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个更好的社会而奋斗的乌克兰人民

连正炎  译

编按:在基辅街头,成千上万的人冒着生命危险保护独立广场免受警察的攻击。曾参加一月的抗议行动的伊利亚·布德拉伊茨基思[1]认为在这场运动中,共产主义者需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次采访原本是为德国网站marx 21,原文是德语。由瑞德·弗拉格(Red Flag)译成英文。

伊利亚,你活跃于“俄国社会主义运动”中,在基辅观察了最近的抗议行动。你此行到基辅的原因是什么?

我们与乌克兰左翼有着紧密联系。随着要令乌克兰实际上成为一个警察国家的反示威法公布后,我于两周前来到乌克兰。

运动对此作何反应?

它变得激进起来。发生了几起警民冲突,人们冲击议会。一些抗议者被杀。人们沿着市政府周边地区设置了街垒。

运动获得了胜利吗?

亚努科维奇被迫承认镇压无法平息运动,取而代之的是,试图提供现政权内的官位来收编运动。这种意图遭到了拒绝,因为其中一个条件是要结束抗议——要求运动退却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你对这场运动有何感想?

人们异常坚定。两个多月以来,他们占领着基辅的中央广场,守卫着它,抵御来自警察的不断袭击。他们建造了四米高的街垒,占领了诸如市长官邸,工会总部大楼,城市艺术馆等重要建筑物。此外,广场的人也组织了衣食供应部门,信息中心和临时医疗中心。抗议者阵营的自我组织工作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

抗议者畏惧吗?

不会。人们拿着棍棒,带着头盔,四处走动,只要看到警察,就痛打他们一顿。这就是为什么大街上看不到一个警察的原因!政府明白他们只有两种选择:挑起内战,或让步退却。

这场运动中的政治力量是什么?

有组织的政治力量主要来自右翼——从拥护自由市场的反对党到极右翼,极端民族主义者“右翼团”。

 “右翼团”是什么?

它是一个带有类似军事组织的右翼团体联盟。其中有富有经验的战士,他们来自基辅迪摩拉足球俱乐部旗下的乌尔特拉追星族俱乐部。

抗议者对极右翼有何反应?

多半是积极的回应。并非在思想上支持他们,而是因为他们似乎是运动中最具斗志和激进的部分。其次,也有一些人将其视作对运动产生消极的影响的极端分子。

其中的一个最大的反对力量是自由党……

这是乌克兰最强大的极右政党,在上次选举拥有10%的得票率。他们声望的提高是前总统维克托·尤先科在其任期内培植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副产物。

什么意思?

好吧,举个例子,尤先科认为在二战期间,乌克兰纳粹党卫军实际上是爱国者,因为他们反抗来自苏联的外来统治。

你在开玩笑吧?!

只有你明白乌克兰民族主义的性质,才能理解这个意思。今天的乌克兰大约有20座斯捷潘·班杰拉的雕像,此人是纳粹党卫军最著名的领导人。对乌克兰民族主义这种极右的诠释,主宰了主流政治,正是这个原因,自由党现在在运动中占据着这样的中心位置。

那么你认为这场运动是法西斯主义运动吗?

我觉得这种看法太简单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战后兴起的法西斯主义,是要镇压整个欧洲具战斗性和革命性的工人运动。法西斯分子起到了摧毁工人运动、在民主国家所不能做到的拯救资本主义的作用。德国和意大利都是这种情况。

那今天呢?

今日不存在革命工人运动,也没有要摧毁它的法西斯运动。同样,也不存在自由民主的危机,以及资产阶级和国家之间的互不信任,这种互不信任会促使资产阶级对法西斯抱有希望。这种情况至少还未发生。

那么这场运动的性质是什么?

在广场上,有来自社会上不同受压迫群体——工人,失业者,穷人,学生——的人在战斗。他们反对这个国家制度和精英统治。法西斯主义这个词并不适用,因为这些党的阶级成分差异很大。

但是广场上有法西斯分子吗?

很明显,“右翼团”的意识形态是法西斯主义。这个组织试图在运动内建立起领导权。然而,直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成功,因为这次运动的核心与法西斯主义毫无关系。

那它究竟是什么?

很难界定。这场运动是后苏联时代社会的产物,在这个社会中,阶级意识和反抗精神实际上已被扑灭。这意味着抗议运动是极具异质性的,在意识形态上转变很快——可以到左翼也可以到右翼一边。

广场抗议如何发展成当前的形式?

运动有民族主义和反共的性质。这是因为右翼组织得当,第一时间介入运动,以及乌克兰共产党所起的灾难性角色。

在上次选举中共产党得到了13%的选票?

是的。乌共随后的重点工作,就是建立与亚努科维奇政权的联系。例如,他们投票支持反示威法。没有他们的投票,这部法律不会通过的。不幸的,多数乌克兰民众把“左翼”完全与共产党联系在一起。

他们对待广场运动的态度是什么?

他们批判民族主义,但并非从国际主义的观点上去批判。实际上,他们拿大俄罗斯沙文主义来对着干!这太卑劣了。

真正的左翼在做什么?

从一开始,左翼对这场运动拿不定主意和带矛盾的情绪。一些人认为这场运动是外来的极右翼运动,反对参与进去。其他人参加了,试图将政治领域推向左翼。

这具有挑战性吗?

是的。极右翼与左翼活动者对峙。极右翼拿走了左翼的传单和旗帜,有时甚至殴打左翼活动者。

因此左翼没有活动的空间?

当然是的。恰恰是因为右翼具有支配权……

你想和纳粹分子辩论吗?

也许会和一些人辩论,但主要的是绝大多数抗议者是第一次在政治上活跃起来,所以他们在思想并不亲近任何一方。

民族主义为何占据了运动的重要部分?

这与乌克兰作为一个独立国家从1991年苏联解体后建立起来的方式有关。这就是为什么民族主义是如此流行的意识形态的原因。这种心态与前殖民地人民的心态类似。许多乌克兰人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能被外来力量统治。

难道这不是西乌克兰最强大的运动吗?

是的,是这样子的,乌克兰政治从文化和经济上被分成东西两块。东部多数人以俄语为第一语言。甚至维塔利·克利钦科[2]的乌克兰语都带有浓重的俄语口音。

那西部呢?

……多数是说乌克兰语。在全欧洲其中一个最穷的国家里,乌克兰西部的贫穷和失业要高于东部环哈尔科夫和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工业区。西乌克兰人移民到了车臣和波兰,因为那里的工资大大高于他们家乡的工资。

同样,在西部也是基辅主教的乌克兰东正教区。教会在1991年分裂了,现在在独立广场上,它的教士在讲台上演说,而在东部乌克兰东正教较为普遍,它们的教士通常支持亚努科维奇。

这对运动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在西部,99%的人支持抗议行动。人们乘汽车来到基辅,他们居住在独立广场,参与抗议行动。他们担心遭到俄国控制,将反抗亚努科维奇的行动放在首位,因为他们将其视作让乌克兰重回俄国殖民地的人物。

你认为这种担忧是多虑的吗?

不见得。俄国一直在试图让乌克兰依赖它,例如,用冬天停止供应天然气的手段。你实在是不能责怪乌克兰人对弗拉基米尔·普金不抱信任。

那么运动的另一种选择就是欧盟咯?

这场运动的针对目标是亚努科维奇政府,欧盟问题只是次要的。看起来,除了投靠俄国以外后者是唯一理所当然的可行选择。此外,许多乌克兰人天真地相信靠拢欧盟会带来繁荣,自由和民主,因为这些存在于其它的欧盟成员国内。

主张乌克兰成为欧盟成员的究竟是谁?

控制着少数几个反对党的一些寡头许诺这能带来经济效益。但在谈判协商中,根本没有谈到你们普通人,他们希望解决的问题,既不是反抗政治腐败也不支持政治社会改革,首要的是要允许欧美的势力进入乌克兰市场。

与欧盟的结盟能够减少乌克兰的经济危机吗?

我们的东欧邻居的命运说明是不能的。拿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例子来说吧,他们人民的收入并未增加,但物价却上涨了。愈来愈多的青年移民西欧及其周边地区寻找工作,在那他们为最低微的工资工作,被用来压低当地人的工资。这些国家里加入欧盟的兴奋之情瞬间即逝,因为尽管欧盟中所有国家都是被视为一律平等的,但一些国家始终高于其它国家一等。

那乌克兰人为什么对欧盟有这么强烈的幻想?

抗议行动的导火索是去年十一月亚努科维奇在最后一刻决定不与欧盟签订协议。在这之前,反对党派和政府都支持乌克兰成为欧盟成员国而开展活动。

一份未签署的协议引发了一场群众运动?

亚努科维奇对其策略的改变没有准备作任何宣传。一夜间整个政府的立场从宣扬拯救乌克兰的唯一办法就是与欧盟签订协议,急转到视欧盟与其心爱的民族国家利益根本抵触的立场上来。

一场严重的公共关系灾难……

这对抗议行为的自动爆发有着决定性的影响。所有人都认为亚努科维奇正领导着乌克兰走向欧盟,突然普金亮出了他的借贷卡,报出了无法回拒的价格。这是如此的相似……

……那反对党巧妙地利用了这种局势……

因为控制着他们的寡头坚持要获得更多的利益。然而,重要的是,寡头及其党羽难以驾驭运动。它们已形成自己的政治权力中心,给予左翼在其周围战斗的机会。

东乌克兰的所有人都支持亚努科维奇吗?

即使在东部,如果有一场关于与俄国联盟的公投,大多数人会投反对票。他们对俄国政府也没有信心。然而,亚努科维奇在东部仍有支持者。

那他的政府依旧稳定吗?

不。除去西部的群众运动不谈,亚努科维奇的薄弱之处在于寡头体制自身。亚努科维奇的党的某些地区赞助者内部要求他现在辞职。要是政治寡头们将这种立场公开,总统会很快失去他在人民中的仅剩的支持。根据当前的调查,竞逐总统职位时,克利钦科会得到大多数的选票,而亚努科维奇则会败选。从根本上说,这表示许多说俄语的东乌克兰人会投克利钦科的票。

克利钦科依然是运动之星吗?

媒体主要掩盖的是运动基本上对政客和其他自封的领导持激烈批评态度。克利钦科是少数几个在独立广场演讲时获得很少喝倒彩的人。但这肯定不能使他成为运动之星。

对反对派政客的批评来自何处?

许多反对派政治人物,如被监禁的尤利亚·季莫申科,已被证明贪污。克利钦科还未被证实贪污。然而他和其他政治人物一样在经济上依赖于一些老板。

你再三谈到“寡头”。相对于其它地方的各色百万富翁而言,他们的与众不同之处在哪?

寡头不仅对经济和社会有着众多影响,而对一个或多个政党有着直接的控制。因此,寡头可以将他们的财政资本直接转移到政治权力。

哪些党派被寡头们控制着?

议会中的一切政党都得到寡头相当多的资金支持。没有寡头的支持,即使自由党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影响力。

媒体对此有何报道?

寡头拥有所有的大型广播电视台,直接对它们的节目施加影响。因此,自由党的政治人物之前被邀请参加一场重要的脱口秀,即使该党只得到了0.8%的选票。与此同时左翼人士则难以被邀请出席这类节目讲话。

统治阶级的不同部分之间发生的冲突发展至何地步了?

统治精英总是为了自身利益滥用群众运动,如果我们——尤其是在东欧,等待运动免受资本的影响,以及完全由工人阶级来领导,那只会永远等待下去。要让这些运动发展,我们需要一个不同于现在的社会形态。

一个“不同的社会”,所以这能成为一个运动?

完全正确。因为每个抗议运动都反映了社会的矛盾,斗争在其中展开。一方面,我们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和非常强大的寡头,另一方面缺乏自我组织的传统和阶级意识,我们应该期望从这里面产生什么抗议运动呢?

那没有希望了?

对啊,是这样的,但首先我们应该讨论左翼:在这种情形下我们该如何行动?我们能否因为对我们太困难参与其中而指责运动吗?我们能否因独立广场的示威者允许国旗四处飘扬,允许唱国歌而打道回府吗?

你建议左翼做什么?

老实说,要是你在独立广场上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你会冒被挨打的风险。但运动的纲领和性质在很大程度上还在发展中。参与斗争的人们政治转变很快,他们对政治完全开放。

这种迹象给你带来什么?

即使在12月,绝大多数人曾一度信任克利钦科。甚至没人能想象到他们将在1月发动战斗。

建立左翼的基础在哪?

独立广场上的大多数人渴望组织起来。他们追求直接民主,而非密室协商。人们与警察战斗所追求的正是这些思想,尽管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些战友会遭杀害。这是左翼必须传播他们思想的地方。

基辅的左翼如何将这些事做得更好?

我们必须学会深入到具体的形势中去。口号必须与人们的目标相符。同样,一些左翼人士放弃运动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不负责任?

是的。因为如果我们回避,就是将人民交给我们极度憎恨的“右翼”。我们不去极端右翼分子活动的地方,除了极端右翼分子自己,没人会因此而感谢我们的。

实际而言,这是可行的吗?

当然。这意味着我可能要把我挚爱的红旗留在家里,因为它不受人欢迎。那又怎么样呢?我想和人们进行政治接触,激进会带来胜利。事实上,红旗之所以不流行不在于我们,而在于共产党。然而,我们承认这种现实,对其作出理智的反应。

运动有可能获胜吗?

这要看你指的何种“胜利”了。运动能成功地打倒亚努科维奇。不久他就会失去权力。但许多示威者想要改变社会和政治体制。这场运动无法实现这要求。

那么一切都是徒劳的?

完全不是这样。许多人会失望,但他们同样会获得经验,他们日后的斗争将建基于这些经验之上。一些人同样会认识到要改善他们的生活必须进行一场社会斗争。如果能在短时间内实现以上这些转变,那会是极大的胜利。

《国际观点》2014年2月号,第469期

俄罗斯左翼在反对政府干涉乌克兰活动中


注释

[1] 伊利亚·布德拉伊茨基思(Ilya Budraitskis,1981~),俄罗斯历史学家,社会活动家,“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的领导人。原为“俄罗斯社会主义者同盟-前进”(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俄罗斯支部)成员。2010年,该组织与“俄罗斯社会主义抵抗”(工人国际委员会俄罗斯支部)、俄罗斯革命工人党联合组成“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

[2] 维塔利·弗拉基米罗维奇·克利钦科

(Vitali Volodymyrovych Klitschko,

1971.07.19~),乌克兰著名拳击手,政治家。2013年10月24日,担任“乌克兰改革民主联盟”领导人。2014年5月25日,当选基辅市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