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停滞到繁荣?──金融危机十周年看世界经济

苏丝达(Lee Sustar)著

宴之傲 译

值班志愿者 校

编按:2007年的金融危机将世界带入了从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期。资产阶级通过经济刺激、低息贷款和针对工人阶级的财政紧缩政策,希望摆脱资本主义的系统困境。尽管这些行动促进了一些复苏迹象,但是可以说,这是带着重重政治经济矛盾的、史上最疲弱的一次“复苏”。美国激进左翼期刊《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2018年秋季号(第110期)邀请了几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撰文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和发展趋势。我们选译了其中苏丝达(Lee Sustar)的文章。苏丝达是《国际社会主义评论》的经常撰稿人。


美国激进左翼期刊《国际社会主义评论》2018年秋季号

大萧条(Great Recession)爆发10年后,全球经济正在复苏,美国经济表现平稳但增长缓慢,而其似乎将在2018年加速增长,部分原因是全球经济增长以及大规模减税和赤字支出所推动的结果。这种全球性增长不太可能在2015年开始的,当时某大国经济放缓导致了股票市场的动荡,以及一些依赖于某大国需求的大宗商品出口国的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018年4月指出,“2016年中期开始的全球经济增长已变得更加广泛和强大”(即使它对危机后遗症提出了警告——主要是“全球债务水平提高”和政治余震导致的“民族主义政策”)。【1】

当然,IMF暗指世界经济的历史核心地区那些动荡的政治变化: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以及法国、德国和意大利老牌政党的危机和极右翼势力的崛起。这种经济民族主义转向可能会破坏稳定,因为美国打响了贸易战的第一枪——并不是首先针对在特朗普经济宣传活动中扮演恶棍角色的某大国,而是针对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的合作伙伴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代表着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美国主导的基于自由贸易协议和全球金融资本优势的国际经济秩序——的黄昏。

复苏的根源

考虑到这些新的、不稳定的状况,经济预测的价值比以往更值得怀疑。这里的重点是经济复苏的关键因素,以及为下一波的衰退埋下伏线的经济和政治上的矛盾。

自2015年以来,世界经济增长以三种方式实现:

1、发达国家继续维持超低利率,再加上量化宽松政策(相当于现代的增印钞票),虽然速度缓慢,但仍在促进就业和消费者的有效需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欧洲中央银行在2016年3月的举措又回到了危机级别的介入,将欧元体系的再融资利率降低到0%。【2】

2、2016-2018年,某大国投入了又一轮比2009年经济刺激计划更大的支出,这次主要是为了输出资本和培养发展某大国家的市场(中亚和南亚、非洲以及拉丁美洲的部分地区)。据国际结算银行(BIS)估计,到2017年中期,某大国的债务与GDP比率将达到256%,而新兴国家的平均值为190%,美国为250%。【3】

3、无论是私营还是政府部门,债务都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扩张,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用公帑为银行债务结账和近年来全球信贷扩张的结果。到2017年底,全球债务达到237万亿美元,比十年前金融危机爆发时增加了42%。【4】

这些因素相互影响,随着美国和欧洲长期的货币刺激和信贷放松的影响推动了消费和整体需求。与去年同期相比,某大国在2018年4月消费和总需求增长12.9%。【5】

贸易战威胁着新自由主义秩序

然而,自2009年衰退结束以来,美国的经济复苏从历史上来看依然疲弱,年均增长率约为2.2%。【6】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年均增长率约为3%,但在2017年的百分比为2.3%(即使年末的增速较快)。【7】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用了近10年的时间才恢复到衰退前的趋势线。简而言之,美国仍处于“长期停滞”状态,这时在大萧条时期首次使用的一个词,近年来又被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 Lawrence Summers)重新使用。

此外,特朗普的经济刺激措施可能会加剧贸易紧张局势,因为某大国对美国的出口直接受益于美国的经济增长。【8】特朗普和各种派别——制造业的经济民族主义者、寻求知识产权保护的科技与航天公司、希望在某大国获得更大市场准入的华尔街银行家以及五角大楼和国家安全机构中的强硬分子,他们的目标常有分歧,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某大国的崛起是最主要的威胁,所以对之必须加以遏制。【9】

如果欧盟、墨西哥和加拿大在钢铝贸易战中的第一枪中成为间接受害者,部分原因在于真正的市场竞争,同时也是因为美国有能力从这些参与者那里获得甜头,并建立起一个有利于美国的双边贸易协议计划,世界贸易组织受到了责骂。【10】华盛顿曾经将世贸组织作为巩固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最高地位和遏制某大国的手段,但现在它已经被资产阶级中越来越有影响力的阶层视为束缚。应当指出,特朗普的美国贸易代表是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他在上世纪80年代带头推动美国与日本的贸易谈判,以挤压日本来控制美国的贸易逆差。【11】

帝国之间的竞争

政策转变的原因远不止是特朗普。某大国已不再是上世纪90年代的样子了——一个欧美制造商与日本(长期以来一直停滞不前)争夺的廉价生产平台。如今,某大国的经济政策针对的是高利润的尖端行业(例如航空航天、机器人、微芯片的设计和生产),而这些行业在历史上是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的专利。

这是特朗普政府对某大国施加贸易压力的背景。如果特朗普的政策看起来犹豫不决且毫无连贯性——钢铝关税、对某大国施压要求其削减2000亿美元贸易逆差、重新审议跨太平洋伙伴贸易协议、补助某大国手机制造商中兴——它反映了美国经济关系与崛起的某大国的矛盾,使一体化进程和竞争结合起来,特朗普反复无常的辞藻和政策变动也是如此。但主要的趋势是经济、军事与政治等多方面的对抗,当某大国有步骤地在日本沿海的分散岩礁成为其航空母舰的固定游戈之处以增强其周边防御时,美国则试图利用与朝鲜的谈判来损害某大国的利益。【12】但美国在诉诸帝国主义力量和经济武器方面的努力,其意义不止为了某大国。美国退出限制伊朗核计划协议,并威胁要对与伊朗做生意的欧洲公司实施制裁。【13】这一切的结果是重新绘制了全球政治经济版图,对帝国主义之间的关系(某大国的崛起)以及发达国家的国内政治安排产生了深远影响。

政治两极化

这正是极右派崛起和新左派重新出现的背景。但是,左派仍在努力地应对这个体系提出的根本性挑战。在二千年代拉丁美洲出现「粉色浪潮」(pink tide)的偏左政府,要么右倾了,要么被右派力量取代了,连同他们原本的重分配政策都被取消了。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屈服于紧缩政策。西班牙类似发展的我们能党(Podemos),面对相同的挑战;还有英国工党内复兴的左翼力量,也是如此。

当社会民主派政党未能提出一个对抗资本主义的激进计划,右派民粹主义便会试图填补这个空白。随着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不再能够将中产阶级牢固地系在主流政治之中,保守派政党正在顺应极右派势力、甚至与其结盟。当中主要的政治人物——特朗普、匈牙利的奥班、波兰的卡钦斯基、意大利的萨尔维尼和英国的脱欧政客——都试图以各种方式,诸如严厉的反移民政策、种族主义以及法律和秩序的言辞,来将中产阶级、工人阶级保守部分与基于经济民族主义的资本主义纲领之间进行调和。

未来的经济、政治和国际危机

当目前的疲弱的复苏被经济衰退取代时,这种政治嬗变和两极化将会增加。下一波危机出现的地方、时间和方式是不可预测的,但今天可以识别出几个脆弱环节。某大国由于高度杠杆化的国内经济和海外的*一*路*一*带*项目,产生的债务危机;美国基于消费者债务扩张的损失;股票市场从创纪录的高幅度到急剧下跌而对实体经济的打击;美联储和发达国家中央银行重推刺激经济的政策,在经济衰退时过早提高利率和抛售资产。这些只是可能引发新一轮衰退的一些冲击。

无论当前的繁荣持续多久,已经可以确定后新自由主义世界的经济概况,其特征为经济民族主义、新重商主义和贸易集团的转变。建立社会主义组织以引导国际工人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走出困境,现在比起过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


注释:

【1】.《世界经济展望》,〈2018年4月:周期性上升,结构变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8年3月
20日,
https://www.imf.org/en/Publications/WEO/Issues/2018/03/20/world-economic-outlook-april-2018。

【2】.《经济公报》,欧洲中央银行,

https://www.ecb.europa.eu/pub/economic-bulletin/html/eb201602.en.html#IDofChapter1。

【3】.Karen Liu,“某大国的债务问题引起关注”,《资本观察》,2018年2月25日,http://www.capitalwatch.com/article-1782-1.html。

【4】. Alexandre Tanzi,“去年全球债务达到创纪录的237万亿美元”。彭博社,2018年4月10日,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4-10/global-debt-jumped-to-record-237-trillion-last-year。

【5】. “某大国出口激增突显特朗普的关税准备就绪”。彭博新闻社,2018年3月8日,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3-08/china-export-growth-surged-in-february-as-imports-moderated。

【6】. “图表书:大衰退的遗产”,预算和政策优先事项中心,2010年8月5日,

https://www.cbpp.org/research/economy/chart-book-the-legacy-of-the-great-recession。

【7】. CNBC,“对美国第四季度GDP的最终读数上升2.9%,预期增长率为2.7%”。2018年3月28日,

https://www.cnbc.com/2018/03/28/final-reading-on-us-q4-gdp-is-up-2-point-9-percent-vs-2-point-7-percent-growth-expected.html 。

【8】.“某大国出口激增突显特朗普的关税准备就绪”。

【9】. “中美贸易战是真的吗?”(3部分系列的第2部分),Jack Rasmus(博客),2018年5月9日,

https://jackrasmus.com/2018/05/08/is-the-china-us-trade-war-for-real-part-2-of-3-part-series/。

【10】. Ken Bredemeier,“特朗普希望与加拿大、墨西哥分开进行贸易谈判”。美国之音,2018年6月5日,

https://www.voanews.com/a/trump-wants-separate-trade-talks-with-canada-mexico/4425527.html。

【11】. Ana Swanson,“在华盛顿拥有巨大权力、鲜为人知的贸易顾问”,《纽约时报》,2018年3月9日,https://www.nytimes.com/2018/03/09/us/politics/robert-lighthizer-trade.html。

【12】. 《纽约时报》,2018年4月22日,

https://www.nytimes.com/2018/04/22/world/asia/china-north-korea-nuclear-talks.html。

【13】.《卫报》,2018年5月13日,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may/13/us-sanctions-european-countries-iran-deal-donald-trump 。


原载《国际社会主义评论》(International Socialist Review)第110期

原文题目:From stagnation to boom?

原文链接:https://isreview.org/issue/110/where-capitalism-head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