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尼·桑德斯的终结:有哪些经验教训?

杰夫·麦克勒[1]  著

素侠云雪  译

(此文是对最初发表于5月12日的文章的增补。)

社会主义行动党提名的候选人杰夫·麦克勒

美国大选初选的数据评论员,还有几乎所有的传媒公司,都坚持认为,并有很好的理由认为,伯尼桑德斯已经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中失败了。其实,6月7日,当他在加利福尼亚初选中得票低于希拉里·克林顿13%时——同一天,在六个州中有四个州初选失败,这是他的第二个超级星期四——就很少有人相信桑德斯能坚持斗争到7月25—28日民主党在费拉德尔菲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了;他与其坚持,还不如同美国的公司“协商”,做一些象征性的“让步”,这些公司足以安抚桑德斯的支持者,并让他们改投希拉里。

毫无疑问,美联社6月6日的一篇通讯使桑德斯的支持者不安,它故意草率地宣布,希拉里仍是“民主党可能的总统候选人”。美联社这篇通讯依据是它自己的民意测验,在民主党任命的619名“超级代表”中,有571人对美联社的调查者说他们认可希拉里。

甚至在6月7日加利福尼亚初选结果(稍晚在第二天早上公布)出来前,希拉里就宣布,她的胜利标志着,这个国家历史上,第一次由一个主要政党选择女性来担任总统候选人。

国内没有传媒公司会自找麻烦,来大力加强人们对桑德斯的信念,让他有可能撼动希拉里的“超级代表”,以改变那些“超级代表”们的想法,让他们看到,多数民意测验都显示,在11月的全国大选中,相比于希拉里,桑德斯会更有能力胜过特朗普。

其实,民主党机构里这些终身死硬的政客是希拉里的和美国公司的亲选举保险政策,这政策能促使希拉里获胜。

桑德斯表明了他对希拉里和民主党的忠诚。 6月7日起,他在加利福尼亚的圣塔莫尼卡演讲时说:“我们决不允许右翼共和党人控制我们的国家。我们决不允许多纳尔德·特朗普成为合众国的总统。”

桑德斯争取民主党候选人资格的活动在美国社会主义运动中引发了广泛的讨论与争辩,而更广泛地讲,这揭示出不同寻常的困惑与混乱。美国的多数社会主义左翼都相信,桑德斯的竞选活动代表了一定程度的“政治革命”,因此值得通过这种或那种方式去支持他。我们将简短地回顾这点和这种混乱的情况。

实际上,桑德斯现象得到了美国部分统治阶级最大程度的支持,因为桑德斯的竞选活动等于要增加而不是减少事先安排的美国选举体制的稳定性。

在美国,将近一半有投票权的人不会去登记。绝大多数无投票权的人是黑人、拉丁美洲人、青年和普通的穷人,他们中很多人被有意识地排除在保守的法律之外,或是已对整个选举伪装绝望。登记过的选民中,只有一半人会去投票。因此,全体选民中仅仅12—13%的人会真的“决定”谁将成为总统——那意味着,拥有数十亿资产的公司候选人,将占据这个国家的最顶层并发号施令。而工人阶级,99%的人,只能无马参赛!

希拉里依然需要她的多数“超级代表”能在7月依常规成为完完全全的多数派,实现这一点并不是一个数学问题,这需要桑德斯“继续斗争下去”。更准确说,这是要桑德斯主动努力向民主党表示自己是值得信任的,他要表示自己就像是民主党置于社会变革中的一个值得依赖的工具,尤其是当这种可靠性处在历史最低点时,更应让他留在游戏中。“我认为,在我国,我们在通过政治活动水平的显著提升来使政治革命不断进行下去。我认为这场能将人民引向政治进程的激烈争论对美利坚合众国是有利的,对民主党也是有利的。”(强调是后加的。)桑德斯在上个月全国公共广播的采访中这样说。

桑德斯坚持认为,哪怕他没能得到党代会的提名(或者是党代会声明希拉里领先),他也会为他的代表们在民主党的“论坛委员会”中争取大量的代表名额,在此委员会中,据说党的领导人会制订出一份与现实世界的当前议题相关的纲领。桑德斯任命自由派教授与公民权利活动者康奈尔·威斯特(Cornell West)和领导气候危机活动并建立350.org的比尔·麦克基本(Bill McKibben)进入这个委员会,这不过是众多“妥协”中的第一个,他们要在不远的将来做桑德斯的牧羊人。

伯尼·桑德斯

桑德斯拒绝走向对立面,会受到统治阶级领导人及其工于算计和伪装的智囊团所使用的“小恶”伪装的欢迎的情况。他们完全知道,资本主义选举的实质是是散布民主的神话,并将社会运动导向安全的选举之路。

在桑德斯称自己是“民主社会主义者”前,多个全国性民间调查显示,数百万人支持社会主义思想。2016年的一项民间调查显示,30岁以下的青年人中,49%的人更喜欢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这个比例比三年前高46%。根据同样的民意调查,有55%的黑人受访者更喜欢社会主义。

在这种日益发展的反资本主义环境里,桑德斯的“政治革命”只是嘴角的华丽辞藻,他曾有意识地从民主党这那里获得合法性,而民主党以“社会运动的坟场”臭名远扬。

希拉里·克林顿和她的顾问们同样理解这一政治骗局,并懂得修饰自己的计划。资本主义最为恶毒的亲公司战争贩子和种族主义辩护士,做戏法似的摇身一变,成了女性主义的、人道主义的、反种族主义的和关心环境的政治家!毫无疑问,唐纳德·特朗普的团队将力图做类似的重新组合,这个种族主义偏执狂在6月7日节目中的讲稿和他在电视演讲中的提示词给留下了证据,他说到:“我们将关心我们那些受了很长时间虐待的非裔美国人。”

美国群众中的政治不满在增加

正在到来的日子里,我们全部都会“感到失败”,当桑德斯如之前再三承诺要为了国家时,这无疑是站在希拉里一边,努力支持她,因为她代表着将国家从“大恶”——唐纳德·特朗普那里解救出来的力量。6月7日,桑德斯还收到了他的第一份来自奥巴马总统的呼吁,奥巴马希望他认可“可能的获胜者”希拉里。

6月9日,桑德斯同他经常宣称的朋友奥巴马偶遇(“伟大的移民驱逐者”和当前七场美帝国主义战争的监督者),毫无疑问,他们私下里会谈及他的投降条款。

到6月9日时,奥巴马宣布支持任何一个候选人,他很清楚过早向桑德斯倾斜,会进一步疏远希拉里潜在的选民,希拉里的“不利”评分已经上升得接近历史最高点了,如同在国会中的肯定率掉到了历史低点(只有11%)一样。

与此同时,自由主义的媒体权威们,如MSNBC的人员公开建议明智的民主党尽快找到一种方法,以哄骗桑德斯向希拉里靠拢,甚至建议完全丢弃歪曲的“超级代表”情况,且几乎希望桑德斯控制党的面子平台委员会。

“桑德斯的支持者都做了什么?”MSNBC问,“而桑德斯有可能最终会支持希拉里,他的支持者是另一个问题。很多人都是同民主党没有很强联系的独立投票者,所以不管桑德斯怎么做,他们继续反对希拉里。”

MSNBC继续说:“桑德斯现在的任务是,如果他想帮助希拉里,就应当避免反过来被自己支持者所利用。”

在当前基本上是精心策划的两步走“小恶”选举游戏中,第一步是让桑德斯看管下日益增长的具有反资本主义思想的人返回到支持民主党的立场上去。第二步是,桑德斯要努力让那些已经卷入他的阵营,却可能决定退出这令人厌恶的选举游戏——当前希拉里—奥巴马的团队最恐怖的梦魇——的人也转向支持民主党。“善待伯尼”是他们目前传递的信息。

资本主义的更高层觉得有必要给桑德斯的冒牌社会主义营造正统的氛围,这是由于我们时代的现实让人感觉疑惑和深深的不满,这一不满渗入到劳动人民的意识中。

《纽约时报》/CBS于去年11月的民意调查说明,登记在册的民主党人中,56%的人回答说,他们可以接受将社会主义为一种执政理念。29%的人则对社会主义持负面看法。这本身解释了为何希拉里,及事实上多数的共和党候选人,要强忍着红色引诱的长篇大论(资本主义政治中股票交易的常态)。攻击桑德斯是社会主义者,而不提什么是社会主义,可能反而有助于提高他的信任度。

当必然的和大范围的工人阶级抵抗能初步形成真正独立于并反对资本的两个孪生政党,及自由主义的基于中产阶层的“第三党”,如绿党这样的组织时,劳动人民将找到真正的政治途径和群众斗争组织,来表达他们对资本主义紧缩政策和社会退化的憎恶。在街头的,在民主领导的工会斗争中的,在反种族主义、反性别歧视、反同性恋歧视和亲环境斗争中的这一新兴的和群众性的动员,毫无疑问将能找到一种在政治舞台中展现自己的方法。

人们渴望在两个主要政党之外争取政治“独立”,然而,“模糊”这个现在可能存在于数百万人心中的词,在美国正在抬头。根据最近的盖洛普民间调查,43%的选民愿作为独立选民,32%的选民愿注册为民主党,愿注册为共和党的占23%。

美国左翼在桑德斯面前倒下了

毫无疑问,桑德斯会说出“政治革命”和“反体制”的豪言壮语,更何况他还自诩为“民主社会主义者”,这促使人们对初选和社会主义理念的兴趣全面飙升。再一次,这是桑德斯计划中的有意安排;美国的统治阶级及其专家不只有能力让工人阶级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激发出最大的本能和最高的愿望,而且有能力再一次引诱他们在对生活绝望的情况下,像水蚺(译按:一种南美蟒蛇)一样紧紧抓住当前的制度。

悲惨的是,很多声称自己见多识广的人——这些人严肃地视自己为社会主义者——都曾是今天统治阶级提拔的伯尼·桑德斯那种小恶主义[2]的活跃的党徒,如果还不是热心的倡导者的话。

在这些社会主义者中,克莎玛·萨万特(Kshama Sawant)和她的社会主义替代党[3](Socialist Alternative party)可能是初选中最显眼的桑德斯支持者。在最近的西雅图市议会选举中,萨万特所得票数是她对手的两倍,她在那次选举中以一名公开的社会主义者参选,并反对民主党机构。

社会主义替代党成员萨万特

社会主义行动党称颂社会主义替代党在西雅图的竞选活动,并与社会主义替代党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市议会候选人泰·穆尔(Ty Moore)相联系。社会主义行动党热情地参加了这些活动:捐钱,组织公共募捐集会,一家一户地走访,还在其他方面传播这一激动人心的社会主义努力。

不过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意识到社会主义替代党最先的要求就不会成功,他们想与亲资本主义的绿党共同努力来组织这些运动。但绿党领导人拒绝这些友好建议,在往哪里走的关键决策中撇开了社会主义替代党。为了社会主义替代党的声誉,他们在工人阶级政治中采取的是上层路线。他们像社会主义者一样做事,但他们亲绿党的行为并未远离他们的立场。

今天,社会主义替代党和萨万特所阻挡着通过独立的社会主义的工人阶级政治以反对民主党的道路,他们在所有民主党的初选竞争中都在老老实实地为桑德斯效力。

在《反击》5月4日一期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萨万特解释了他们选举战略的两阶段。她写道:“支持希拉里,哪怕她有更为进步的纲领,都会走向政治革命的反面,而且会阻止所有的必不可少的能量,及我们在去年这历史性一年里所培养起来的动力。我们丝毫不能允许这一错误。这就是我发出呼吁,请求伯尼·桑德斯以独立候选人的资格全程迈向11月的大选,并让他的竞选活动成为建立一个99%的人的新政党的发起之页。”

萨万特紧接着说:“如果伯尼仅仅关心以独立候选人的资格参选,那就会为特朗普当选总统打开大门,那为何他不仅仅在四十多个共和党或民主党胜负已明确的州来参加活动?即使在自己的名字没有列在五到十个激烈竞争中的‘动摇州’的情况下,如果要建立一个新党的话,他仍将发起一场历史性的竞选活动。”(原文引用)

但萨万特所说的“新党”在这个意义上是又一个中产阶层的,亲资产阶级的绿党。这样的党常常会鼓动其支持者在“动摇州”投票支持民主党,或简单地拒绝在 “争议州”寻求获得投票地位。萨万特的请求是要桑德斯如同绿党可能的总统候选人吉尔·斯坦因(Jill Stein)——或者由桑德斯来替换斯坦因——一样继续参选。

绿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吉尔·斯坦因

这里要必要提醒一下读者,“独立”和“第三党”这些词的概念很模糊。现在有好几个“第三党”,有表达了资产阶级政策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和宪政党,有自由主义的、改良主义的民主党——他们披着这样的外衣,如劳动家庭党,还有亲资本主义的绿党。

提到绿党,让我提醒一下读者,绿党的前总统候选人拉尔夫·纳德(Ralph Nader)通过与帕特里克·布坎南(Patrick Buchanan)那个萌芽期法西斯主义的改革党达成令人发指的协议,而赢得了六个州的投票地位。纳德出现在改革党的选举名单上的回报是,纳德要持反动立场,如限制妇女的堕胎权,限制移民移入美国。(见2004年6月21日时,美国保守派内对纳德的采访。)

这些“第三党”没有一个独立于民主党和共和党基本的资本主义政策,也没有一个反对资本主义政策。或者更准确地说,没有哪一个第三党在寻求组织起工人阶级来,以社会主义制度替换资本主义制度——即终结私有制,控制国有银行、公司,结束富人统治,并使占人口99%的绝大多数人能行动起来,为了共同的利益而重组社会。没有一个第三党在经济上或者控制权上以工人组织,如工会或其他民主的群众性工人阶级组织为基础。

出于阶级原则,没有一个第三党拒绝投票支持资产阶级政党。事实上,在基层乃至全国选举中,绿党都会按常规支持“进步的”民主党人,而且在共和党有些过度反动的时候,会支持“不怎么进步的民主党人”。

社会主义替代党希望桑德斯这个曾获得98%的民主党投票纪录的老牌资本主义政客,去独立参选,并反对那个勤勉支持了他整个事业的党,就像是要众所周知的金钱豹去改变自己的花纹一样。

今天,大量社会主义左翼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一些组织,如美国共产党[4](Communist Party of USA)和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5](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几十年来一直都支持民主党。共产党在今天支持希拉里·克林顿,而民主社会主义党支持桑德斯——直到桑德斯失败。

团结社[6](Solidarity)和国际社会主义组织[7](International Socialist Organization)号召桑德斯作为“独立”候选人或是绿党的候选人参选。工人国际同盟(Workers International League)还轻松地说要由桑德斯组织一场“独立的”竞选活动。

工人世界党[8](Workers World Party)和社会主义与解放党[9](Party for Socialism and Liberation)过去一直号召投票给左翼民主党人,包括杰西·杰克逊(Jesse Jackson)。这次他们提出了自己的候选人,不过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号召在民主党的初选中投票给桑德斯。

由于敏锐地意识到由资本主义的深层危机所引发的,及由桑德斯的竞选活动所激起的人们对社会主义思想兴趣的快速增长,社会主义行动党在全国各地的各分支主办了一系列受到广泛关注的公共辩论,上述社会主义组织中的多数组织,及伯尼竞选活动的劳工代表,与我们在论坛上进行了富有成果的交流。

而在这些社会主义团体中,“小恶”综合症毫无疑问在发作。我们欣喜地看到,有更多的人接受了社会主义行动党基于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社会主义理念,且我们光荣的党,始终如一地参加并拥护独立的、群众行动的、联合阵线的动员,来反抗各种各样的资本主义种族主义与掠夺,为社会主义革命事业争取了新成员。

 

译自: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6/06/11/bernie-sanders-demise-what-are-the-lessons/

 


注:

[1]杰夫·麦克勒(Jeff Mackler):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全国委员会书记,教育工会活动者。曾参加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后参与领导反对巴恩斯派在党内专权的行为,并反对巴恩斯脱离不断革命论及转向产业的主张。在此过程中参与创建了捍卫革命马克思主义原则的“社会主义行动派”。杰夫是美国社会主义行动党(第四国际美国同情组织)此次提名的总统候选人。

[2] 小恶主义:政治上一种战略,即认为“两害相权取其轻”。在左翼政治中,其实是一种改良主义的说辞,即面对不同的主流资产阶级政党和改良主义的工人政党时,应选择去支持那个对工人阶级危害相对较小的政党,而不是去努力建设独立于资产阶级的革命社会主义政治力量。像希腊一些左翼支持激进左翼联盟,法国一些左翼支持法国共产党或社会党,西班牙一些左翼去支持我们能党,均是小恶主义的表现。

[3]社会主义替代党是美国托派组织,工人国际委员会的美国支部。原先力量很小,自2011年占领运动后发展很快,短短几年内即发展为原来规模的近十倍。萨万特是其领导成员之一,两度竞选西雅图市议员获得成功,成为美国公职机构中职位最高的社会主义者。但他们受工人国际委员会整体的广泛性政党战略影响,在美国并没有真正提出建立一个革命的工人阶级政党的主张,而是主要希望联合不同性质的“左翼”来建立一个广泛性左翼政党,为此,首先要支持一些改良主义的或资产阶级左翼的政客。在此情况下,他们先是支持桑德斯,希望桑德斯能独立参选,并发起成立一个新政党。在桑德斯表态支持希拉里后,他们又转而支持绿党候选人吉尔·斯坦因。

[4] 美国共产党:美国左翼改良主义政党,意识形态上受斯大林主义影响很深。苏东剧变后,由于没有了苏联的经济和政治援助,力量大为削弱。其当前的政治目标是要打碎两党制,但每次大选都会去支持美国民主党,事实上在各种政策上尾随民主党。目前在美国的阶级基础也很薄弱。

[5]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美国民主社会主义组织,成立于1982年,由来自美国社会党、新美国运动等的成员组成。一般在大选中不提出自己的候选人。桑德斯原先即为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的成员。

[6] 团结社:美国泛左翼组织。最初源于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内的第四国际倾向,后他们同其他一些激进左翼组成团结社。其中的第四国际党团会议是第四国际美国同情组织。

[7] 国际社会主义组织:美国托派组织,成立于1971年,原为国际社会主义倾向的美国支部,2001年时脱离国际社会主义倾向。后曾为第四国际的观察员组织。可能是美国目前最大的激进左翼组织,不过自2013年来发生过两次分裂。该组织也支持广泛性政党战略。

[8] 工人世界党:美国左翼政党,成立于1959年。源于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内以山姆·马西为首的一个派别。他们在当时支持中国革命,支持苏联入侵匈牙利,支持毛泽东的很多政策。出版有《工人世界报》。现在该党支持中国当前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中共态度非常友善。在伊拉克战争中,他们虽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但积极支持萨达姆政权。该党对朝鲜劳动党态度也非常友善。

[9] 社会主义与解放党:2004年时从工人世界党中分裂出来,原先主要是工人世界党的旧金山组织。现主要活动在旧金山和华盛顿。相对于工人世界党,社会主义与解放党的阵营论色彩没那么浓厚,他们反对当前中国的市场经济。他们还积极支持委内瑞拉的玻利维亚革命和古巴政权,并积极参与各种反战和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