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马克思200周年诞辰纪念日之际

江沿

1818年5月5日,在普鲁士的特里尔,一颗生来将要改变世界的灵魂诞生了。

 

在短短65年的人生中,他和他一生的战友恩格斯一起,从一个革命民主主义者成长为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结合英法的政治经济学、德国的古典哲学、英国的空想社会主义和其他先进的社会科学理论,结合十九世纪现实的工人运动实践,创立了当今无产阶级革命和人类解放的唯一科学的理论: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认为,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成为了生产力发展的桎梏,阻碍了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随之而来的周期性生产过剩的危机,也在毁灭着劳动人民和自然环境的生存发展空间。而这一阻碍,最终将随着社会革命的到来而被炸碎。不过人类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革命实践也时刻警醒着我们:摆在我们面前的,“不是社会主义,就是野蛮状态”(德国革命家罗莎·卢森堡语)。社会主义革命要取得胜利需要劳动人民自觉的革命行动,而不能静待社会进化。马克思和他的思想深刻地改变了世界,他思想的后继者在全世界各个角落同剥削制度作着永不停歇的战斗。在1917年,随着阿芙乐尔号的一声炮响,建立起了世界上第一个工农革命政权。在1921年,中国的一批马克思主义者建立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中国革命便焕然一新了”,并在这个党的领导下,建立起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具有工农性质的政权。但在1927年之后,随着党的日趋官僚化,党便不再代表普通工农的利益,而是代表了凌驾于工农之上的党官僚的权益,于是这个1949年建立的政权就具有了“工人国家”和“官僚主义”双重性质,被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称为官僚工人国家。在官僚工人国家早已被官僚集团亲手颠覆、瓦解的今天,中国的工人运动更需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中国未来无产阶级政权的建立,更需要马克思主义作为我们运动的指南针。

要纪念马克思,就要明白马克思是个什么样的人。

马克思首先是一位革命家。早在他读大学的时候,他就认真研究被当时的普鲁士专制政权所禁止的黑格尔哲学和费尔巴哈哲学的革命方面,即关于世界是不断运动的,不断变化发展的——可就是这么一个真理,却为当时企图“长期执政”的普鲁士政权所恐惧。他积极参加大学生的思想沙龙,积极接触各种社会思想,并结合自己的亲身实践,选择了与专制制度进行斗争的革命民主主义。在1842年,马克思写下了著名的《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猛烈抨击专制政权对新闻自由、写作自由这一重要的政治自由的破坏,极力追求新闻自由,追求自由与民主,马克思写到:「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马克思说的棒极了。可谁能想到,即便是在200年后的今天,仍然有些御用学者打着所谓“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旗号来给普鲁士的专制制度擦屁股呢?

在1847年,马克思和他的战友恩格斯一起参加了巴黎当时的“正义者同盟”,这是侨居在法国的德国政治流亡者、工人和手工业者建立的国际性的秘密革命组织,在马克思恩格斯的积极影响下,正义者同盟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同盟的口号也由原先的“人人皆兄弟”,更改为如今每一位觉悟工人都熟悉、都了解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而这一口号,直到今天,还为全世界的统治阶级所惧怕。共产主义者同盟是世界上第一个以科学社会主义为指导的无产阶级政党,它的成立,大大推动了革命运动和工人运动的发展。1848年,革命的烽火席卷西欧,为反对君主专制主义而进行的斗争一浪高过一浪。西欧的革命工人被卷入了进来,马克思和恩格斯也极力支持欧陆革命,他们不仅提供物质上的援助,更在《新莱茵报》上积极宣传革命思想。尽管欧洲的平民和资产者尽全力反对君主政体,军队却仍掌握在君主手中,革命遭到了失败,马克思和恩格斯遭到了迫害,专制制度获得了暂时的胜利。在被法国和普鲁士政府下了驱逐令后,马克思被迫来到伦敦——这一十九世纪资本主义的中心,从事政治经济学的研究。

在马克思接下来的数十年人生中,马克思展现了他作为卓越的理论家的一面:他刻苦钻研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在唯物主义的辩证方法指导下(即观念的东西无非是现实的事物在人脑中加以改造的产物、从抽象的范畴到具体的范畴的方法等等),对这一学问进行无产阶级的批判和研究。终于在1867年,写下了马克思的光辉、不朽著作《资本论》第一卷。在这部巨著中,马克思系统地阐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创立了科学的剩余价值理论,揭示了利润的源泉(即雇佣工人的无偿劳动),从此宣告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立。无产阶级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行的改造,从此有了科学的理论的指导。《资本论》的问世,曾让资产阶级经济学界企图通过“沉默”来抹杀,但在广大工人阶级的坚决支持下,资产阶级的这一丑恶阴谋破产了。恩格斯称这本著作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即便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资本论》仍然有巨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值得每一位真正愿意投身无产阶级解放运动的人认真研读。

即便是在从事艰难而枯燥的理论研究的时期,马克思仍然坚决投身工人运动,为工人运动出谋划策。马克思从未像如今的中国一些左翼一样,执拗于书本,而是将实践和理论相结合,在实践中发展理论。

1864年,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积极倡导下,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诞生了。所谓“国际工人协会”,就是指工人运动的国际团结,就是指全世界工人阶级的团结。马克思主义向来主张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原则,反对任何形式的民族主义。随着资本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取得胜利、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全世界范围内占据主导地位,资产阶级已经事实上团结了起来,已经在全面反对无产阶级的斗争这一重大政治斗争面前团结了起来:在十月革命刚刚胜利之后,他们就联合起来发动了帝国主义干涉战争;在德国法西斯发动闪电战,入侵波兰的时候,英美法帝国主义分子还企图通过绥靖政策,将战火引向当时唯一存在的官僚工人国家苏联;在第二次中国革命(1925~1927)蓬勃发展的时候,全世界帝国主义者都支持国民党反动头子蒋介石和汪精卫,支持他们对革命工农的屠杀。而历史也同样证明了无产阶级国际团结的必要性:在全世界工农运动的积极支持下,俄国工人阶级保住了政权,在这一可歌可泣的斗争中,我们中国工农(特别是旅俄华工)也组建了武装部队,帮助红军打跑白卫军;在西班牙内战的艰难时期,全世界优秀分子和觉悟工人积极援助西班牙共和政权,组成了壮丽的“国际纵队”,共同抗击佛朗哥极右势力。

马克思主义的国际主义战略遭受了严重的污蔑,特别是在官僚夺取工人阶级领导权的苏联。苏联官僚层为了自己的“民族本位利益”和物质特权,不惜出卖英国、德国、中国、西班牙等国工人阶级的利益。托洛茨基为捍卫这一原则做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碍于篇幅,这里先不赘述。

马克思虽然并不出身于工人阶级(在那个年代,这种大知识分子一般依附于统治阶级),但是他背叛了自己的阶级,投入了无产阶级的怀抱。他对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痛恨入骨,这一点从他坚定革命立场的那一刻起就伴随终身。马克思曾将自己所反对的人怒斥为“资产阶级”。他是这样一个坚定的革命家,以至于马克思在生前遭到了全世界资本主义和剥削制度的驱逐,遭到了全世界资产阶级及其反动文人的污蔑。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仍然是全世界剥削阶级敌人所害怕的“幽灵”。以至于在东方某个国家,某些人除了为了保障自己政权来源的合法性,为了欺骗群众,不得不总打着马克思主义的“皮“,来行资本主义的“实”。

对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一些内容的简单阐述就先到此为止。下面我们简单说一说为什么要纪念马克思200周年的诞辰。

首先,可能有人会说(当然是开玩笑地说):我们中国人喜欢讨个好彩头,200年是良辰吉日。

我们讲,这种想法虽然很正常,但是很唯心主义。不过在这个回答上上纲上线也没什么意思。

我们纪念这个日子,无非是要唤醒人们对马克思的怀念。马克思是一位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将自己短暂而辉煌的一生都献给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解放。他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和资产阶级做斗争、帮助无产阶级革命上。马克思也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早在鸦片战争时期,马克思就痛斥英国殖民政府对中国人民的压迫,反对他们将鸦片输送到中国的行为。马克思积极关注中国的民主革命,热情地赞扬中国人民起来反抗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清政府的革命斗争,颂扬中国人民的革命勇气。

纪念这个日子,是在鼓舞人们学习真正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之日算起,已经有170多年了,马克思主义在俄国,取得了突破和发展,诞生了列宁主义。这一理论主张建立一个毫不动摇的马克思主义革命政党,主张建立工农革命联合阵线,主张在帝国主义时期一些新的革命原则和方法等等。但是苏联建立后,随着觉悟工人的不断损失,官僚层篡夺了工人阶级的领导权,同时也将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列宁主义的解释权收归己有,并加以歪曲,形成了斯大林主义。这一主义在中国的变种、继续、发展即是毛主义。这两种思想(特别是后者),尽管在一定时期镇压剥削阶级反抗,压制有产阶级复辟,并维持生产资料的国家所有和计划经济,但同时拒绝把政治权力交给工农大众,甚至严厉压制工农的反抗和独立批评的声音,所以其仍然代表了官僚阶层的利益,是党官僚集体思想的产物,与觉悟工农必然发生矛盾。我们纪念马克思,学习革命马克思主义,要在理论上和机会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及其变种做斗争,坚持革命运动的正确方向。

在目前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运动仍然是低潮,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的结合还相当困难。我国革命仍处于艰难的准备阶段。在这一阶段,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提高自己的政治能力,向青年、学生和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提高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领导能力。俄国的无产阶级革命经历了从劳动解放社到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到布尔什维克党的艰难历程。中国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仍然任重而道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