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革命高涨

贾兰(Behrouz Jalilian)  著

季耶  译

伊朗人民特别是底层平民过去几天以集会和暴动表达的抗议,正在逐渐加速扩散。短短三天时间(由12月28日至30日)里,抗议活动从东北部的主要城市马什哈德(Mashhad)蔓延至伊朗所有主要大城市。第二天和第三天(12月29日及30日),有近40个城市在指定时间和地点爆发群众示威。

流行的抗议口号从“政府是小偷”或者是极端民族主义和反阿拉伯内容的口号,变成了更激进,更具政治觉悟的口号,比如“我们没有工作”、“面包,住房,自由”、“资本家毛拉,还钱给我们”、 “处死独裁者”、“工人、教师、学生,团结—团结!”、“释放政治犯”、“改革派和原教旨主义者,这是你们故事的结局”等等。

过去几年伊朗几乎每天都有抗议活动,工人罢工。但是没有一次能像现在这样将群众互相联络起来,发动遍及全国的大规模民众起义。

像以往一样,当前抗议浪潮的开始阶段,左派落后于人,而且对形势十分疑惑:他们心想这可能是体制内反政府势力的阴谋。但是这种看法很快就被抗议活动核心力量的迅速激进化带来的惊奇和惊讶所取代。现在左派的工会活跃份子、妇女、作家和大学生都参加了抗议活动并且试图政治上对运动施加影响。

由1979年伊朗大革命后的第二天起,政权就企图暗杀、监禁、杀害和放逐活动份子、工人组织者以及革命党派的成员。在1981年,这个政权通过多年的恐怖行动,成功地实现以上目标,几乎消灭了所有的马克思主义活动份子,致使现在两代马克思主义和左派活动分子之间存在很大的代沟。两代之间的联系传承被切断了。但是,新一代活动分子更渴望尽快学习政治经验。

2009年的大规模暴动,尽管老一代意见如何分歧,左派和大多数活动分子都上了改革派的当(指体制内的改革派)。而今次与2009年暴动相比,有一个惊人的不同:没有人去关心改革派。人民从属于左派的计划和运动方向中看到未来。人民逐步向左倾斜。可惜的是,这几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没有组织和领导,这本来是左派应该迅速抓起来的工作。这次几乎所有左派运动,无论是流亡国外还是仍然留在国内的,都面临同一困境。

这场暴动并不是短短几天、几个月或者几年便形成的,它经过长时间酝酿。对上一次(2009年),群众暴动的理由是当局“操纵投票结果”,而作为建制的一部分的改革派充当了运动的领导。伊朗政权几个月之后便粉碎了运动,并且监禁运动的领导人。但是这一次没有一个明显可见的、当局把它揪出便可迅速瓦解暴动的领导或组织。这使得当局至今作了许多错误决定,以混乱的方式回应事件。

对上一次2009年的暴动,主要是由中产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所控制。那时候工人阶级迟了才出现在运动中,他们没有负起责任。但这次暴动十足是一场阶级斗争的反抗浪潮。

 

另一个与上次暴动明显不同的就是妇女的参与,她们走在队伍前面,与警方冲突甚至带领喊口号。还有,今次大多数暴动都在首都德黑兰外的更多工人贫穷人口的城市发生。

工人工资处于历史性低位,必要的生活开支却越来越高。大约三分一的伊朗人活在贫困线以下。生活费比平均工资高出近50%。人们欠下银行大笔债务,大多数工人阶级看不到自已家庭有更好的未来。

想在这次伟大的革命涨潮中取得任何成功,唯一的途径就是组织起来,而马克思主义者和其它左派分子在中间争取成为运动的领导。与上一代相比,有潜质和能力的伊朗激进分子受斯大林主义的影响较小。他们对伊朗政权和它反动的反帝国主义号召已经失去任何幻想。

这个政权不会坐以待毙,它最终会找到压制这场运动的办法,但是在此之前,这个运动的主要负责人和未来领袖要找到抵制和反击这个专制制度的正确策略。我们应该了解到主要一点,我们还处于革命高涨的开始阶段。任何一场革命都需要时间让它进步和发展。此刻人们已经不能容忍这个制度了,另一方面,政权对局势正日益失控。

2017年12月31日

 

 

译自叙利亚和伊朗社会主义者联盟网站(Alliance of Syrian and Iranian Socialists)

原题Iranian Revolutionary Upswing: A Reader’s View

原文连结: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iranian-revolutionary-upsw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