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新一波罢工抗议浪潮需要国际社会主义者和进步分子的支持

阿发里(Frieda Afary) 著

纪海宁 译

冷漠  校

在过去的两周里(译按:指2018年11月中旬),伊朗愈演愈烈的抗议罢工活动达到了新的紧张程度。

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对伊朗开启了第二波制裁。这一波制裁更加严厉,直接导致了伊朗如今的混乱局面。尽管这次制裁只禁止了伊朗的石油出口,理论上不包括食物和药物进口,但制裁行动阻止了伊朗和其他国家的金融交易,实际上阻止了食物和药物的购买与支付。

因此,伊朗八千二百万人口中的大多数正遭受着食品、药品的短缺和基础设施的匮乏。他们还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货币(里尔)急剧贬值、指数级通货膨胀、工资拖欠等问题。这和制裁前伊朗的经济问题也有关。因为里尔的大幅贬值,如今伊朗一个四口之家的最低工资标准仅相当于100美元每月,低于世界银行定义的赤贫标准(人均少于2美元每天)。

另一方面,伊朗的政府首脑,包括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和鲁哈尼(Rouhani)总统等“改革派”,则愈发厚颜无耻地在他们的公共演讲中宣称伊朗经济运行状况仍然“良好”,以及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和也门的民众如何支持伊朗人民对美国帝国主义的“英勇抵抗”。就在这同时,一些被政府领袖都承认的政府腐败导致人民前所未有地愤怒。

南伊朗的产油和工业大省胡泽斯坦(Khuzestan)仍然是劳工运动、环境保护和人权争取最的地区。在今年,舒什(Shush)的哈夫特·塔佩(Haft Tapeh)糖业工人(4500名雇工)和阿瓦士国家钢铁公司(National Steel of Ahvaz)(4000名工人)的持续罢工已经发展到了工人们的家庭成员(妇女和儿童)也参与进来的地步,并且开始向舒什和阿瓦士等城市进军,在两市的省政府大楼前举行抗议。

阿瓦士国家钢铁公司的持续罢工已经发展到了工人们的家庭成员(妇女和儿童)也参与进来的地步。

在11月18号,18名哈夫特·塔佩工人和女性记者被逮捕。其他工人和他们的家人以及相关的辩护律师,甚至舒什市的居民都聚集在舒什司法部门门前抗议此次逮捕,要求政府告知被逮捕的工人和记者的所在地。到目前为止,已有12人被释放。注释附有罢工的钢铁工人们支持糖业工人的报道和视频,视频中工人们高唱“让这个蛊惑人心的政府去死”和“统治者和政府没一个想着人民”。【1】

在过去六个月,全国的卡车司机已经罢工三次。在胡泽斯坦(Khuzestan),石油和汽油行业的其他罢工,以及要求水源灌溉的农民抗议也有发生。市政厅工作人员和挨饿的退休人员也组织起来抗议。

当劳工们要求支付欠薪和完善福利、工作安全和保护时,伊朗政府继续“私有化”那些他们之前已经直接拥有的公司。这一政策将这些公司交给那些所谓的承包人,而他们无非是国家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走狗。同时,他们仅提供短期工作合同甚至不提供合同。因为伊朗差劲的劳工条例,这些合同也不提供福利,且没有法律约束力。作为回应,哈夫特·塔佩糖业工人要求自己完全或部分掌控这些公司。

胡泽斯坦是另一个重要的人权和环境保护抗争地区。电力大坝导致的环境问题,汽油工业产生的污染,盲目发展资本主义带来的地下水过度开发以及全球气候变化本身都导致沼泽大片消失,大量用水短缺和严重的空气污染。

去年春天,胡泽斯坦爆发了针对用水短缺、严重空气污染和对少数民族文化、语言权利缺乏尊重现象的大量抗议。不久,为了平息胡泽斯坦的抗议,伊朗政府停止从卡伦河(Karun river)向伊拉克城市巴斯拉(Basra)运水。这一行为影响了伊拉克的水力发电,导致了伊拉克的能源短缺。八月末和九月初,数千名伊拉克人在巴斯拉街头要求伊拉克政府提供基本生存资源,包括能源和净水。抗议者同时将矛头指向了伊朗的存在和其对伊拉克的影响。一些人甚至突袭了伊朗在当地的领事馆,并且纵火将其点燃。

伊朗政权非常害怕的是,伊拉克和伊朗两国反对极端主义和原教旨主义的抗议团体会团结起来。胡泽斯坦的人权活动家们指出,伊朗政权支持逊尼派原教旨主义团体在胡泽斯坦的行动,却更加严厉地打压世俗的人权和劳工活动家们。【2】

伊朗的阿拉伯独立派组织,阿拉伯“解放哈瓦仕”反抗运动(Arab Struggle Moveme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Ahvaz ,简称ASMLA)宣布对9月22日的伊朗阅兵袭击事件负责。这之后,超过1000名伊朗阿拉伯裔知识分子和人权、政治、市政和媒体活动家,以及他们的部分亲属被当权政府逮捕。11月10日,22名和ASMLA没有任何关联的被逮捕者被处刑,他们没有经历任何审判,并且被秘密掩埋。【3】

伊朗政权还惧怕伊朗库尔德人的自主权斗争,这场斗争在劳动人民中获得了广泛的支持。9月14日,针对伊朗政府处决四名库尔德政治犯(拉明·侯赛因·帕纳希(Ramin Hossein Panahi),赞雅·莫拉迪(Zanyar Moradi),洛格曼(Loghman Moradi)和卡马尔·艾哈麦迪内贾德(Kamal Ahmadinejad)),大规模抗议罢工在伊朗的库尔德人中爆发。他们同样抗议伊朗对北伊拉克地区库尔德政权的导弹袭击。【4】

全国范围内,伊朗的教师们继续奋斗在经济权利和人权的斗争前线。从新学年以来,他们已经罢工两次,要求比当前的微薄薪水更高的工资和福利,结社权,自由教育权和承认宗教、少数民族人士(库尔德人、阿扎里人(Azari)和阿拉伯人)以自己的语言接受公共教育的权利。他们要求立刻释放被囚的教师联盟领导人,如埃斯梅尔·阿布迪(Esmail Abdi),穆罕默德·贝赫什提·朗格罗迪(Mohammad Beheshti Langeroodi),穆罕默德·哈比比(Mohammad Habibi),这些人因“结社罪”而被宣判漫长刑期。其他人被判较短刑期或鞭打、流放。抗议的教师持续被威胁开除或流放。【5】

人*权*律师纳斯林·索托德因捍卫妇女权利并抗议伊朗强制女性佩戴头巾的法律,被判入狱38年及鞭刑148下。纳斯林毕生致力于和平捍卫人*权*,包括为那些以和平方式抗议伊朗可耻的强制佩戴头巾法的女性辩护。

立场坚定的女权主义者们被逮捕了。最值得注意的是纳斯林·索托德(Nasrin Sotoudeh),革命大道女孩(Girls of Revolution Avenue)(因公共场合不戴头巾的女性)的人*权*律师;娜戈·穆罕默德(Narges Mohammadi),反死刑活动家;泽纳布·加拉连(Zeynab Jalalian),库尔德政治活动家;戈尔洛克·伊拉(Golrokh Iraee),作家;阿特纳·大米(Atena Daemi),儿童权利活动家。其他女权主义者因组织女性权利研讨会而入狱。男性女权主义者,如阿拉什·萨德基(Arash Sadeghi)和法哈德·梅萨米(Farhad Meysami )同样被逮捕。他们中的一些尝试呼吁公众对于饥荒罢工过程中的困境引起注意。他们都遭受各种因入狱引起的健康问题。所图德(Sotudeh )拒绝了家庭探视,因为她拒绝在探视过程中戴全覆盖式头巾。穆罕默德已经数年没有见过她的孩子。加拉连失明了。【6】

10月22日,费·哈吉(Farshid Hakki),人权、儿童权利和环保活动家,在家门外被刺杀,尸体随后被伊朗政府特工焚烧。其他五名环保活动家,无论男女,都被指控间谍活动和“散播腐败”罪。该罪是一项死罪。在二月,卡乌斯·赛义德·埃玛米(Kavous Seyed Emami),一个社会学专家和环保活动家,在监狱中被谋杀。

大学生也在上述一些抗议中占据一席之地。在德黑兰和阿拉梅·塔巴塔拜大学(Alameh Tabatabai universities )以及其他省,他们还有自己的抗议,抗议政府对之前免费的社会服务/课程的收费,并且对政府对于“突出学生”(政治活动积极分子)的压迫提出异议。因为支持2017年12月/2018年1月的对伊斯兰共和国的普遍抗议而被捕入狱的大学生们并没有停止抗议,他们在狱中仍反对法院做出的判决。11月20号,德黑兰和阿拉梅·塔巴塔拜大学(阿拉梅·塔巴塔拜大学)的学生们组织了一场聚会,表达他们与哈夫特·塔佩糖业工人和其他罢工的工人教师的团结。【7】

最后,一群来自臭名昭著的哥哈达实监狱(Gohardasht )的政治犯刚刚发布了一条声明,表达了他们对于哈夫特-塔佩糖业工厂和哈瓦仕钢铁的罢工工人的支持。在声明中,他们表示:

“这些在哈夫特-塔佩和哈瓦仕钢铁的工人,他们光荣而勤劳,他们的抵抗是被压迫者的又一次呐喊。他们是人民的工人,人民再也无法忍受这个腐败政府的掠夺和压迫。人民每天目睹他们的劳动成果被剥夺,被迫陷入贫困、饥饿和灾难性的痛苦,而他们的财产则被用来助长恐怖主义的气焰,滋长战争和对他们的抗议的镇压。现在他们终于正确地认清了他们的敌人。我们,哥哈达实监狱的政治犯们……相信,要解决政府的压迫和掠夺,唯一合法、公正的方法,只有通过一场暴动和起义才能取得。这样一条基于全国工会和被镇压团体的大团结的革命道路,将根除剥削者和镇压者。”【8】

伊朗主要的抗议罢工力量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多样性。伊朗资本主义的内在经济危机导致的客观经济状况、它在国外的军事干涉带来的影响以及美国残酷的制裁,都使得伊朗82万人口中的的大多数人甚至无法维持最贫乏的生活。

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的抗议,号召结束伊朗对地区的军事干涉、推翻伊斯兰共和国。我们仍需观察, 是否会有基于这一抗议和其他反抗行动的,投向社会主义的眼光和组织出现。我们需要年轻一代的伊朗社会主义者做出更多努力,去反对伊朗民族主义,揭露伊朗军事化的国家资本主义,保卫妇女权利、LGBT群体权力、伊朗被压迫的少数群体的权力,并重申军事主义和国内生活水平的急剧下降的关系。

因为没有这样的眼光和组织,伊朗君主主义者们提出的回归“君主时代的好日子”的理念和有组织运动对伊朗人民仍然有吸引力。

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者们,想表达你们对于伊朗人民抗争的支持和团结,不能只局限于反对美国政府残酷野蛮的制裁,更要出声反对伊朗政权,公开宣传哈夫特-塔佩糖业工人和其他劳工活动家,包括教师们的苦难处境,保护被囚禁的女权主义者和阿拉伯、库尔德活动家。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一场对话来探讨社会主义如何能真正代表人类解放,而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资本主义压迫和剥削。

2018年11月21日讯


注释:

【1】https://www.radiozamaneh.com/420833

【2】详情见http://yon.ir/Be76X

【3】详情见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iran-hangs-22-ahwazis-in-mass-executions-including-a-father-his-son/

【4】关于这些处决、袭击和9月7号伊朗总统鲁哈尼、俄罗斯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高层会谈以及稍后9月13号普京和埃尔多安在索契进行的关于叙利亚、伊德利卜(叙利亚城市)和库尔德的会谈的具体内容和它们之间的联系请见下面这篇文章: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the-ominous-ramifications-of-the-tehran-summit-and-the-sochi-agreement-between-russia-turkey-syria-and-iran/ 

【5】详情见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what-can-u-s-teacher-protests-learn-from-iranian-teacher-protests/

【6】详情见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solidarity-with-iranian-women-political-prisoners-and-women-indicted-for-opposing-the-compulsory-hijab-or-for-other-social-justice-activities/

【7】详情见 https://wp.me/p9vUft-yl  和https://www.radiozamaneh.com/420883    和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495452184292880&id=313329889171778

【8】详情见https://www.irankargar.com/%D8%A7%D8%B9%D9%84%D8%A7%D9%85-%D8%AD%D9%85%D8%A7%DB%8C%D8%AA-%D8%B2%D9%86%D8%AF%D8%A7%D9%86%DB%8C%D8%A7%D9%86-%D8%B3%DB%8C%D8%A7%D8%B3%DB%8C/?fbclid=IwAR01UIuLQiJAPxLL1hDHMF_7J_w5wIp3NNIMbSicst1mZ01hzQAfjN_g3rI


原载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网站(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

原文题目:New Wave of Strikes / Protests in Iran Need Solidarity from International Socialists and Progressives

原文链接: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new-wave-of-strikes-protests-in-iran-need-solidarity-from-international-socialists-and-progressiv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