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朝鲜危机的声明——第四国际执行局

心左 译

赤心 校

编者按:此声明分析了当前美国重夺东亚主导权所带来的局势紧张,并坚决反对美国以任何理由侵略朝鲜,也反对朝鲜以先发制人的手段打击韩国、日本甚至美国。此声明还指出了朝鲜政权的反动性,它没有能力去发起民众反战运动以应对帝国主义威胁,而是走上了推动核军备竞赛的路子。因而此声明号召为核裁军与彻底废除核武的事业而奋斗。

这篇声明由第四国际执行局于2017年10月15日通过。


I.在目前朝鲜危机爆发前,中日美之间在东亚的政治军事局势已高度紧张。华盛顿/平壤之间的冲突已升级,胜过多年来的冲突,并对该地区造成深远影响。它们增加了军事化的动力,煽动民族主义右翼势力和政权(主要在日本),降低新任韩国总统的自主外交能力,使反军国主义和争取和平的草根运动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美帝国主义已经能够重夺东亚的主动权以对抗中国。因此它正在向该地区的各个国家传递信息。尤其它提醒马尼拉,联盟没有像换衣服那样改变,与此同时,五角大楼依据之前的协议,在菲律宾军队同马拉维的圣战集团的冲突中向菲方提供多方面的支持。

三个大国(美国,中国,俄罗斯)与朝鲜危机息息相关,这场危机也给核军备竞赛带来新的推动。美帝国主义申明它的意图是在世界这个部分重建霸权。

II.对这种危机状态,美国要承担历史性和一贯的重大责任。朝鲜战争(1950-1953)最初目的在于粉碎朝鲜人民运动,反击毛主义的中国。美国拒绝签署和平协议,借此不断威胁要重夺朝鲜。当冻结朝鲜核武计划的协议在平壤签署时,华盛顿拒绝遵守它们。

从网络战争到经济制裁和与首尔共同举行的军事演习,华盛顿推行了一项针对朝鲜的咄咄逼人的政策。

特朗普的危言耸听的声明使得局势越来越紧张。在联合国,他甚至威胁要“彻底摧毁”朝鲜。这里面的文章肯定不仅仅是这位总统所特有的放纵性语言。朝鲜危机正在帮助美国军队要求显著增加预算。目的不仅要重建美国在东亚的霸权。作为既定的强国,美国也希望阻止中国新型大国的崛起。华盛顿/平壤的冲突具有全球维度。

III.金正恩的政策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这个国家确实处于威胁之中,朝鲜政府也确实想要防范这种威胁。目睹了萨达姆·侯赛因或卡扎菲的下场,它得出结论,只有拥有作战核武器才能保证它的存活。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它已成为刺激永不停歇的军事化起伏和核扩散的活动因子。

平壤本可以选择另一个政策:响应韩国新总统文在寅的对话要求;在国际层面反对美国外交;依靠日本或韩国大众的和平情感,依靠存在于亚洲的各种反军国主义和反核运动;这样就能避免遭华盛顿孤立。

相反,金正恩选择平壤与华盛顿对抗以及实力较量的政策。这个选择造成了它自身的孤立,使得它需要调用越来越多的物资以便给军备计划提供资金,付出牺牲的是朝鲜的劳动人民。

这些政治选择源自于朝鲜政权的本质:高度镇压,排外的民族主义、王朝世袭式的专政。它的外交政策反映了它的国内政策。这个政权很难设想国家外交斗争,或是向大众团结运动求助。

IV.专业人士担心“挑衅”和“反挑衅”的升级会导致多多少少受控的真正战争行为,大国将卷入其中。然而,由于一些未知事件,局势的演变很难预测。

特朗普受到足够多的支持来将他的政策执行到当前的紧张程度。但在美国,资产阶级的重要部分也似乎赞成促成缓和的外交行动。明天会需要什么政策?

朝鲜政权已经显示出超出华盛顿预期的适应力,但是它能承受得住压力,尤其是新一轮制裁的经济胁迫吗?

在中国对平壤的影响已非常弱的情况下,中国领导人愿意在重夺在东亚的主动权吗?

无论如何,形势已经非常关键,进步力量必须在这个议题上动员起来。

V.迫切需要阻止紧张的升级,要开始和缓。华盛顿必须结束威胁和军事行动,包括美韩的海军演习。平壤必须暂缓核试验和导弹发射。必须开始对话以确保继续缓和局势。

VI.反战运动的责任重大。从韩国到巴基斯坦,亚洲的运动奋战在第一线,但它们需要来自世界其它地方的兄弟组织的支援。朝鲜危机必须放在所有人的议事日程上。

上述情况也特别适用于争取废除核武器的斗争。军备竞赛正在恢复。例如,中国部署了战略核潜艇舰队来回应安装在韩国的萨德反导弹系统,不像俄国,中国原来没有拥有过这样的核潜艇部队。核不扩散条约是一个失败。可供替代的选择很简单:要么进行核裁军,要么再次使用核武器,就像1945年用核武器来打击广岛和长崎的居民,以及1950-1953年朝鲜战争期间五角大楼设想再次动用核武一样。

在122个国家的倡议下,联合国通过了禁止核武器条约,这表明这场斗争能够发动,就像诺贝尔奖被授予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一样。

反对核武器的“常态化”。拒绝使用这些武器的大规模预防性政治行动必须对抗基于这样的意识发展,必须所有设想使用它们的国家。

一些国家的激进左翼势力,包括来自第四国际的力量,已经深入到核裁军运动中(印度,巴基斯坦,日本,菲律宾和其它地方)。增强这些运动必定是一切进步力量的紧急任务。

阿姆斯特丹

2017年10月15日


译自《国际观点》2017年十月号,总第513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