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妇女敢于挑战教权——“社会主义者团结伊朗工人网”驻法国记者阿达里(Béhrous Arefi)

季耶 译

穆瓦赫德除下白色的穆斯林头巾,以示抗议。

2017年12月27日,在即将爆发的众多妇女参与的民众抗议的前几天,穆瓦赫德(Vida Movahed)站立在电箱上,离德黑兰大学仅几步之遥。她除下白色的穆斯林头巾(hijab),挂在一条树枝上挥舞。

根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法例,法官可以对任何在公众场合未戴穆斯林头巾的妇女处以10欧元的象征性罚款或10天至2个月的监禁。

这位抚养着19个月大的孩子的31岁母亲穆瓦赫德立即被捕,被移往伊文(Evin)监狱囚禁。在人民权利律师索托德(Nasrin Sotoudeh)─她自己在2010年至2013年也曾度过了三年监禁─四方奔走下,穆瓦赫德一个月后终于获释,但她必须支付一笔相当于每月最低工资50倍的保释金。

虽然如此,穆瓦赫德英雄般的行为被首都德黑兰的妇女争相仿效,并蔓延至伊朗其它城市。

第二位敢于摘下面纱的妇女是来自伊朗中部的侯赛尼(Narges Hosseini),她今年32岁,是社会学硕士生。1月29日她被当局逮捕并被关押在德黑兰西部、因其卫生条件恶劣而闻名的吉尼克(Ghartchak)监狱。同一位律师索托德愿意为她辩护,并特别指出,即使她的当事人有办法筹措相当于9万欧元的保释金,她也拒绝支付。据律师索托德称,侯赛尼被指控藏毒和“煽动腐败行为”,所谓腐败行为,在伊朗相当于开妓院!发明这种指责并不新鲜,因为政权在这个领域其实是专家啊!【1】

在舆论压力下,侯赛尼2月17日一度获假释。

德黑兰及其它城市的妇女也违反同样的禁令。她们在公众场合不戴头巾,并且在一根杆子的末端放一块白布。据伊朗警方称,截至2月1日,29名妇女因此被捕。国际特赦组织也证实相关消息。【2】

一家位于荷兰的波斯语广播电台采访了这场运动的其中一名参与者。她1月29日在街头站了30分钟:

“当我从家里出来,站在这张凳子上时,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当然很害怕,因为 我做了,我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当我來到,我把头巾放在杆子上,那一刻我是多么坚定!我的行为不只是脱掉面纱。当我细想,我发现一个不尊重我想要穿着什么并且干预我们所有人的个人选择、以至公共场合、社会和政治选择的国家是独裁的国家,是最糟糕的独裁。”

这种公然蔑视当局的大胆的新抗议方式并不仅限于年轻妇女。例如,我们看到一位老婦人,虽然温度很低,她仍拄着拐杖竖起身体,同样做出除下穆斯林头巾的姿势。

所有这些勇敢的行为象征着多数伊朗妇女已经拒绝继续忍受近40年来所承受的痛苦。

就在这个以前不为人知的穆瓦赫德作出反抗前,白旗的确是和平的标志和象征,也是屈从和投降的象征。从现在开始,这也意味着抗命、挑战、不服从和勇敢。

需要指出,国外某些人当然也想利用伊朗妇女的英雄事迹。特别是原籍伊朗、前身是所谓“改革派”的部分美国之音【3】记者,他们其实是为复辟巴列维王朝(已被1979年的伊朗革命扫除)作宣传而已。

2018年5月7日

注释:

【1】译按:据伊朗人民权利中心(The Center for Human Rights in Iran )网站报导,2018年3月7日,侯赛尼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控罪为“鼓励人们在公共场合拆除头巾腐败行为”和“在公共场所触犯禁令”。律师正提出上诉。见https://www.iranhumanrights.org/2018/03/second-iranian-woman-sentenced-to-prison-for-protesting-mandatory-hijab/

【2】国际特赦组织2018年1月2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https://www.amnesty.org/download/Documents/MDE1377832018ENGLISH.pdf

【3】不同于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adio France Internationale)或英国广播公司世界频道(BBC World Service),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直接由美国政府控制。


本文摘自“社会主义者团结伊朗工人网”( Socialist Solidarity with Iranian Workers)2018年2月10的報導(网址:http://www.iran-echo.com/10022018_fr.html)。原刊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NPA)周刊L’Anticapitaliste,第648期,2018年2月。

原文题目:Women challenge religious power

原文链接: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549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