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员起来对抗美国极右派

史蒂夫·泽维尔(Steve Xavier)著

土日兀  译

季耶  校


极右团体“骄傲男孩”的领袖加文.麦克内斯(Gavin McInnes,照片中央)在2017年纽约一场示威中。(摄影Susan Watts / 出处Getty Images)

1月19日,在全美国包括波士顿和奥兰多等多个城市都报称有争取女权活动【1】受到极右分子威胁和恐吓。另有消息指,极右团体“骄傲男孩”(Proud Boys)以及与其结盟的右翼组织袭击世界产业工人联合会(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简称IWW)在俄勒冈波特兰(Portland)的集会以及民主社会主义者党(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简称DSA)在同一城市举行的会议。去年(2018)9月27日,骄傲男孩袭击民主社会主义者党在肯塔基州路易维尔(Louisville)举行的社群活动,向参加者施放胡椒喷雾。

同样,在1月19日,一群白人天主教中学生,参加完反女性的“维护生命”(March for Life)游行后,对一名刚参加完原住民族游行的原住民越战老兵报以嘲弄。头戴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帽子的学生喊着“筑起围墙!”的口号,属奥马哈族的内森·菲利普斯(Nathan Phillips)唱着歌、敲着鼓,试图安抚学生。菲利普曾经在立岩地区参与保护水源的运动。 


此等流氓行为是受到特朗普反对移民、穆斯林和受压迫群体的论述所驱动的种族主义和排外氛围的鼓励。因着特朗普的攻击,极右人士感到受到认可并获得能量。

动员起来反制极右派

大规模的联合阵线反制动员(Mass united-front counter-mobilizations)是我们如今对抗法西斯和右翼攻击的主要武器。

去年(2018年)11月28日,大约20—25右翼分子在费城独立广场(Independence Mall)集会,遇上了精神饱满的600名反制示威者。由于反制集会是公开召集的,某些极右“民兵”组织和“骄傲男孩”都选择不出席集会;他们就是害怕反对者大规模示威。自此以后,右翼团体之间的纷争使进一步它们分化并互相指责。

大规模的联合行动能够帮助工人和受压迫者感受到自身的潜在力量——既在街头,也在生产单位和职场中。少数人街头的单打独斗无法给予这些教益。相反,它们只会误导人们以为小团体可以取代广大工人和受压迫者的行动。大规模行动不但是建立有效的反法西斯运动方法的一部份,也是建立工人阶级为未来阶级战斗所需的信心和组织能力的方法。

自我防卫与体力

社会主义者也支持工人阶级和受压迫者自我防卫的权利。托洛茨基在《过渡纲领》中写道:

反法西斯主义的斗争并不是在自由派的编辑室中,而是在工厂中发动,并且在街道上结束。工厂中的罢工破坏队和私家配枪打手是法西斯军队的基本核心。罢工纠察队(strike pickets)则是无产阶级军队的基本核心。这便是我们的出发点。我们必须连系着每一个罢工和街头示威,宣传建立工人自卫队(workers’ groups for self-defense)的必要。必须把这个口号写在工会革命派的纲领上面去。【2】

近期对受压迫群体的攻击,包括在匹兹堡生命树犹太会堂(Tree of Life Synagogue)发生的连环枪击案【3】,为社会主义者介绍由工会和其它劳工组织建立、反击右翼攻击的工人自卫队提供一个机会。但我们也知道你不能过于超前于群众,以致脱离群众。

这最终是个政治问题。如何向劳动人民介绍这些思想观念,使先进工人具有反法西斯的视野?无论我们是在处理反对法西斯分子还是反对破坏罢工者的自卫问题,我们都应该解释用集体方式组织自卫队的重要性,以这种方式来讨论这些想法,这些自卫行动应以集体形式进行,而非以少数人单打独斗来完成。

仅凭少数人的肉体力量反对法西斯主义的一个问题是它以战术回应战略问题。以我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在得克萨斯州南部反对三K党和法西斯的经验看,这种做法有其限制。我们对法西斯动员和攻击需要一种能给予教训的回应,这些动员和攻击可以传授经验教训,推动劳动人民的斗争和意识。

防范集会免于袭击

在20世纪70年代,反动分子以及极左的美国毛派对社会主义者和反战的集会和示威发动肉体上的袭击,对言论自由构成严重威胁。很多时候,运动采取有效步骤建立联合阵线式的自卫队(united-front defense guards),去保护演讲者的论坛与会议免受骚扰与暴力。

今天,极右分子正在展示同样的恶棍所为。正如上述,“骄傲男孩”在肯塔基、俄勒冈和其它地方袭击政治集会。我们对于民主社会主义者党、世界产业工人联合会等左派团体必须予以无条件支持,让他们集会时免受威胁和恐吓。建立联合阵线式的自卫队,并呼吁工人运动一起保卫集会是适当的。如果极右分子能成功让左翼团体的集会停止举行,工会会议和罢工纠察线将会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

社会主义者透过号召以联合阵线方式保卫世界产业工人联合会和民主社会主义者党的集会或其它集会,以行动彰显我们的政治原则。我们的保卫是无条件的,并不基于组织之间任何先决的政治协议,但这种无条件的保卫行动其教训是深刻的。例如,如果民主社会主义者党的普通参与者看见革命社会主义者捍卫他们集会的权利,或许他们会想了解革命社会主义者的政治主张。

2019年1月21日

注释:

【1】译按:指1月19日美国全国的妇女大游行。

【2】校按:全文见《过渡纲领》第十节: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trotsky/marxist.org-chinese-trotsky-1938b.htm#5

【3】译按: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案是2018年10月27日发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的一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案发地点为生命之树-欢乐之光犹太教堂。当局报告11人死亡,6人受伤。


原载美国社会主义行动网站(socialistaction.org)

原文题目:Mobilizing against the far right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9/01/21/mobilizing-against-the-far-righ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