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们要在斯里兰卡支部内组建一个公开的派别 ——左翼之声派成立宣言

左翼之声派 著

素侠云雪 译

这篇文章详细阐述了我们2014年5月12日同第四国际的交流,通告了新平等社会党[1]内由一部分领导组成的一个公开派别成立了。文章还发展了2013年3月3日时由新平等社会党几名政治局成员气提交的关于为党的蜕化和组织崩溃的介绍。

图:新平等社会党领导人巴虎

 

这三份文件提到了斯里兰卡支部的双重危机——新平等社会党内部关系的危机问题和新平等社会党本身的危机。自相矛盾的政治结论是由巴虎[2]团队作出的,还得到了他们派别的响应;但事实上并未解决根本问题。这些问题有:新平等社会党方案的失败,及我们整个集体都没能发展出替代性革命社会主义纲领、适当的组织形式和与我们时代相关的文化。

引发我们反对总书记的导火线有:他单方面同小资产阶级政党谈判并结成竞选联盟的问题;那些政党和传统资产阶级政党(统一国民党[3])连接的问题;党的身份和定位带来的后果。

近几年,巴虎同志推动建立了一个由新平等社会党和马诺·甘内山(Mano Ganeshan)的民主人民阵线[4]、阿萨特·萨利(Azath Salley)的民族团结联盟[5]组成的选举联盟。这些党都是由居于科伦坡的商人领导的,这些商人分别来源于泰米尔和穆斯林的山村社区。巴虎派认为,一来这些党有少数民族,二来他们反对马欣达·拉贾帕克塞[6](Mahinda Rajapakse)政权,这两条已经足够让新平等社会党和他们共同参选,以在名单上写上这些小资产阶级成员的名字了;尽管他们的选举平台没有反资本主义的内容,也没有迈向工人阶级群众的方向,且他们中多数人是僧伽罗人。

在新自由主义反动时期和工人运动虚弱时期,这些小资产阶级力量依附于资产阶级右翼理念并成为统一国民党(UNP)的卫星党。因此,阿萨特·萨利(Azath Salley)曾在2013年的省议会选举时同新平等社会党结成联盟一同参选,巴虎同志帮助萨利的候选人参选;有争议的是,萨利为确保自己能当选,把自己的名字放在了统一国民党的竞选名单上。与此同时,巴虎同志在马诺·甘内山(Mano Ganeshan)的党的名单上而选入了2011年的德希维拉·拉维尼亚市(Dehiwela-Mount Lavinia Municipal)议会,在全国大选(2014年底或2015年初)前,巴虎自己同统一国民党一起组建了一个竞选联盟,以确保他自己能选入议会。巴虎同志试图以这些选举联盟来平衡同统一国民党的所谓鼓动联盟,事实只会给帐单上带来赤字而已,他还通过这些党来操控新平等社会党,牺牲了新平等社会党的政治倾向。

面对很多困难,由于巴虎同志痴迷于统一国民党的领导,所以他以他的公共媒体为一个论坛,保卫兰尼尔·维克雷梅新哥(Ranil Wickremesinghe),抵制统一国民党内外对他的批评,他还去恢复和撇清统一国民党的领导,使之成为国内世俗自由民主价值的代表,而依从他们的总书记就是走通往法西斯的捷径。巴虎甚至利用他在资产阶级日报(统一国民党领导的亲戚所办)的定期专栏来写文章回应我们之前激烈地在党的领导机构内发起的批判。

在相似的情境中,过去给我们的教训(“……为了确定的目标,同恶魔及其祖母达成协议”)让我们回忆起的是,最大有暴力只会针对革命马克思主义。(明显的一例是,前政权的官员们已经在印刷品上重复引用了脱离原先背景的摘录,以支持同马欣达·拉贾帕克塞建立“联合阵线”,来反对极端种族主义的僧伽罗民族主义的“平民法西斯主义”佛陀巴拉塞纳及其在政权甚至军队中的支持者!)

所有引自托洛斯基的文字都无法表达将(新)自由民主主义同20世纪早期欧洲社会民主主义(如改良主义)混为一谈是多么的猥亵,同样猥亵的还有对如下三点没有任何争论,而只从情感上使用“法西斯主义”这一概念:(1)法西斯施行于独立资本主义国家;(2)现在独裁民粹主义的僧伽罗佛教政权正在到来,这个政权甚至像巴虎描述的那样采用“法西斯方式”或“法西斯模式”;而且,(3)“政教分离”具体是怎样的;反对派领导宣扬其“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或者通过他的政党和支持者来吸收那些价值和规则。

《统一国民党内左派共同行动纲领》就是一个空壳。仅仅通过巴虎同志的积极努力,它才能存在下去。它没有独立的动力,背后也没有群众的支持,它没有推翻现政权的战略,反而代之以做现任总统反对派(Ranil Wickremesinghe)的领导者。连那些非统一国民党的力量也认为,同统一国民党长期对抗相对于让马欣达·拉贾帕克塞(Mahinda Rajapakse)集团下台这个当前急务而言是次要的,如果不让萨马基·巴拉维加雅(Samagi Balawegaya)及其软弱的前任菲帕克沙雅·维罗达雅(Vypakshaya Virodaya)的“宣传阵线运动”中途停止的话,毫无疑问就是在增加对统一国民党及其领导人的支持。

但新平等社会党其他重要的错误由于延续了较长时间,比如同泰米尔民族主义者的关系就已成为严重的战略问题。新平等社会党支持泰米尔人民族自决权的立场无疑是正确的。然而,它错误地不加批判地走上一条尾随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7]的路线——顺便说一下,泰米尔族的左翼常称该组织为“法西斯”或“半法西斯”组织,强调这个时期的伸缩性。自泰米尔伊拉姆猛虎组织在2009年5月失败后,新平等社会党只是重新将自己定位为亲资本主义议会的泰米尔民族联盟和众多泰米尔伊拉姆解放阵线流散分子组织背后的党。

他们的错误是将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和泰米尔解放斗争等同起来,即同反动的泰米尔领导而不是泰米尔群众结成联盟。我们将自己引向死胡同的明显证据是,取消了我们在北方省和东方省的组织(受迫于泰米尔伊拉姆猛虎组织的命令和恐怖手段),而且,甚至在战争结束五年后,也没能将自己组织起来,这是因为新平等社会党没能把自己同泰米尔伊拉姆猛虎组织区别开来。所以,在北方省和东方省,还有在南方省,新平等社会党仅仅视自己为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单一议题(“民族议题”)组织——的拉拉队。

这些问题早几年就在党的领导机构内提出了。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在争论中认真赞同巴虎同志,不过他的支持者仍在继续那确定无疑的灾难性政策。在以后的争论中耗费我们的精力毫无意义,因为党现在只存在于总书记的人格和名义下。(于是,巴虎同志的文字经常在文章中得以引用。)它只有数十名干部;它的支部缺乏活力;它的党员没有接受马克思主义培训;它的出版缺乏常规;它最近的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是2008年召开的;将来的全国代表大会将由前次大会的代表“填充”,这些人绝对忠诚于总书记;因此党内现在没有针对这些分歧的可靠仲裁者(指全国代表大会——译注)。

因此,我们现在决定转向党的机构外部,对那些我们号召整个党去做的事,我们将从自己开始做起。我们并没有离开党。我们并没有分裂党。我们将继续参加党的机构,在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内,在同党有历史联系的工会领导层内,我们都将为党负责。但是,我们开始将自己作为党内一个公开派别组织起来。我们会把保守不佳的秘密——即党内存在两条不相容的路线——公开化。我们知道这些分歧并非我们独有,就如同他们发现他们在政府内外其他左翼政党的表现(但不相同)也不是独一无二的。

最近几周,我们不得不在区域性讨论中解释我们对泛左翼的看法。我们已经同许多新平等社会党的前干部和同情者重新取得了联系,他们因对新平等社会党近几年来的方向厌恶和失望而离开了党。我们继续同卷入内部危机和分裂的人民解放阵线[8]及前线社会主义党[9]中分裂出来的左翼对话。我们还同大学生的斗争团结在一起,他们以其孤勇直面并蔑视政府的镇压,反抗高等教育私有化和校园军国主义化的议程。

2014年7月1日,我们创办了一份名为《左翼之声》的新报纸,作为我们围绕“左翼重组”问题的公开参与工具。我们不会冒充说我们能解答所有问题。我们呼吁,我们应该作为左翼来反对拉贾帕克萨政权,而不是事实上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名号下做新自由主义反对派;尽管由于历史上的争论、过去的政治身份等,各左翼的意识形态会有所不同,但各左翼还是应该互相协作。我们共同的身份是进行斗争的议会外左翼,这支左翼要在工人和人民大众的斗争中,特别是在受压迫者中,在包括泰米尔人等少数民族中进行斗争,是要反对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

 

签名者:

Linus Jayatilaka, Niel Wijethilaka, Jerard Gamage, Dharmasiri Lankapeli, Champika Ratnayake, Pushpamala, Terrance Gamini, A. G. Wimalarathna, Upali Lewliyadda, Mahinda Ratnayake, B. Skanthakumar, Suranjaya Amarasinghe

 

译自:

http://www.radicalsocialist.in/articles/world-politics/fourth-international/667-sri-lanka-formation-of-a-public-faction-in-the-sri-lankan-section-of-the-fourth-international

 


注释:

[1] 新平等社会党(Nava Sama Samaja Pakshaya),斯里兰卡一个托派政党,从锡兰平等社会党中分裂而来。成立于1977年,原为工人国际委员会斯里兰卡支部,不过从平等社会党中分离出来的锡兰平等社会党(革命派)后来也参与其中。1988年因意见分歧脱工人国际委员会,随后加入第四国际。

[2] 巴虎(Vikramabahu Karunaratne)斯里兰卡托派政治家。出生于1943年。青年时参加锡兰平等社会党,1972年因反对锡兰平等社会党与自由党的合作而被开除出党。1977年组建新平等社会党。2010年作为新左翼阵线的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

[3] 统一国民党,斯里兰卡右翼政党,成立于1964年,虽然该党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政党,不过该党极为积极地鼓吹新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因而很多人认为该党比斯里兰卡自由党要右。该党是目前斯里兰卡的执政党,也是国会第二大党。

[4] 民主人民阵线(Democratic Peoples’ Front),原名西部人民阵线,起源于工会,主要活动于西部省份。

[5] 民族团结联盟(National Unity Alliance),左翼政党,信奉伊斯兰社会主义,组织主要建立于斯里兰卡的穆斯林社区。

[6] 马欣达·拉贾帕克塞(Mahinda Rajapakse),出生于1945年,佛教徒,斯里兰卡自由党领袖,2005年和2010年两度当选为斯里兰卡总统。

[7] 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LITE),一个泰米尔人极端民族主义组织,其目标是建立独立的泰米尔人国家。该组织常采取恐怖手段,袭击僧伽罗人聚居区佛教场所等。20089年5月后停止活动。

[8] 人民解放阵线(Janatha Vimukthi Peramuna),于1965年从锡兰共产党中分裂出来。曾于1971年和1987-1989年两度发动武装起义。20世纪90年代后放弃武装斗争,开始主张以议会斗争为主。

[9] 前线社会主义党(Frontline Socialist Party),斯里兰卡左翼政党,成立于2012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