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卡车司机罢工访谈

菲力普·阿尔科伊、基里尔·梅德维杰夫  著

赤心、素侠云雪  译

 

 

俄罗斯政府企图实施新的税收政策,叫做“Platon”,该税法向卡车司机征收每公里的费用。在这个行业里有80%是私人卡车或最多有两辆卡车的小车主,这个新的税收政策被看作是对他们的生活水平带来了威胁,甚至威胁到了他们的谋生手段。卡车司机为阻止Platon政策的实施,自十一月中旬以来一直在抗争。

我们就这场斗争的形势采访了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的反资本主义活动分子、阿尔卡季·科茨(Arkadiy Kots)乐队成员基里尔·梅德维杰夫(Kirill Medvedev)。

进行这次采访的是菲力普·阿尔科伊(Philippe Alcoy),该采访最初发表在不断革命网上,我们校订了文风和语法。

 

卡车司机是哪些人?

他们有相当不同的处境和生活水平。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大多数很难想象丢了这份工作怎么活下去,在某些情况正因为他们在该地区找不到其它工作。

但他们热爱这份工作,当然这份工作很苦,但仍然充满自由,所以他们带着自豪感认为自己是工人阶级中享有特权的部分。苏联解体后他们的处境相对稳定,所以他们对这份新的法案会反应如此强烈,这份法案摧毁了他们的物质条件和自我意识以及自豪感。

 

卡车司机得到其他工人和民众的支持吗?一份调查显示莫斯科有71%的民众支持他们。

我觉得多数人的支持很消极,独立工会的支持也是这样,这即是说,卡车司机们必须不仅去反对这一新的“Platon”的横征暴敛的制度,而且还要反对他们领域中的“灰色”交易地带,这一地带确实不透明,且处于劳动法规之外。

他们有组织新的司机工会的计划,因此如果他们打算在没有共产党和克里姆林宫的“帮手”的参与下独立自我组织工会,那也会是一个小的胜利。我认为激进左翼的一个任务就是要在这个过程中帮助他们。

这场运动最积极的一件事就是来自达吉斯坦共和国的司机非常活跃,他们与俄罗斯不同地方的人一起行动,这是国际斗争的重要例子,因为俄国的种族和宗教分歧一般非常强烈。许多政客(包括反对党)想借此做文章。

一些左翼和反对派团体支持司机,给他们燃料,食物,药物等待。我们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也去了他们的营地;我们的乐队的阿尔卡季·科茨在一个营地举办了音乐会,我们也在莫斯科派发我们的小册子,号召公众支持司机。

 

警察会镇压吗?我们了解到司机们处于严厉的监控和镇压之下。

许多前往莫斯科的卡车以各种借口遭到停运和阻拦,因为那里在组织一场示威。他们在莫斯科的营地受到不断的监视。有一些人被逮捕了(但几个小时后就释放了),电视台没有报道。政府官员说他们能作出一些小小的让步,但不会取消整个“Platon”系统。

 

他们如何组织这场斗争?

首先,他们利用自己的无线电系统进行协调(到哪里去,以及诸如此类的行动),但在政治层面上而言,他们现在选出了一些营地领导人(我说的是他们靠近莫斯科的营地),地区领导和演讲者。

他们通常不透露下一步的行动,因此总是有希望的,但有时你会觉得这只是在虚张声势,政府就是在等待最佳时机,希望司机们逐渐疲惫,最终散伙。如果本周没有任何激进性的改变,这种情况就会发生。

有一个存在了多年的司机工会,其领袖在这次运动中很活跃,试图成为它的发言人,但工会不够激进。它在结构上隶属于现体制。组织一个新的更激进的工会的想法在抗议者中相当普遍。

 

2015年12月

 

译自:http://www.leftvoice.org/Russian-Truck-Drivers-on-Strike

 

注:

[1] 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RSD)是俄罗斯一个托派政党,2011年时由俄罗斯社会主义者同盟—前进(第四国际俄罗斯支部)、社会主义抵抗(被工人国际委员会俄罗斯支部开除的组织)、革命工人党三个组织合并而成。现在第四国际的俄罗斯支部为俄罗斯社会主义运动内的第四国际成员集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