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边界对峙与藏南问题

素侠云雪  著

中国和印度间的领土争端已久,今年又因中方在靠近不丹与印度锡金邦的地方修筑公路而引发两国关系紧张。对于中印间的领土争端,官方自然是老调重谈,说那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一部分。而持其他思想的人多数也在藏南问题上坚持自己的爱国情怀。至于中印两国政府在领土问题上的秘密外交,目前我等自然也没有探求的必要,因为对中印两个大国来讲,这里主要存在的不是侵略与反侵略的问题,而是两国的外交交易。因而有必要从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立场原则上,从一种不以领土到底归属何方为视角,来谈一下两国的藏南争端。

一、历史问题

我们自然不信“某地自古以来就是某国领土”这样的说辞,但列举历史事实有助于我们对一些问题进行分析和判断。藏南在1914年中、藏、英西姆拉会议前,大体上处于一种受西藏政府羁縻控制,但事实上内部各部族和部落自主的状态,拉萨的嘎厦政府对藏南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在藏传佛教的宗教影响上。自1912年清朝灭亡后,中华民国政府一度对西藏失去实际控制,但国际上仍未以西藏为独立国家。西姆拉会议中,西藏与英国签订了包含麦克马洪线的边境线,而同时与会的中华民国政府未承认此线。依国际法,地方政府当然无权决定疆界变迁。且无论西藏政府当时是否有主体性,此事件均属于英帝国主义的殖民主义入侵。且自1914年前,英国所绘印度帝国地图尚不包括藏南,自1914年后,则在地图上将藏南划入印度帝国中,虽然当时英国对此地并无实际控制权(西藏与中华民国也没有),算是通过地图以向国际社会宣示主权的一种方法。

1947年印度独立,新成立的资产阶级国大党政府在领土问题上延续英帝国主义开拓的疆土而前进,并进而实现对藏南地区的实际控制,将实际控制线北推到麦克马洪线附近。更兼中缅边境谈判时,大体上是依照麦克马洪线划界的,为此也使印度有更充足的理由要求中方在中印划界时也承认麦克马洪线。加上此时中苏对立,在南亚形成了中—巴轴心和苏—印轴心。领土与国际阵营的对立,终于在1962年酿成了中印边境战争。战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权衡各种利弊,最终撤出藏南并后退到麦克马洪线附近。为此大体形成了一直持续到今天的格局。1986年,印度议会宣布将藏南和藏南东部、东南部一些地区联合组成阿鲁纳恰尔邦。

二、如何看待藏南的归属

无论是国家主义者还是自由主义者,多数都以寸土不让为原则。这是基于自己主体民族和所在的民族国家的疆域观,而非基于藏南当地人的考虑,也不基于总的工人阶级的利益。而首要的一个原则是民族自决权,即我们应尊重藏南各民族与族群的自决权利,为捍卫其自决权而斗争。对于其归属,可以说不同时期应有不同的态度。

在中国还是工人官僚国家时,我们应在支持民族自决权的同时,劝说当地人民支持藏南归属中国,因为在印度当时的资本主义统治下,支持藏南归于印度,就是支持这块地区处在资产阶级的政治与经济影响下,而当地落后的经济与较原始的政治情况,势必难以保证自己的权益。而如果归于工人国家下的中国,则相对而言可以获得更好的社会进步,甚至是“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其实是保留当地民族的一些氏族公有制前提下,不经私有制而直接实行一些社会主义或半社会主义公有制管理),更好地消除剥削制度,或避免剥削制度;同时一些男女平等的观念也可以更好地影响当地人民。

而在中国于80年代末资本主义复辟的情况下,再支持藏南归入中国,则没有实质的正义所在了。这时藏南的归属我们更应该持中立态度,而不是简单劝其归属印度还是属于中国。因为无论属于哪一国,当地部族均难以避免资本主义的侵蚀,更无力避免某国的强势民族的同化。

同样依据阶级原则,在未来,如果印度先建成了工人国家(我们已不信当前的印度斯大林主义者还有建成工人国家的可能,因此在此所谈均指工人民主国家而言),则应呼吁藏南人民选择归属印度,这样既加强工人印度的实际防卫力量,也有利于当地土著族群的社会进步,尤其是有利于促进当地族群自主、自治、民主、生态、平等的发展。与此同时,还要积极反对中国政府以“收复失地”而进行的对工人印度的任何侵犯行为。反过来,若中国先建成工人国家,则应在支持民族自决权的基础上,呼吁藏南人民支持归属中国,并反对资产阶级的印度对工人中国的侵犯。若两国几乎同时建成工人国家,则应注意不应因藏南问题而引发两国间的冲突,这时两个工人国家更应该在尊重当地人民民族自决权的基础上,和平划定两国疆域。

而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应反对中、印双方在麦克马洪线两侧加强军事对立的行为。在中国,应积极做好不要因领土争端而分裂两国工人阶级及其他受压迫者联合斗争的宣传。我们应明确自己的立场,坚决反对因两地军事对峙而影响当地经济与文化的发展,及影响当地的政治自由。必须有这样一种态度,既要立足两国劳动人民怎样能更好地团结起来,反对煽动两国人民对立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又要立足藏南当地人民,考虑怎样才能让当地人民过得更好。因而,我们应首先向民众宣传这样一种观点,即主张藏南及周边去军事化,中、印均应撤军,撤军事设施;应要求中印应协商解决整个雅鲁藏布江的开发问题,防止水冲突;应保障中印双方控制区内相同民族和部落间的相互往来;应尽力促进两地人民间的往来,反对各种形式的隔绝措施;在中国尤其应反对因藏南一些人主张归属印度而攻击对方。

若在两国都还是资产阶级政府的情况下,最终藏南重归中国所有(无论是公民投票的方式,还是边境谈判或战争),那么,我们还必须为如下要求而斗争:保障藏南地区印度移民的生存权利,不许对印度移民采取歧视措施,不应采取强制移民措施,应保障印度移民的迁徙自由,应充分保障印度移民的文化、经济和政治权利,应给予印度移民以完全的公民待遇;若在违背当地多数人民意愿的情况下,以战争或边境谈判方式改变边境归属,则应捍卫当地人民的自决权,为其独立或归属印度的权利而斗争;即使这种归属符合了多数藏南人民的意愿,那么他们同印度其他地区原有的经济、文化往来不应因领土变迁而有所变化。

三、藏南及阿鲁纳恰尔邦民族情况及其斗争

印度方面声称“阿鲁纳恰尔邦”有80多个民族,显然是将很多支系算成独立民族来对待的。若按中国的民族识别法,大概能减少很多。这其中以语言计,有珞巴族(其中尼西人(Nyishi /Hill-Miri),占18.94%,阿地人(Adi),占17.57%,两者共占36.51%,此外还有其他一些珞巴族支系)、孟加拉族(Bengali,占8.8%)、尼泊尔族(占8.5%)、印度斯坦族(7.3%)、阿萨姆族(4.6%)、门巴族(Monpa5.1%)、纳迦人(Naga people,7.2%)、唐萨人(3.1%)、僜人(印度称Mishmi,占3.1%)、米星人(Misings,占3.0%)等[1],讲其他语言的族群共计11%(估计也有可归入其他上述民族的)。这其中只有珞巴人、门巴人、僜人(中国划入藏族)在中国控制区有分布,也是中国声索区的主要民族。除印度斯坦族外,其余大体上均属土著民族。且在这其中,印度的主体民族占比仅占7.3%左右,因此,网传印度移民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进入藏南是不确切的说法(整个阿鲁纳恰尔邦人数在2011年统计才138.2万人)。

“阿鲁纳恰尔邦”地处印度东北部,当地世居民族宗教上多不信印度教,而受藏传佛教、小乘佛教、苯教和一些原始宗教与巫术影响;从种族上多为蒙古人种;从语言上,多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而少有印欧语系语言。再加上其生活地域经济上属于印度经济落后地区,因此常受印度教民族的歧视。

对中国一方来讲,因中国认定藏南地区居民属中国公民,因此拒不承认由印度政府所颁发给他们所颁发的护照,这导致很多藏南居民到中国控制区会面临很多困难,事实上等于一种对藏南的封锁。而就目前的情况讲,中印两国在藏南的对峙大体会长期存在,这使得藏南的紧张局势也会持续下去,这对当地的整体发展必然不利,当地将长期处于军事管控状态。

因而从当下意义来讲,应要求中国方面取消对藏南的封锁,

另一方面,应关注并声援阿鲁纳恰尔邦及印度其他地区土著族群的社会、经济与文化权利,这种关注不应以大汉族主义式,仅仅为了贬低印度以抬高中国,而应该以全世界土著族群的反歧视、反压迫斗争为指向(自然也包括中国控制区内的)。当地在印度实际控制下的时间超过了半个世纪,任何关于藏南的政治解决方向,均应在承认这一现实的基础上,空喊领土主权的归属首先意味着对当地人民权利的漠视。而对当地人民来讲,他们所需要的是地方政治正常化,反对腐败,反对资本对当地资源的掠夺和对当地劳动力的剥削,反对印度教至上主义对他们的歧视与排斥,是保障他们在印度各地平等工作、上学与就业的权利。而这些在中国的左翼视野中往往都是缺席的,在此文中也仅是引起一个讨论的开头而已。

[1] 数据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unachal_Prades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