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当前工运的几点意见

邢焕帆  著

 

自从2014年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环境的恶化,工人的抗争事件日渐增多,而且很多地区的工人都直接付诸罢工行动。但如果从工人抗争的广度和深度而言,则现在距离工运高潮还有不小的距离。

首先是工人抗争的次数显著增加,随着经济日渐萧条,实体经济不振,纺织、钢铁、煤炭、造船、服装等行业大量减产或倒闭,欠薪事件增加,老板大量跑路,国企大量裁员等,导致2015年中国罢工数量激增,据“中国劳工通讯”统计,2015年1月到11月大陆共发生罢工和集体抗议事件2354起,而2014年只有1379起。[1]而2011年有记录的劳工抗议只有185起。[2]由于目前抗争规模的扩大与经济状况的恶化密切相关,所以这不是什么“境外敌对势力”能轻易推动的,也不是相关部门能轻易压制下来的。工人集体抗争的规模和次数将随着经济状况的继续恶化而增加,当然,如果经济状况好转(不过短期内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也会逐步减少。至于目前的工人集体抗争会否导致体制的变革,则影响因素尚多,难以简单确定;如经济恶化程度,社会思潮变化、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等,都会对未来的前途发展产生作用。不过总的讲,集体抗争事件的增多使得中国工人阶级中有更多的人接受过斗争的洗礼,明白通过斗争来争取自己权益的重要性。这等于在为未来更深层次的工人抗争创造基础。而且,没有工人自发斗争一定程度的发展,是谈不上革命的共产主义思想与工人运动相结合的。

其次,目前工人阶级的集体抗争以经济性抗争为主,抗争工人的阶级意识有所提高,工会意识在逐步形成。目前大陆工人的集体抗争以争取经济目标为主,如加薪、补发欠薪、争取社保、争取关厂补贴、争取国企改制补贴、合同工或派遣工争取“转正”等,几乎不见有政治性罢工发生。争取政治民主、生态保护、女权等的斗争与工人的这些斗争还在不同的轨道上进行着。

这种情况是当前工人运动尚属于起步阶段的表现,但工会意识的逐步发展会为政治意识的发展创造条件。大陆的工会体系沿自官僚社会主义时期的一套党属工会体系,除中华全国总工会(简称全总)外,不允许有其他工会生存的空间,全国所有的工会都必须全总的体系当中。而由于全总本身的官僚化,又使得国内很多企业内根本就没有工会,有些流动性较强的工种也存在建工会难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工会意识的表现便是争取在没有工会的地方建立工会(但并不是说要脱离全总),或者在有工会的地方同工会的官僚化作斗争,要求民主重选工会。其中最著名的是南海本田罢工后工人们成功地改选了工会。不过这种改选后的工会在当前大陆的工会制度下,能否民主动作,仍会面临很大的考验。

不过即使就这点来看,国内整体上也还不平衡,大体上经济发达地区工人更多地会有这方面意识,而落后地区则反抗相对较少。政府则对于任何可能体现工人自主的活动,或是会脱离政府管控的活动都持高度警惕,这也使得哪怕是为建立工会而进行的斗争都往往显得异常艰难。还有是由于全总的缺位,使得很多本该由工会完成的社会职能,是由NGO(非政府组织)来完成的,很多抗争工人最初的法律知识、权利意识和阶级意识等,也都来自于劳工NGO,但NGO毕竟与工会不同,它不是严格意识的工人组织,而是一种外在于工人生产生活的支援与服务组织。有些NGO明确向工人宣传改良主义的理念,这一点我们自然是反对的。但工人运动要真正的向前发展,则非要普及起工会来才可以,否则工人无法完成最基本的动员,无法有最基本的阶级团结。

第三,当前的抗争工人的自觉意识尚未有明显提升,革命领导力量仍然缺乏。自觉意识,即认识到只有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建立工人阶级掌权的社会,才能真正赢得工人的解放。这意味着不去相信资产阶级民主派和自由派那种认为只要实现民主了,有政治自由了,工人就会得到解放的话语。这种自觉意识也意味着不以自己所在行业、职级、故乡等为主要考量,而是考虑整个阶级的命运。

在中国大陆,促进工人阶级自觉革命意识发展的工作,即培养共产主义工人革命者的工作,并不会比其他国家和地区容易很多,因为大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的现实和官方马克思主义体系长期以来对思想的钳制,已经严重败坏了共产主义思想的声誉,这让很多人自觉地排斥共产主义的语言系统。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当前的革命左翼力量又非常弱小,像革命共产主义尚且不成为一种社会思潮。各类毛主义左翼力量也小,真正革命的毛左翼又在其中又是少数,而且很多毛主义左翼仍与国家主义者有着暧昧关系,借此行其改良主义之实。加之目前占大陆激进左翼主流的还是毛主义左翼,他们多多少少仍沿续了传统斯大林主义—毛主义的一套理论体系和工作方法,如阶段革命论,内部缺乏民主,“统战”等。加之多数革命左翼与工人群众的抗争并没有实质的联系,有些毛主义者下厂活动,但这更主要是去主动创造运动,而非与运动结合,有时还难免因过度的地下活动而使束缚自己扩大活动的机会。

之所以写以上三点,是为了探讨革命共产主义者应该在这样的局势中做些什么。工人阶级的自发抗争不是革命左翼能简单发动起来的,有组织、有领导的斗争,事实上就已经不算单纯的自发斗争了。况且革命左翼力量如此弱小,无法起到发动大规模工人运动的作用。当然,道义或经济上的支援自然是能有则有。与之相关,工会的发展自然也是任何政治力量所无法彻底阻挠的,但在目前工人阶级斗争的水平上,打出建立赤色工会、团结工会的口号显然不合时宜,容易成为被打压的目标。在工会上,提出建立“工人自已的工会”、“民主的工会”的过渡口号与任务,可能更易于为一般工人所接受,且小许多安全风险,而将来自然是向能建立独立工会而过渡的。而就革命共产主义者一方说,固然如果有斗争实践机会,不应轻易放弃这学习的机会,但目前这自然不能作为主要任务。共产主义者的任务应该是促进工人阶级革命意识的发展,促进工人阶级自觉意识的成长,这首先在于在工人阶级的积极分子中,能有更多的人接受革命共产主义的思想,要做到这点,目前的共产主义青年首先要能培养起传播革命共产主义理念的能力来,能够去准确辨别评论时事,能够分清各种机会主义的错误所在,能够培养起共产主义革命者的人生观来。当然,在这里提出这点并不是要让人一直保持在学习状态中不变,此事也没有一个恒定标准,说我们学到怎样的水平了,就要介入实际斗争,就要领导工人阶级了。介入与否,何时介入,怎样介入在于革命共产主义者能否把握时代机遇;领导与否,则更在于能否形成强大的先锋力量了,这自然更是后话,现在首先要为未来可能会出现的各种事情做准备,才好去迎接社会主义工人运动。

 

2016年2月

 

注释:

[1]http://www.oushinet.com/news/china/fmsc/20151218/215650.html

[2]http://www.laodongfa.com/Item/Show.asp?m=116&d=80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