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轰炸叙利亚!——这次轰炸和帝国主义武装干预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左翼之声  著

素侠云雪  译

昨晚,美国、英国与法国对叙利亚发动了一百次突袭,以回应他们所声称的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一事。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正前往杜马(Douma)调查,表面上看阿萨德的武装在这里使用了化学武器。

对叙利亚的轰炸应被广泛谴责为帝国主义对外国领土的侵略。联合国多次提出要表达国际共识,从而为残暴的军事干预提供了合法性。然而这次甚至都没再使用这脆弱的外壳。美国、英国、法国武装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批准(表面上是因没有达成一致),就发动了联合空中打击。出于这个原因,俄罗斯、中国与伊朗谴责这次袭击违反了国际法。

现在应明白,这次轰炸或任何其他的军事干预都不会带来任何好处。这只会增加这场已经夺去五十多万人生命,并造成数百万人流离失所的战争的伤亡人数。

对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与叙利亚等地的军事干预已经表明,这些干预完全不是在培育“民主与进步”,炸弹和武器只会带来它们要制造的东西:死亡与毁灭。还有更多:对中东的军事干预还为伊斯兰国(ISIS)这样的极端伊斯兰力量的出现打开了大门。总体而言,仅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中,美国就扔下了超过11000枚炸弹。

此外,还应明白的是,特朗普政府毫不关心叙利亚人民的苦难,白宫关于突袭的理由充满着伪善。特朗普上台后执行的第一个行动是他的穆斯林禁令,禁止七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居民入境,而很多人是为了躲避专制政权(如阿萨德政权或像伊斯兰国这样的恐怖组织)的压迫。2018年开始到现在,仅有十一名叙利亚移民被允许迁到美国。

国会的多数“进步”议员都没有谴责这次袭击。很高兴能看到伯尼·桑德斯及其他一些进步议员用“帝国主义攻击”来称呼这次轰炸。相反,多数“进步”议员只是批评特朗普没有通过国会讨论就发动了空袭。2001年,在九一一事件后通过的《反恐怖主义军事武装使用授权法》(AUME),给了白宫一些受限制的余地以授权没有得到国会批准的军事行动。贝拉克·奥巴马共十九次使用AUME,以在古巴的关塔纳摩海湾,还有阿富汗、利比亚、也门及其他一些国家布署军事行动。

确实,并不只有美国、英国与法国等列强卷入了叙利亚战争。土耳其、俄罗斯、伊朗、沙特阿拉伯等也都以打击恐怖主义或打击阿萨德政权为名,直接或间接地给叙利亚制造破坏。

谴责美国轰炸叙利亚(及所有外国军事干涉)并不意味着支持巴沙尔·阿萨德。不管有没有使用化学武器,自2011年起义以来,阿萨德政权都在残酷镇压反对派力量。在上个月,阿萨德的武装在一周内就杀害了一千多人。

目前还不清楚此次干涉会不会导致叙利亚方面敌对行动的逐步升级,尤其是相互敌对的大国间会否通过地区盟友来采取行动。唐纳德·特朗普的“任务完成”声明似乎暗示这是一次“震慑性”打击。但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压倒性优势也是激化美国一方与俄、中一方紧张关系的另一个因素,这也有可能导致一场从叙利亚战争开始蔓延开的帝国主义战争。

得到全世界工人阶级支持的叙利亚人民必须决定自己的命运。无论美国、欧洲还是俄罗斯的炸弹,都不会终结阿萨德政权和伊斯兰国所带来的苦难与压迫。因此,我们必须谴责并组织起来反抗特朗普政权和所有外国势力对叙利亚的攻击。

2018年4月14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