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 – 成立与原则宣言

译注:现已更名为中东及北非社会主义者联盟(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and North African Socialists)。

我们是中东社会主义者的联盟,我们反对所有国际上的和中东地区的帝国主义势力及其发动或参与的战争(无论美国、俄罗斯还是某大国,无论以色列、沙特阿拉伯、伊朗或土耳其)。我们还反对中东的专制独裁政权,例如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和埃及的塞西政权,以及伊斯兰国、基地组织、真主党和穆斯林兄弟会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尽管穆斯林兄弟会和真主党认为自身是渐进主义者,并反对基地组织及伊斯兰国的“圣战”。但所有这些组织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建立奉行伊斯兰教教法的国家,并维护现存的资本主义统治秩序。 

我们反对资本主义、阶级分化(class divisions),父权制/性别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宗教歧视。我们面向这些群体发声:女性、工人和被压迫的失地民族(如库尔德人和巴勒斯坦人)、族裔或宗教或性取向上属于少数群体的被压迫者。我们亦反对仇视伊斯兰教和犹太人。 

我们将社会主义视为关于人类解放的概念与明确的愿景,而真正的“社会主义”和那些打着“共产主义者”的旗号行独裁之实的暴政无任何共同点。

创建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的努力始于2016年3月,其前身是办有一个提供三国语言的网站(英语/阿拉伯语/波斯语)的叙利亚与伊朗社会主义者联盟。该联盟致力于帮助“其他的中东人” (译注:应是比喻被当局与主流媒体忽视的广大群众)表达自身诉求;分析关键性的社会议题,为叙利亚人与伊朗人提供交流与合作的平台,以反对压迫着他们的专制政权。

由于劳动群众的命运是超越国界地联系在一起的,因此中东地区的重大发展 – 有些是可怕的,有些则是充满希望的 – 使斗争者建立更广泛的联盟成为必要。 

*叙利亚革命的遗产已被彻底摧毁。阿萨德政权在伊朗与俄罗斯的帮助下宣布了反革命的胜利,并被承认为“合法”政府——尽管正是它造成了超过50万无辜群众的丧生,以及1200多万人(占叙利亚总人口的一半)的流离失所。叙利亚境内仍有100万人被军队围困,至少仍有10万名政治犯每天都要忍受阿萨德政权的酷刑——通常因此死在监狱里。 

*许多左翼人士宣称北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邦的罗贾瓦自治计划能够在阿萨德政权的攻势面前坚持下去,但现实似乎不容乐观。自从阿萨德政权确保叙利亚革命力量被成功镇压后,它加强了对库尔德地区的打击。与此同时,中东地区乃至国际上没有哪一国的政府支持叙利亚、伊拉克、土耳其与伊朗境内的库尔德民族的自决权。土耳其加强了对叙利亚境内库尔德地区的威胁与干涉,并继续袭击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地区。以色列政府出于机会主义的考虑,支持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的独立运动,以图在该地区找到针对伊朗的新盟友。

*从中东地区来看,专制政权正在更频繁地发动镇压,整合反动力量以便更有效地反对劳动群众的利益。例如:沙特阿拉伯发动对也门的血腥战争、土耳其政府大规模逮捕与监禁所有的反对势力、埃及军政府的镇压运(比2011年之前在位的穆巴拉克政权还要猖獗)。在埃及的问题上,2013年间曾有一些左翼人士支持当时针对穆斯林兄弟会政权的军事政变:他们没有对来自国家机器或非国家机器的任何形式之镇压提出民主的与原则性的反对,而是支持军政府镇压穆斯林兄弟会。  

*中东地区有两个新进形成的联盟——一个是由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友(包括以色列)组成,另一个则由伊朗、土耳其、卡塔尔及其盟友组成——正在争夺对该地区及其资源的控制权。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友离不开美国帝国主义的支持(唐纳德·特朗普最近访问中东,同意向沙特阿拉伯出售价值1100亿美元的军火),伊朗及其盟国则依靠俄罗斯的支持。俄罗斯和某大国都摸索到了两边讨好、处处得利的方法。 

*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正在加紧对伊朗的战争威胁。特朗普政府虽然声称反对阿萨德政权,但事实上其对中东地区的帝国主义干预却有利于阿萨德政权,并升级对叙利亚、伊拉克与阿富汗的无辜平民的轰炸行动(始于布什、奥巴马执政时期)。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呼吁在伊朗现专制政权下台不过是出于他们的帝国主义图谋。他们的策划行动只会引发战争和破坏伊朗境内(名副其实的)进步运动。

*以色列通过殖民主义、军国主义、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行动镇压与屠杀约旦河西岸、加沙、东耶路撒冷以及联合国划定的1948年“阿拉伯国”的领土上镇压和杀害巴勒斯坦人。以色列的侵占和军事化也使阶级两极分化、性别歧视与种族主义在以色列境内成为常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军事侵占、以色列的极右翼政权和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美国之间的联盟(旨在摧毁巴勒斯坦人争取自决权之斗争),“两国方案”或“一国方案”1都不太可能实现。 

然而,中东地区一些充满希望的事态进展表明,中东群众依然在不懈地追求解放:

*伊朗境内新兴起的持续的劳工抗议活动反对日益严重的贫困和可怖的工作条件,而伊朗当局却想通过发动对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和也门的帝国主义干涉来转移国内群众的注意力。虽然现有的劳工运动并未直接将伊朗相当大部分群众的贫困化与伊朗当局的武装军备和地区性帝国主义联系起来,但确实为争取社会公正的群众性激进运动提供了潜在力量。

*尽管受到越来越严峻的镇压,但埃及、突尼斯和巴林境内的劳工运动与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仍在坚持。

*土耳其境内的女权主义与LGBT斗争已经明确地将加入到反对埃尔多安独裁反动政权的群众性抗议运动当中。在2016年7月的政变发生后,埃尔多安政权实质上是要将土耳其变成一个警察国家;在埃及,尽管当局大肆拘捕,女权主义/人权活动者(如Mahienour El-Massry)和LGBT斗争者仍坚持为社会正义而战;在黎巴嫩,女权运动者组织了一场要求废除“嫁给强奸你的人”之法律的运动(指黎巴嫩刑法第522条:如果强奸犯与被害人结婚,那么强奸犯将免遭起诉;在女权运动的压力下,这条法律已被废除);在伊拉克,女同胞们正在反对国会一项旨在废除《家庭法》所赋予的妇女权利的修正案;而在伊朗,被监禁起来的女权主义者(如Narges Mohammadi,Golrokh Ebrahimi Iraee)与库尔德女权活动家Zeynab Jalalian坚持为人权发声。 

* 尽管受到当局的诋毁及其安全部队的镇压,在整个2017年摩洛哥里夫的群众动员仍在继续,并扩张到该国的几个城镇。

*库尔德人争取民族自决的斗争仍在继续,并需要大家予以捍卫。这项斗争采取了多种形式,例如要求民族独立、实行联邦制或邦联制、要求承认库尔德族人民是在国家内部享有平等权利的一个实体。所有的社会主义者都不同意成立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国,有些人还对几个库尔德人政党的独裁政策/实践及其与不同的帝国主义国家的合作提出了有理有据的批评。但与此同时,现实迫切地要求我们实现与库尔德人政党与组织形成立场严肃的团结,以反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并捍卫女性权利、世俗主义和其他受压迫的少数群体的权利。 

面对上述进展,我们围绕以下目标成立了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

1.反对资本主义、军国主义、独裁主义、帝国主义、宗教原教旨主义,父权制/性别主义/异性恋至上主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和宗教歧视。 

2.在中东地区及国际范围内促进劳工、女权主义、反种族主义、LGBT、学生和环境保护等斗争运动之间的联系与活跃的团结。 

3.有效地解决中东社会主义运动中的深层次的历史性问题。“我敌人的敌人是我的朋友”的政治观点一直阻碍着我们去围绕有广泛劳动群众基础的(universal)理念与目标来完善实现人类解放的明确愿景,以求推翻资本主义。因此,近来有不少革命性或激进性的群众运动(大多数是在2011年后形成的)被地区性资本主义势力、极端宗教势力和宗派主义——在各个地区性和国际上的帝国主义势力的支持或怂恿下——击败。

我们团结在了一起,去理解并解决上述议题,我们采取的是集体行动的方式——合办网站、集会和其他可行的方案。中东社会联盟应是一个供大家讨论的平台,其用意是要找到摆脱资本主义思维模式的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案。

2017年11月24日


原文标题: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 – Founding Statement of Principles

原文链接: 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alliance-middle-eastern-socialists-founding-statement-principles/

  1. 译注:“两国方案”主张将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建立为两个政府,在双方都认可的安全边界上,和平共存。以联合国第194号决议为基础,巴勒斯坦的主权范围在1967年六日战争之前的领土;“一国方案”主张将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及加沙地带,统一成为单一国家,也就是以色列。在以色列之下,这三大区域的居民,不分族群,无论是犹太人,或是巴勒斯坦人,都拥有相同而平等的公民权与各项权利。引自维基百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