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参加多伦多市议会竞选

彼得·德·伽马(Peter D’Gama) 著

瓦西里·阿尔特法特尔 译

素侠云雪 校

我成为了社会主义行动党(Socialist Action)在10月22日多伦多市议会选举中的候选人,为的是把工人的议题带入市政厅。在过去的十年中,我目睹了企业利润尤其是金融部门的利润呈几何级上升的同时,不平等现象也随之增加。由于要面对高房价和高房租,我们不得不满足于只支付最低工资标准还要长时间劳动的工作。工人的生活因此变得更不稳定。许多工人陷入了岌岌可危的经济状况以至于流落街头。

资本主义政客们鼓吹削减社会和社区服务并私有化公共资产(如公共交通)使情况进一步恶化。作为一名独立的社会主义者,在2010年我参与了对G20峰会期间多伦多军事管制的抗议。今天,为了一项工人的反资本主义议题——收回被私人利益控制的公共空间和资产——我作为社会主义行动党的一员参加竞选。

这座城市,就像激进的地理学家大卫•哈维所说,是一个阶级斗争的地方。虽然我们尚未进入让人回想起工人从资产阶级手中夺回利益的革命时期,如1871年巴黎公社或1917年俄国革命,但我们确实看到社会主义对寻求摆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陷阱的青年工人来说越来越重要。

我正在努力阻止房东和大型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以牺牲那些数目急剧增长且面临生活条件恶化的租户为代价来赚取巨额利润。住房是人权,不是特权。因此,我们必须通过强有力的租金管制和大规模公共住房建设以优先考虑人的需求而不是私人利益。我们需要一个开发城市土地的住房代理机构,并经由国有化建筑公司加快经济适用住房建设。社会主义行动党旨在阻止公共交通投资的急剧下降,建设轻型快速交通和一条市中心地铁疏导线(downtown relief subway line),同时要求免费和便捷的公共交通。

作为北怡陶碧谷(Etobicoke North)的一名长期的律师助理和社区组织者,我不是为了一个议席而竞选,而是要成为一名在街头和议会抵制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工人和活动家。我发誓,如我当选,将只收取一半的议员薪资,而将另一半用于在社区组织进程中去动员北怡陶碧谷的工人抵抗反工人的政策,例如降低最低工资标准、取消轻轨建设,并倡导合理的能源转型以及创造绿色就业。而创造绿色就业又包括在公共建筑的房顶上架设太阳能电池板、保证在绿色职业建立工会,并确保项目受民主的工人和社区监督。

我站在以国际戏剧和舞台职工联盟第58地方工会(IATSE Local 58)为代表的戏剧舞台工作者一边,反对国家展览场(Exhibition Place)和市议会破坏工会的愚蠢举动。停止外包合同!停止将演出者拒之门外!保卫体面工作!提高工资、福利和退休金!团结工会外的人!工人使这座城市运作!工人应当运作这座城市!


原文链接:

Why I am running for Toronto City Counci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