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尼加拉瓜的未来战斗

威廉•罗宾逊(William I. Robinson)著

日土兀 译

季耶 校

作者介绍:威廉•罗宾逊(William I. Robinson)是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社会学、全球研究和拉丁美洲研究的教授。他在1980年代在马那瓜的尼加拉瓜通讯社以及尼加拉瓜外交部任职,并在中美洲大学任教直至2001年。他最近的著作是《全球资本主义论:跨国世界中的生产、阶级与国家》(A Theory of Global Capitalism: Production, Class, and State in a Transnational World , 2004。中译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和《全球资本主义与人类的危机》(Global Capitalism and the Crisis of Humanity, 2014)


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和妻子、副总统罗萨里奥,2016年。

在尼加拉瓜,当尼加拉瓜奥尔特加──罗萨里奥政权(Ortega–Murillo regime )开始没落,三股力量正在对反霸权(counter-hegemony)进行竞逐。

决定奥尔特加──罗萨里奥政权如何倒台的战斗正于尼加拉瓜进行,即使大部份所谓国际“左派”处于可怜幻想中,他们以为尼加拉瓜当前的政治危机是华盛顿颠覆革命所酝酿的阴谋的结果。

用很简单的话说,参与争夺目前的有三股力量:

第一股力量就是政权自己。奥尔特加藏身于埃尔卡门(El Carmen)的庄园邸堡中,这与1979年7月索摩查在被大规模起义推翻前几个月在地堡藏匿差不多。奥尔特加被隔绝、无法自由行动。他仍然能依靠小部分但比例不轻、在过去二十年仍忠心耿耿的桑地诺党人的保护,即使四月他决定镇压民众抗议令这个昔日的民兵组织和桑地诺党党内出现新的出走潮。

但更重要的是,奥尔特加政权依靠其武装和组织,作为警察身边的影子力量,也似乎有军队的某些元素(虽然后者至今没多少牵涉其中)。如果没有解除这些准军事组织的武装,尼加拉瓜将面对与北三角国家(危地马拉、宏都拉斯、萨尔瓦多)相似的处境,即控制国家的贪污、跨国资产的掠夺与有组织犯罪、帮会和准军事组织共存。尼加拉瓜已经出现一股逃亡潮。

政权的策略是透过持续镇压同时与资产阶级和美国谈判,希望达成“软着陆”,容许政权及其能手保留其经济利益,甚至政治上自我重整,以参加从原定2022年提前到明年初举行的大选,来消耗基层的抵抗使其解体。可是问题在于政权已失去合法性,并且无法恢复。

第二股力量是学生、青年、反运河开发的原住农民(campesinos),以及来自普罗阶级的、大部分在尼加拉瓜膨胀的非正规部门求生存、充满在首都马那瓜和其它城市贫民区的贫苦人民。他们发起了起义,把政权打个措手不及。但发起抗争与建立反霸权是两回事。

不幸的是奥尔特加派把持并扭曲了“左翼”论述,让那里没有明显的左翼替代。这些自下而上的普罗运动没有自己的方案作为取代当前政权的可行的替代方案。这为第三股力量对操纵或收买人民抵抗运动打开了缺口。

第三股力量是资产阶级,以私人企业最高委员会(Superior Council for Private Enterprise , COSEP)、寡头精英、跨国资本以及美国为代表。资产阶级一直与政权关系紧密,直到五月政权明显失去合法性、无法管治社会及无法维护资本主义的利益后才与奥尔特加切割。华盛顿与资产阶级最恐惧的并不是政权。她们反而害怕贫苦大众和工人无法控制的、可能会引发威胁她们阶级利益的权力真空的起义。

自五月以来,与美国勾结的尼加拉瓜资产阶级试图骑劫人民起义、以“软着陆策略”置于其霸权之下。人民抗争必须持续向资产阶级施压迫使她们支持罢工和示威。此时关键的战役正围绕着起义的领导权及霸权,还有后奥尔特加时代的局面如何展开而发动。

在全球资本主义深陷于结构性危机、廿一世纪法西斯主义在全球兴起的时刻,尼加拉瓜所谓“左翼”政权的背叛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当地缺乏清晰的普罗方案以及草根左翼组织,是尼加拉瓜走向未来的致命伤。

2018年7月2日


首发于威廉‧I‧罗宾逊的个人脸书

原文题目:The Battle For the Future of Nicaragua

原文链接:https://www.versobooks.com/blogs/3904-the-battle-for-the-future-of-nicaragu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