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革命

《自下而上的历史:十月革命一百周年重读托洛茨基<俄国革命史>》

2017.12.1  作者:尼尔·戴维森(Neil Davidson )

托洛茨基在阅读《战士报》(The Militant),1936年

……尽管此书篇幅很长——我引用的1977年版长达一千三百页,其内容却高度集中于1917年二月至十月的事情。除了首六章用来解释理论框架和历史背景,以及六个驳斥斯大林主义者主张的附录,各卷只叙述了几个月之间的事。第一卷涵盖二月至六月,第二卷包括七月至九月,而第三卷只谈及十月,以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不久的事作结。

《巴库公社》

2017.7.11 作者: 罗纳德·格里戈尔·苏尼(Ronald Grigor Suny)

巴库的希尔万沙清真寺,1910年,国会图书馆

大多数关于俄国革命的报道都讲述了彼得格勒的故事,二月革命时罗曼诺夫王朝在那里解体,十月份布尔什维克掌握了政权。正如工人、妇女和士兵们在首都的果断行为,在这变革性的一年里,全俄人民都在各地开展了他们的革命运动。

在彼得格勒东南边1500英里的巴库,种族、宗教和阶级隔离了人群,也改变着历史进程,影响着革命领导人的决策。作为一个以石油资源为基础的大都市,“十月”在那儿将会来得晚一些。

革命到来后,有“高加索列宁”之称的斯捷潘·邵武勉(Stepan Shahumian, 1878-1918),试图民主、和平地建立人民政权。他所建立的巴库公社的故事,为俄国革命和随后的内战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视角。

《十月革命与今日》

2017.11.8  作者:向青

附图:法国反资本主义与革命派纪念十月革命的海报。

……虽然这一步所建立的苏联在上世纪末已经倒台,让资本主义复辟了,另外那十多个所谓社会主义国家也大都倒台了,但这并不证明十月革命是一次过早的,不成熟的行动,像1871年的巴黎公社一样。这更不能证明马克思主义关于工人阶级革命的理论根本是幻想,或者还要再等一百年或五十年才是社会主义世界革命时代真正的开始。马克思主义者从来懂得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一定充满曲折,而且可能很长远。托洛茨基更早已提供了关于工人国家堕落变质的理论和对策。今天的社会主义革命者应该更进一步研究工人国家的历史经验,从中吸取教训,促使新的革命成功,从根本上解决资本主义制度所造成的人类空前严重的危机。

《孤独百年的革命——从十月革命展望人类未来》

作者:镰锤星

推翻临时政府——集会抗议人群走上街头

苏维埃国家不仅被阻止消亡,甚至被阻止摆脱官僚主义寄生虫,这并不像斯大林那种赤裸裸的警察理论所说的,是以前的统治阶级“残余”造成的,因为这些残余本身并没有力量。苏维埃国家所受到的阻止,是来自力量大得无可估计的一些因素,例如物质匮乏,文化落后,以及由此产生的“资产阶级法权”在最直接最密切关系到每个人的领域居于支配地位——即在保证个人生存的那些事情当中居于支配地位。

《十月革命的主观与客观因素》 

作者:素侠云雪

1917年7月1日“克伦斯基攻势”开始前,俄军士兵乘火车向进攻发起点转移。转自网易新闻。

值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际,国内对十月革命话题的讨论骤然升温,各左翼平台的纪念文章出了很多,自由派反对十月革命,指责工人政权杀人太多的文章也出了一些。除了一百周年这个特殊的年数外,引起这种讨论热度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是在当前中国社会矛盾如此尖锐的情况下,不同的思潮在探寻中国将往何处去问题。就共产主义思想中,关于十月革命的经验、教训的总结其实已经很丰富了,因此笔者也只能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尽力做一些澄清工作,以说明十月革命为何必然发生。

《十月革命与中国抗战: 国际主义的解读还是民族主义的解读》

作者:干蒸

抗战时期的八路军

……两者后来都成为了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宣传材料。且不必论斯大林集团以所谓保卫苏联国家利益为由,背叛无产阶级革命国际主义原则的历史,单以抗战的胜利为例。如今的官方宣传只强调中华民族的殊死反抗,对日本侵华背后的时代背景特别是无产阶级革命领导危机干脆不去提及。更别说号召通过国际共产主义革命运动粉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从而永远地告别战争屠戮与毁灭——而这才是尊重抗战历史、铭记抗战历史的应有做法。

读书札记一则: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1848年2月21日—2018年2月21日)

2018.2.22  作者:林致良

图为原版《共产党宣言》

注意,马克思和恩格斯这里是说“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而不是反过来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作者没有“只见集体、不见个人”,甚至也不是简单主张“集体优先”。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了防止劳动人民起来革命,故意曲解和丑化马恩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另一边厢,东方斯大林主义官僚层为了把自已的统治合理化,也把官僚社会主义国家说成是遵循科学社会主义。

可是,马恩二人并没有主张一种“没有自由的集体主义”、齐一化的“兵营式社会主义”。恰恰相反,马恩对圣西门、卡贝等“空想社会主义者”片面强调集体生产和生活的思想是有所反省的。(参考Hal Draper《社会主义的两种灵魂》,The Two Souls of Socialism, 1966)

《<共产党宣言>:过期药还是特效药?》

作者:长征

图为法文版《共产党宣言》,图片来源:网络

作为共产主义上升为一种意识形态的标志,《共产党宣言》从发表至今一直伴随着争论和驳斥,正如在开篇中所说:“有哪一个反对党不被它的当政的敌人骂为共产党呢?”。随着社会主义在苏联的挫败,《共产党宣言》越来越被视作一个对资本主义过时的解释。诚然,今天的资本主义与《共产党宣言》时代的资本主义似乎有着明显的区别:福利国家、允许共产党参选的议会政治、高度发达的技术以及越加强大的中产阶级。它失去了解释力么?如果在很多地方失去了,那么还在哪些地方有着留存?这是这篇文章试图回答的问题。本读书笔记不讨论关于《共产党宣言》的老生常谈,而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建立《共产党宣言》中理论与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现实之间的关系,以阐述其理论在当代资本主义背景下的解释力。

《关于俄国革命的性质和目标的辩论》

1982.1.1  作者:埃内斯特·曼德尔

《火星报》

《国际社会主义评论》1981年11月刊上发表了一篇由道格·詹内斯写的文章,主题思想是1905至1917年期间,俄国社会主义者有两种不同的俄国革命观。在本篇文章中,我们根据俄国社会主义者在那个时期提出的三种——不是两种——基本不同的战略,来保卫托洛茨基和第四国际的传统分析。

19世纪70年代,俄国社会遇到了一场严重的政治社会危机。民意党(Narodnaya Volya)的民粹派正在组织推翻沙皇专制统治。1882年,他们刺杀了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这位沙皇曾在二十年前解放了俄国农奴,但换来的是加在他们身上的可怕的经济课税重担……

《勇气,十月革命的遗产 》

2017.10.31  作者:大卫·曼德尔(David Mandel)

但是,对于今天来说,十月革命的主要遗产事实上是十分清晰的。这份遗产可以用一个词来总结:勇气(“They dared”)。我的意思是说,在组织夺取政治与经济力量的革命和反对资产阶级保卫革命中,布尔什维克们是一支忠于工人阶级的政党:他们为工人阶级与农民阶级提供了他们所需要且想要的领导。

《评<古拉格群岛>:索尔仁尼琴对斯大林主义和十月革命的攻击》

1974.5.9  作者:埃内斯特·曼德尔

索尔仁尼琴

《古拉格群岛》证明了一种三重悲剧。首先,数以百万计的苏联公民遭到了斯大林的清洗,其中包括布尔什维克党的大部分老干部,而加诸于他们的罪名都是捏造的,这是第一重悲剧。其次,苏联当代的反叛知识分子对斯大林主义的体验,使他们拒绝了列宁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导致他们弄不懂斯大林镇压的原因、看不清苏联的当前现实、找不到解决苏联危机的出路,这是第二重悲剧。第三,作者虽拥有过人的才华,却无法理解他所面对的邪恶的根源及性质,于是他得出了反动的结论,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采用了斯大林及其刽子手曾用来为自己的罪行辩解的理论——有人利用同样的理论,来为新一轮对苏联政治反对派的镇压辩护——这是作者个人的悲剧。

《〈雅各宾〉网上杂志纪念1917年俄国革命百周年系列介绍》

2017年  作者:卡拉汉(Einde O’Callaghan)

1920年在莫斯科街头发表演说的列宁,身旁是革命领导人加米涅夫和托洛茨基。 照片来源:马克思主义网络文库 http://marxists.com/

2017年是俄国革命100周年。历史证明,这场革命塑造了其后的二十世纪。虽然这场革命所建立的苏联政权最终在25年前解体,但直至今天,我们仍能感受到这场革命所带来的巨大影响。无论左翼人士对待苏联采取怎样的态度,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使对其过程的了解并不准确,人们对于社会主义概念的理解很大程度上被这场革命所影响。

《暴力与1917年革命》

2017.7.17  作者:迈克·海恩斯(Mike Haynes)

迈克·海恩斯(Mike Haynes) 著 吕杨鹏 译

我们所处的世界充满暴力,而我们不可避免地会从政治的角度看待它。

1917年,战争暴力四处皆是。在《俄国革命史》一书的结尾,托洛茨基写道:

关于社会革命下的牺牲,最常常气愤的恰是那一流人,他们即使不是直接制造世界战争的,至少也是赞美战争的牺牲者,或视之若无视。

《二月之前》

2017.3.8  作者:托德·克雷蒂安

1917年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塔夫利宫(Tauride Palace)聚会的工人。照片来源:维基共享资源

“我们这些老年人,也许看不到未来这次革命的决战”,列宁在失败的1905年革命十二周年之际向一群瑞士青年的一次演说[②]中警示道。他的话与仅仅六周后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倒台一道促成了马克思主义运动中的一则经典笑话:“示威时别落下,因为革命可能开始了!”

但在他这一时期的著作里很清楚的是,列宁明白他祖国的政治局势随时可能达到鼎沸。三百年来,罗曼诺夫王朝用铁腕统治着俄罗斯,后来是一个不断扩张以至于俄语居民成了少数的帝国。

《从二月到十月》

2017.5.11  作者:Lars T. Lih

列宁在全俄工兵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上演说。

一种标准的说法是,二月革命是一场好的革命,而十月革命是极端分子的革命。但实际上俄国的情况远比此复杂。

在多尔(Rheta Childe Dorr)的书《俄国革命内幕》(Inside the Russian Revolution)中,她描述了她对俄国的第一印象……

《科尔尼洛夫政变》

作者:保罗·勒·布朗

二月革命期间,俄国彼得格勒(今天的圣彼得堡)普蒂洛夫工厂工人的游行示威。维基媒体。

很久以前,科尼洛夫将军和克伦斯基将军都是俄国的英雄。保守派历史学家认为科尼尔洛夫是一位光荣的爱国者和职业军人,而自由派历史学家则认为克伦斯基是一位能言善辩的空想家和律师,他希望将俄国变成一个充满活力的民主共和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下台后,这两股势力联合起来——克伦斯基担任临时政府首脑,科尼洛夫担任总司令——希望引领俄国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震撼世界的那天:十月革命》

2017.11.7  作者:米耶维(China Mieville)

列宁和他的一群同志在红场。1919年5月25日。斯米尔诺夫(Smirnov_N. )摄/维基百科

1917年11月7日的故事。在那天,布尔什维克改变了世界历史。

二十五日的黎明渐近。已陷入绝望的克伦斯基向哥萨克人“以祖国的自由、荣誉和光荣的名义”发出了呼吁:“行动起来协助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革命民主,和临时政府,并挽救正在消逝的俄罗斯共和国。”

但哥萨克人希望知道步兵团会否出来。当得知政府的答复是“不肯定”时,几乎所有极端政府派分子都回答说,他们不愿意单独行动,“当活靶”了。

《葛兰西与俄国革命》

作者:比安奇(Alvaro Bianchi)、穆西(Daniela Mussi)

一个年轻的安东尼奥·葛兰西所想的俄国革命是什么?

作者阿尔瓦罗·比安奇(Alvaro Bianchi)为巴西圣保罗州坎皮纳斯州立大学(State University of Campinas)的政治学教授,丹妮拉·穆西(Daniela Mussi)为巴西圣保罗大学(University of São Paulo)的博士后研究员。一直以来,西方的一些学者(当中包括有自称左翼的)会将葛兰西的理论(尤其是霸权理论)与俄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两者对立起来,甚至硬说葛兰西在狱中的思考最后是放弃了布尔什维克的革命模式。本文主要对这种说法提出驳斥,指出在葛兰西的写作里,俄国革命或列宁的布尔什维克的革命,一直是他思考工人阶级的自身解放和迈向社会主义革命的参照,这点直到他去世从没改变。

《1917年的妇女》

作者:梅根·特鲁德尔

在1917年2月23日(俄历)——国际妇女节后,妇女们在一次沿涅瓦大街的示威游行上,要求增加配给额。圣彼得堡国立中央影像音文件档案库。

在1917年国际妇女节当天,彼得格勒维堡区的纺织女工发起罢工,走出车间,数以百计地从一家工厂走到另一家工厂,召唤出其他罢工工人,并参与了与军警的暴力冲突。

缺乏技能、报酬低微、每日在肮脏有害的条件下工作十二或十三小时的妇女们,坚决要求男人们团结一致并行动起来,特别是那些熟练技工和金属工人,他们被认为是这座城市的产业军中最具政治意识和社会力量的。妇女们朝工厂窗户投掷树枝、石头和雪球,强行进入工作场所,呼吁结束战争和让她们的男人从前线回家。

《芬兰革命》

作者:艾里克·布朗

1905年芬兰赫尔辛基总罢工期间的人群。来源:国家文物委员会,印刷品和照片档案。

此文简要叙述了1917年到1918年芬兰革命的历程,对其中不同力量的对比有明确的说明。只是文章仍带有一些中派主义的立场,如认为芬兰革命得出没有布尔什维克,工人也可以夺取政权的结论,及推崇考茨基的革命理论。但其实正是在本文中,我们就可以看出,正是因为缺乏像布尔什维克一样的革命共产主义的党,而主要是依靠芬兰社会民主党内的激进派在群众运动高涨的情况下,才推动社会民主党左转。但这已经使芬兰革命丧失了11月总罢工时的最佳时机,后来再到进行起义时,已经是反动力量已经准备好之时了。

《工会在俄国革命中的角色》

1920年  作者:亚历克西斯·洛佐夫斯基

图为苏联邮票纪念宣言诞辰100周年,图片来源:wiki

苏维埃俄国是否存在工会?它们在革命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它们是否仍不可或缺?它们的活动范围有多大?它们的结构如何?它们有着怎样的未来?

在1920年秋,亚历克西斯·洛佐夫斯基同志,作为俄国工会的领袖及工会在西欧的发言人,回答了诸如此类的热点问题。

工会在俄国革命中起过何种作用,又将在我国的革命中起到何种作用——这些困惑盛行于美国的革命工人中。我们希望这本新出的小册子有助于驱散迷雾。

《布尔什维克与反犹主义》

2017.6.22  作者:布伦丹(Brendan McGeever)

图片说明:引自Wikimedia Commons,1905年敖德萨事件后,犹太人劳动联盟(Jewish Bund)的成员,围绕在死难同志的遗体旁。

1917年10月25日清晨,狂风呼啸的彼得格勒,当各个主要路口逐渐被工人占领时,冬宫里,临时政府总理亚历山大·克伦斯基(Alexander Kerensky),正焦灼地等待着载他出逃的汽车。宫外,赤卫队控制了中央电话总站,布尔什维克的夺权已确凿无疑。

此刻,冬宫里没有灯光,也不通电话。透过窗户,克伦斯基可以看到布尔什维克水兵占领了通往宫殿的桥梁。终于,一辆美国大使馆的汽车在苦苦等待中到达,克伦斯基开始了他的逃亡之旅……

《略评十月起义中军事行动的得失》

作者:Королевич Плывёт

7月事件中,持枪包围塔夫里达宫、要求临时政府让权的波罗的海舰队水兵

马克思和恩格斯曾指出,任何取得胜利的革命的第一个信条就是打碎旧军队,解散旧军队,用新军队代替它。布尔什维克党在俄国各革命政党中是较早考虑到军队在未来革命中会发挥重要作用的一个党,因此,它对俄国武装力量(尤其是彼得格勒卫戍部队)的渗透于十月革命多年之前便开始了。早在1905年革命期间,布尔什维克就建立了本党第一批军事组织,大批党的骨干分子加入了波罗的海舰队,以喀琅施塔得海军基地作为主要活动据点,策动了1906年的当地水兵暴动。暴动虽被镇压,布尔什维克在波罗的海舰队中的威望却一直保存下来,十余年后,使本党在喀琅施塔得迅速重新获得了巨大号召力……

《瑞典土豆革命》

2017.11.8  作者:哈坎·布隆奎斯特(Hakan Blomqvist)

瑞典反对食品短缺的母亲游行

似乎是出人意料般,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产生的影响首先在中立国瑞典感受到了。瑞典和其他北欧国家一道幸免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但却因为周遭的冲突,遭受了粮食短缺和一些其他的困难。

1914年,保守的瑞典政府开始组织国家的粮食供应时为时已晚。肉类、油类、牲畜、土豆和其他的农作物,以及皮革、衣服、鞋子等战时经济所需的一切,都出口到了德国,这也给瑞典商人和富农带来了可观的利润……

《作为理论家的斯大林(一)》

作者:托洛茨基

1、农夫在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平衡 

……斯大林同志出席马克思主义者—农业工作者代表会议——开辟了共产主义科学史上的新纪元。根据斯大林同志的讲话,我们必须重新审查我们的全部计划,并朝着斯大林同志所说的方向修改它们。斯大林同志的讲话给我们的工作以巨大的推动(波克罗夫斯在第16次代表大会上的发言)。

《作为理论家的斯大林(二)》

作者:托洛茨基

2、地租或是斯大林深化了恩格斯和马克思 

布哈林在其与“总书记处” 的斗争开始时声明,斯大林的主要野心是迫使别人承认他是“理论家”。布哈林对斯大林相当了解,一方面是他的共产主义基础知识,另一方面是这个觊觎的全部悲剧性。在马克思主义者—农业工作者的代表会议上,斯大林以理论家的身份发表讲话。除了其他许多东西之外,地租也在他的讲话中吃尽了苦头。

《作为理论家的斯大林(三)》

作者:托洛茨基

3、马克思主义的公式和无知者的无畏

在《资本论》的第1卷和第3卷之间还有第2卷。我们的理论家认为自己有责任对第2卷施加行政暴力。斯大林急需躲避对今天的强行集体化政策的批评。由于在经济物质条件中没有必须的理由,他就在权威的书中去找,而且每一次都命里注定找不对页码。

《共产党宣言九十周年》

作者:托洛茨基

图为原版《共产党宣言》

编者按:本文是托洛茨基在1937年为共产党宣言的南非文译本所作的序言。当时西班牙内战仍然最后胜负未分,但是,共产国际的机会主义路线已促使西班牙无产阶级从失败走向失败。而新的世界大战,由于传统工人政党的叛卖使工人阶级无法阻止资产阶级国家发动战争,而变得日益迫近。托氏在序言中指出宣言中哪些仍然有效,哪些须要随时代发展而要修订。本文译自Writings of Leon Trotsky, 1937-38,Pathfinder Press,new york,1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