主义,同时让统治精英能够淡化民众对经济危机日益加深造成的愤懑。 

我们跟乌克兰东南部的俄裔居民同样担忧具国族主义倾向的基辅新政府。但是,我们坚信,普京的坦克不会为当地民众带来自由,只有靠民众的自我组织和自己的奋斗,争取实现公民、政治和社会经济权利的自由。

《夹在帝国主义干涉与法西斯主义中间的乌克兰——“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立场》

2014年3月

在乌克兰西部,媒体称这场运动为争取自由和更紧密地与欧盟联系在一起的人民运动。毫无疑问,亚努科维奇政府在强制推行三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后,已经腐化堕落并丧失民心。多数抗议者的主要目标是反抗贫穷、国家腐败与来自俄罗斯帝国主义的压迫。此次运动的领导权起初在自由主义右翼反对派手中,他们错误地声称与欧盟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将会促进民主化。运动发展到后来,极右组织与法西斯主义组织掌握了领导权。结果是,运动的诉求不再与乌克兰严重的社会问题有丝毫的关系。

《只有团结的干预才能拯救乌克兰》

2014年3月

在乌克兰寡头领导下的“解放”战争会溶入社会的法西斯化中:我们可以想象,一个不受限制的独裁政权及旨在将财富聚拢于精英手中的社会政策的实施会在虚构的民族利益的幌子下统一起来。我们的政府可以声称只有在社会革新之后才能拥有广泛的合法性。然而,这个政府却在外国干涉的威胁下——我们被迫去爱这个政府,而非爱我们的乡土——实现了合法化。乌克兰政府正逐渐地沦落到寡头的直接掌控中(科洛莫伊斯基和塔鲁塔[2]进入了政府)。寡头们掠夺了我们的乡土,他们现在却要求饥饿的人民去保卫这个腐败的国家!

一、只有在实施此次臭名昭著的干涉行动的俄军撤离后,我们才能拥护克里米亚实行自决。我们支持人民的自决,但不支持唯利是图的精英的“自决”——这种自决只是用来保护他们自己不受装备了俄罗斯自动步枪的克里米亚人的威胁。克里米亚分离主义的结果将是俄罗斯帝国的重生,是大战临近的预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