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后,危机进一步深化

伊娃·玛利亚  著

田七  译

伊娃·玛利亚(Eva María)描述了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引发的对决的进展,并解释了要想了解危机的根源所必须掌握的背景。

2017年10月6日


 

西班牙政府对加泰罗尼亚群众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的攻击,令它所谓的民主制度显得讽刺。

10月5日,西班牙宪法法院暂时取消了加泰罗尼亚议会在下周二举行会议的计划,在会上加泰罗尼亚的议员们将安排辩论以决定是否宣布从西班牙独立。这一计划是10月1日公投的延伸,据统计,这次公投共有90%的投票者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

“我们必须利用公投的结果”,加泰罗尼亚政府主席卡利斯·普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在星期日的公投结束后宣布:“我们必须把公投结果交予议会(表决)。”

仅仅是由于这一则民主的简洁声明,普德蒙特如今面临被西班牙中央政府逮捕的迫切威胁。

– – – – – – – – – – – – – – – –

对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群起攻之是流氓之徒的政治虚伪性之充分展现。

在派出15000名防暴警察——他们都是可恶的国民警卫队成员——到达加泰罗尼亚地区后,在公投的准备阶段乃至公投进行时,这些防爆警察撕毁了公投的宣传海报,逮捕了公职人员,破坏计票工作并且攻击投票站,政治保守的人民党成员,同时也是保守派的马里亚诺·拉霍伊首相粗暴地要求“回到法制轨道”。近900名加泰罗尼亚人在投票日被打伤。10月1日发生的镇压活动,创下了自20世纪70年代佛朗哥的法西斯政权倒台以来最残暴的记录。

很明显,要想真正迈出“回到法制轨道”的第一步,西班牙政府首先必须从加泰罗尼亚领土上撤走所有国民警卫队人员,撤回它对加泰罗尼亚议会的禁令,并且尊重投票支持独立的人们的意愿。

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欧盟执行机构)副主席法兰斯·蒂莫曼斯(Frans Timmermans)支持拉霍伊的立场。他宣称“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的做法无视国家法律”。

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在电视上谴责加泰罗尼亚人——即便是当他们饱受警察骚扰之时——蔑视国家权威,他还要求要求保持国家的“团结与统一”。菲利普忘记提及他之所以还能当国王,那全赖法西斯独裁者弗朗西科·佛朗哥恢复了在20世纪30年代就被群众起义推翻了的君主政体。

然而,这些伪善者之最莫过于已经完全新自由主义化的加泰罗尼亚社会党。它和中间偏左的西班牙工人社会党(PSOE)结成紧密联盟,后者在后佛朗哥时代的大多数年份中是西班牙的执政党。

该党抱怨道宪法法院习惯于暂停加泰罗尼亚议会。它荒谬地声称召开一场由合法程序产生的议会所进行的对话将会导致“非法地破坏加泰罗尼亚的宪法联盟。”

作为对上述事件的回应,加泰罗尼亚工会,社会组织和政党在10月3日发动了总罢工,以此表明拉霍伊的政治手腕只会坚定独立运动的斗争决心,并把当前西班牙的局面推向白热化。最积极参与罢工的工种有教师、医生和公共部门的职员。

加泰罗尼亚总罢工期间的游行

10月3日的抗议活动所引发的问题不仅仅是反对镇压。正如加泰罗尼亚社会主义者还卢克·萨莱亚斯(Luc Salellas)在最近与《雅各宾杂志》的访谈中所讲:“(总罢工)还由很多共和色彩的议题。有部分人希望加泰罗尼亚政府能够宣布加泰罗尼亚共和国的成立。我希望今天如此规模的罢工和示威可以加速这一进程。”

在加泰罗尼亚地区之外的若干个西班牙城市,如马德里和布尔戈斯,也爆发了大规模的团结一致的示威以支持加泰罗尼亚人的自决权。这表明西班牙人民的意志并不和西班牙国家机器的意志相一致。

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中发生的上述反压迫斗争,绝非是冲突孤案。它们都是源于欧盟内部正在发展的社会两极分化。这种两极分化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例如发生在希腊的持续数年的群众性罢工和反紧缩斗争;脱欧公投和左翼立场的科尔宾在英国政坛的崛起;以及令人意外的极右翼的德国替代党(AfD: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的崛起,它在德国国会选举中获得了13%的选票;在此仅列举以上几个例子。

– – – – – – – – – – – – – – – –

那么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的背景是什么?

就最直观的感受而言,在10月1日的前几周里,正当西班牙政府试图取消公投的合法性而主流媒体也在营造一种恐怖气氛时,就有很多加泰罗尼亚人加入自下而上地组织起来的运动。

在这些行动中,最负盛名的当属保卫公投委员会,它汇聚了数以百计的人来共同讨论和策划如何应对马里亚诺·拉霍伊的威胁。

加泰罗尼亚中央政府的空前行动说服了许多民众,让他们意识到投票支持独立并不仅仅意味着要脱落西班牙,这场独立公投已经成为一次履行基本的民主权利、抵抗西班牙国家机器践踏民众合法权益的抉择。

毋庸置疑的,在这过去的一周里,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的政局被永远地改变了。左翼力量是支持独立的,例如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在推动和影响事态向前发展上都处于积极主动的地位。

但是局势的下一步会如何发展主要取决于在加泰罗尼亚的建国事业中群众的哪些成分会参与进来,也取决于运动中左翼势力和右翼势力的竞争。

当前的运动深深地植根于加泰罗尼亚的历史,数世纪以来它和马德里的中央政府的关系就不太友好。近代,当1898年西班牙遭受了一连串军事失败后,双方的紧张态势急剧上升。统治阶级丧失了所拥有的大部分殖民地,同时大多数民众陷入了毁灭性的贫困境地。

在这一时期,西班牙政府打压加泰罗尼亚人的政治机构、文化和语言。在1939至1975年的弗朗哥的法西斯独裁也只是进一步强化国家机器的常态化打压。加泰罗尼亚语甚至不被认可为加泰罗尼亚当地的官方语言。教科书的印刷被西班牙当局把持,历史教材基于弗朗哥主义的极端保守的意识形态而被改写。

在经济上,该地区遭受的苦难尤为严重。在新近巩固起来的马德里法西斯主义独裁政权眼里,巴塞罗那人民——1936年他们在社会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的领导下奋起抗击佛朗哥的势力,直到他们最终被击败,并被弗朗哥的势力屠杀——必须尝些苦头。

1975年弗朗哥的死亡开始了由传统政党的高层主导的从独裁政权往自由主义民主制度的过渡,其中的标志性事件是1978年宪法的签署。这一政治过渡的内容包括一项主流政客之间的“沉默条款”:同意不对内战时期和佛朗哥统治时期的任何事件展开调查。

在过去的40年里,对于西班牙统治阶级来说抹去所有关于佛朗哥时代的历史记忆是优先处理的政治任务。对于那段时期的历史事件,我们仍不得不通过阅读英文或法文著作,或是阅读小说去了解。由于整个西班牙都并入了欧盟—但这一国家创伤还没有得到治疗——社会底层所领导的运动必须恢复西班牙最黑暗时期的历史真相,并以此作为推动实现真正的民主社会的前提之一。

所谓正因独裁政权的存在而使得一些问题悬而未决的说法并非一种抽象的或是死死抱住过去不放的抱怨。

正是那些投身于佛朗哥政权的政客创办了马里亚诺·拉霍伊领导的依附新自由主义的保守政党——人民党(Popular Party,简称PP),它在过去六年时间里都是西班牙的执政党。人民党在1998至2004年之间引入了完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

人民党是粉碎任何力图扭转西班牙(新自由主义)国策的努力的急先锋。西班牙工人社会党(PSOE)在接替人民党成为执政党后,也迅速抛弃了它的社会主义过去,转型为自佛朗哥死后除人民党以外的另一个新自由主义政党。

– – – – – – – – – – – – – – – –

加泰罗尼亚这段黑暗沉重的历史,加上日益深化的西班牙乃至全欧的经济危机,正成为激发加泰罗尼亚人思考该地区完全臣服于西班牙的处境的主要因素。

自2005年以来,数届加泰罗尼亚政府都有向西班牙中央政府提议把西班牙政体改造为联邦制,并让加泰罗尼亚独立。人民党和工人社会党都否决了这些提案。

然而,这些尝试都是由高高在上的加泰罗尼亚资产阶级政党发起的,并没有来自社会底层的有组织的支持。

这些政党同样表明自己无力回应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以来所产生的严重经济问题。2009年,由于如能源、电力等的公共部门被出卖给私人资本,青年一代的失业率超过了50%,数以百万计的人丧失了偿债能力。

虽说这一情形永远不会比得上希腊的惨状,但西班牙毕竟是欧盟的第四大经济体。而当富人继续变得越来越富裕时,官方公布的失业率依然超过17%。

在2011年,西班牙的年轻人走上广场,盘踞在那里以抗议真正的民主权利的缺失,以及他们所说的“由银行家和腐败分子主导的独裁制度”。这些抗议以他们的参与者的名字著称:“愤怒者”运动。

受到早些年“阿拉伯之春”的起义运动的启发,占据公共场所的策略于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在全欧推广开来,还以“占领运动”的形式影响到美国。

在经过最初数月的升温后,这种运动并未能持续地发挥动员作用,但它对依旧左翼产生影响。

2012年,人民团结候选人党——唯一的支持独立的真正左翼政党——首次在加泰罗尼亚议会中获得若干席位。保卫移民和公共医疗卫生服务、并反对驱逐难民。2014年崭露头角的左翼我们能党凝聚了分散的地区组织,并以此为基础。不到一年时间,它就成为了西班牙第三大政党。

因此,支持独立公投的动员行动和对暴力镇压的公开反抗,只不过是正在西班牙国内发生的社会两极分化的最近表现。

这些运动的走向是继续向左转还是被传统政党势力把控,尚未可知。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加泰罗尼亚人民不能被孤立起来,陷入孤军苦战的境地。这正如革命社会主义组织反资本主义者在公投后所写的那样:

日趋明晰的是,只有在促进超越1978年政权的立宪进程的前提下,代表全西班牙工人阶级利益的政治计划才能够成为可能……当前的紧迫任务是发起一场民主运动,以捍卫加泰罗尼亚人民的决定的合法性,并且直面人民党的反动攻势。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才可能够凝聚起占社会大多数的政治力量来推行现政权所不能推行的政策:没有镇压的平等对话。

 

感谢托德·克雷蒂安(Todd Chretien)对本文的贡献。

译自《社会主义工人报》

https://socialistworker.org/2017/10/06/the-crisis-deepens-after-catalonias-vo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