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放开药价——医疗自由名义下的健康绑架

邢焕帆 著

 

中国政府已经决定在2015年6月1日取消大部分药品的政府定价,而改由市场决定。这次改革,大体是要重走一回上世纪90年代初的药价市场化路子不可。那时正值市场经济初立,社会上对市场经济的迷信很重,于是很快全面推行,不过药品和其他市场决定价格的商品一样,价格大大上涨,而且涨得还更厉害。

此次再次将药品推给市场,名义上自然一如既往会有各种替老百姓着想之辞,不过也只是说辞而已。这次作此改革才不会真是以百姓的利益为出发点,而有着执政者“开源节流”的考虑。我国现在经济不景气,经济增长速度在降低,政府财政压力也在加大。为此要节省财政开始,自然要首先从民生利益上下手,其次从国企私有化下手才好,不然其他的如行政经费、军费等都是硬骨头,为了执政大业,自然不会去动太多的。这种做法其实也就是国外已经在讲的“紧缩政策”。药品价格放开自然也主要为了财政和经济大局着想,小民利益在执政者眼里自然理当向“大局”让步。

那以前到现在医保推广期间政府对药价的限价政策应该算好制度么?老百姓还是感觉看病难啊,或许市场化一下,破除一些政府的垄断,多些竞争,药价自然会下降呢!其实,之前的很多药品的价格虽然被政府限制着,但生产企业仍然是以市场主体活动的,所以药品生产企业与医院间的灰色利益链条一直没中断,药品制造企业常常改给某种药物改一下名字,或再添一些别的成份,便可以以高价药的身份出现在医院里。总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市场基础下谋利最大化的路子总是可以找得通的。不过仍有大量药品由国家定价的情况下,对很多经济困难的人看病就医来说,多少有些帮助作用,在常用药中会有大量相对来说较廉价的药存在。

放开药价管制后,不排除有些药的价格会因竞争而价格下调的可能。但这不可能成为一种普遍状态。多数药品不像电子产品一样更新换代那么快,也自然不会像电子产品一样价格不断下降。之前对多数药品进行管制时医药企业规避固定定价的手段,现在等于获得了合法性。各种“迎合”市场的高价产品自然会成为药品企业争相创收的手段。还有是,扩大的市场竞争会加速企业重组(即促进垄断的形成),这自然也难免那些大集团操控几种药的生产,形成垄断价格了。

因而可以说将药品交给市场去决定是对一般老百姓就医冲击最大的一种方式,政府管制多数药品的方式次之。后者极不完善,不过多少可以提供一些基本的保障。不过在多交给误场一些还是多交给宏观调控一些,都不真正解决医药产业市场化的事实。如若想真的全面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非实行医疗免费制度不可。或许有人会说实行医疗免费制的国家多数面临药品短缺问题。不过要使药品短缺真成一个问题,只能有两种可能,要么某国经济实在太落后,连基本的现代医疗制度都无法建立;要么就是国家财政投入不足——毕竟在社会事业上投入过多是会损害资本的利益的。

看来稍绕一下,问题还是要涉及到社会根本制度的改变才行。我们可以设想真正的劳动民主制度下,劳动者会自己决定国家医疗事业的发展进程和财政投入力度。不过在社会根本制度不及改变时,争取群众对药品生产、销售和使用的监督就很重要了。不过我们国家群众对这方面的监督几乎就是零。再者,主流媒体喜欢把医患矛盾、药价太高等归结为医护人员的“医德”问题,其实也不过是在转移群众视线而已。多数医护人员同时饱受着业绩压力、承受医患矛盾、低收入等的压迫,虽自然有医德很高的人在坚持拒绝着各种潜规则,但多数医护人员其实也没多少机会享受那潜规则的红利。要想改变大局,光靠道德家的说教自然是不行的。要想有所改变,也需要从医护人员有阶级意识的自觉,有实际的阶级行动方可以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