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与东南亚

“很多人认为,无名的或鲜为人知的城市、国家或者族群的规模和重要性,比那些更加出名的地区和族群要小得多。还有一种同样武断的做法是,用我们自身所处社会的文化传统所认为的重要性去衡量和评估陌生文明的成就。”——米尔顿·奥斯本:《世界历史文库:东南亚史》,郭继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年,第2页。

《抵制同盟家族—印度人民党及其盟友,建立工人阶级的替代社会——2014年大选的声明及号召》

2014年4月15日

在印度进入2014年全国大选之际,我们面临着明显难以遏止的极右翼化进程。资产阶级明显是要将印度人民党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推为执政者,让纳伦德拉·莫迪当总理,这样他们就可以通过推广古吉拉特模式来提供一个“稳固的政府”和“好政府”。因此,他们忙于预测和坚称印度人民党的胜利不可避免。


《孟加拉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毛派转向托派》

2014.04.23

巴德鲁勒·阿拉姆(Badrul Alam)是孟加拉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成员,他最近访问了英国。在他到访期间,他同来自美国团结社(Solidarity)的萨查·伊斯梅尔(Sacha Ismail)与马丁·汤马斯(Martin Thomas)讲述了他所在的组织的历史,及它是如何从毛派转变为托派的。


菲律宾

《棉兰老岛危机:菲律宾南部进入战争和戒严状态》

2017年6月16日

6月4日,皮埃尔·鲁塞(Pierre Rousset)同第四国际菲律宾支部棉兰老革命工人党的领导人雷蒙德·德·阿莫雷(Reymund de Amor)交谈,谈话内容是最近在棉兰老发生的政府军与“伊斯兰国”组织间的战斗。

自6月4日起,棉兰老岛局势急转直下,到目前为止,政府仍无法重新攻下整个马拉维市。当地人口基本已全部逃离,马拉维市的部分地区已被摧毁。该省已逐步加紧其军事化程度,菲律宾国内的政治局势日趋动荡。


《用我们所有可能和可用的武器来推动工人阶级与被压迫民族的必要利益!》

2018年2月25日

自我们抵制官僚主义的毛主义与斯大林主义,并离开旧党(指菲律宾共产党——译注)及其军队(新人民军——译注)时起,我们确信,在我们国家的背景下,保留武装仍是保卫群众与工人不受压迫和剥削主导的资本主义制度侵犯的我们总体革命战略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武装革命在推动乡村与城市中心的革命群众运动方面起了互补作用。当前我们采取积极的防御模式,以确保作战区域的安全,保护民主群众组织的胜利,执行革命社会主义者的政治任务,确保根据地的和平与秩序,对民主力量的敌人采取惩罚行动。


《菲律宾棉兰老革命工人党关于革命人民军成立24周年的声明》

2018年3月15日

棉兰老革命工人党是第四国际的菲律宾支部,也是目前第四国际目前最大的支部,革命人民军是革命工人党领导下的正规武装力量,是棉兰老岛最大的左翼武装。译出本文重在介绍棉兰老革命工人党对菲律宾现局势的分析。关于杜特尔特是否为法西斯分子,在第四国际内(包括棉兰老革命工人党内)有争议,译者倾向认为不是法西斯分子,虽然他反动至极,且有利用民粹主义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