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联合的方式思考:朱迪斯·巴特勒访谈

夏耶恩(Pierre Chaillan)

吕杨鹏 译

“对我而言,目标不应是寻求某个单一的、综合的理论框架,而是用一种联合的方式去思考。”

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是性别研究领域毋庸置疑的标志性人物。她关于女权主义思想及精神分析的重要工作,和她对德里达与福柯的解读,使其成为世界闻名的知识分子。巴特勒出生于克利夫兰,现任职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文学。她最重要的著作之一,《性别麻烦──女性主义与身份的颠覆》(Gender Trouble。译按:中译本由上海三联书店2009年出版),1990年出版于美国,重新定义了一种颠覆性的女权主义政治。巴特勒思想的晦涩在于她选择对性别与性进行“质疑性论述”(problematic articulation),置入了“展演性”(performativity)这一概念。巴特勒的思想开拓了前沿的研究领域(酷儿研究),号召人们对易变的身份标签进行解构。她于2012年获得阿多诺奖(Adorno Prize)。


Q

問:#Metoo运动改变了什么?

A

答:#Metoo运动最重要的贡献是让更多的人意识到,针对女性的性侵害行为是系统性的、普遍存在的。这不仅仅是一系列偶发的事件,而是直指那种将性侵害视作理所当然的社会观念。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现实中的很多女性在遭受侵害后反而会感到羞耻,雪藏真相,使性侵暴力得以鬼鬼祟祟地继续进行下去。

而今天,许多人已经能够承认女权主义理论对现状的描述,即性侵行为是普遍存在的。将勇于发声的女性诬为乱咬人的疯婆子,这种伎俩不再像过去那么有效,估计以后就更没人会信了。

 

 

Q

問:自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的女性大游行(Women’s March)以来,女权主义运动已经成为挑战父权、保守和新自由主义的核心力量。女权主义是否能被看作新“无产者”的代表?用马克思的话来说,是一种“阶级”,其利益仅系于推翻现存的秩序?

A

答:不,我不认为女性是新的无产者,尽管工薪阶层和贫穷女性一直都属于这一阶级。实际上,假如回避贫困和失学对妇女造成的不成比例的折磨,我们就无从思考阶级。同样地,不谈阶级,也没法真正理解妇女问题。这两个领域是互相交汇的,而不是权力的两条轴线。当然,那些谈论理论化的阶级概念的人并不总能给予女性足够的关注,而女权主义者将矛头对准父权制的时候也常常忽视了阶级压迫。但我们需要的,是比这些思考框架更丰富的论述,我们要问:阶级是如何以性别的形式存在的?种族又是如何以阶级的形式存在的?我们将会在多样的表达形式中发现现实的交错纹理,这使我们的政治分析更具活力和说服力。这种方法被一些人称为“交织性”(intersectional)。

 

 

Q

問:从挑战男权和资本主义社会出发,怎样才能转而去构建另一种政治选择?我们应该向何处寻一种统一的政治事业呢?

A

答:与此同样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起作用的不只有两股势力,即布迪厄(Bourdieu)所称的男性统治,与制造剥削和异化的资本主义。譬如,新自由主义究竟是晚期资本主义的等价物,还是一种独立的权力模式,这一问题仍无明确答案。何况,基于性别的歧视和对女性的歧视并不完全一样。很多无法适应性别规范的人,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会遭受歧视和暴力,这种性别歧视是不能用男权统治的思维框架来解释的。必须把各种各样基于种族、移民、宗教和性的歧视,看作是当前反动政治气候的组成部分。对我而言,目标不应是寻求某个单一的、综合的理论框架,而是用一种联合的方式去思考。这种联合是广泛的,并且在不断地拓展,争取着更为激进的民主政治。若说真的有共同的政治事业,那就是全社会团结起来,以坚定决心对抗花样翻新的专制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女性和她们的盟友无疑会站在前列,与她们并肩而立的,是酷儿,是跨性别者,是非法移民,是那些收入不再能维持生计的人。假如我们知道自己为何而战,以及理想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那就不难发现彼此间共同的立场。

 

他们仍在焚烧巫婆……

这些图片和导报(https://www.buzzfeed.com/alexandrearagao/judith-butler-brazil)显示了极端保守主义和宗教原教旨主义者对这位性别研究领域的杰出学者的刻骨仇恨。2017年11月,朱迪斯·巴特勒受邀赴巴西参加一场会议,却遭遇了不同寻常的暴力示威作为欢迎。在这个国家的经济和文化之都,圣保罗的机场里,都得依靠安保人员阻止敌对情绪的爆发。与侮辱相伴的,还有实实在在的行动。示威者挥舞着十字架,将“巫婆”,一个巴特勒的塑像,烧为灰烬。显然是在模仿宗教裁判所( Inquisition)将“着魔”的人活活烧死的行径。

我们的哲学家作何反应呢?“我吓坏了,那些焚烧我塑像的人,将我视为维护跨性别人士的巫婆。他们或许并不知道那些被称为巫婆而烧死的,正是那些所持信仰不符天主教教义的女性。……人们将巫婆同神秘力量联系起来,认为巫婆作为替罪羊,其死亡能净化道德败坏、性欲泛滥的共同体。”

2018年4月2日


原载于法国《人道报》( l’Humanité),由布罗德(David Broder)译为英文,本文据英译版译出。

译自英国沃索(Verso)出版社网站。原文題目:Thinking in Alliance: An Interview with Judith Butler

原文链接:https://www.versobooks.com/blogs/3718-thinking-in-alliance-an-interview-with-judith-butler

法文版《人道报》链接:

https://humanite.fr/judith-butler-une-facon-de-penser-en-alliance-65169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