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与中国抗战: 国际主义的解读还是民族主义的解读

干蒸  著

 

联结十月革命与抗战的主线之一是国际主义。

 

一、十月革命的意义

  1. 布尔什维克党人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领导下取得了十月革命的成功,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统治链条上撕开了一个大缺口(考虑到沙俄帝国作为欧洲反动势力的“主要壁垒”以及它的经济潜力)。十月革命推动了因社会党国际大多数领导背叛国际主义原则而陷入低谷的西欧共产主义运动——它关系到亚非半殖民殖民地社会解放运动的力量对比——继续向前发展,也创造了彻底消灭战争的政治条件。
  2. 十月革命证明了我们完全有可能在全球帝国主义链条的薄弱处以不断革命的形式建立社会主义性质的全国政权,但十月革命乃至苏联的悲剧也在于它得不到欧洲工人运动的有力援助。十月革命前后,欧洲再没有一个国家建立起工人阶级政权。在历史上,资本主义制度在任何一国的扎根,都包含在资本主义全球体系的形成过程中。因此,要以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必须瓦解资本主义的全球统治,在多个相对而言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建立起工人阶级政权,实现资源、市场和革命力量有计划的合作与共享。无论一个社会主义力量(全国性的或地区性的)是否已建立了政权,都必须正确分析国际形势,以争取时间推动国际共运向前推进,进而在(且只可能在)国际社会主义体系的支持下,在本国早日建成社会主义制度。而率先建成工人阶级政权的国家应在国际的领导下继续寻找全球帝国主义链条的下一个薄弱处,审时度势地利用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进行分化,消解若干个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合纵,并尽可能在更多国家和地区建立起社会主义政权。斯大林官僚层所宣称的“一国建成社会主义”,既不可能在国内实现工人民主,也不可能抵挡住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外围进攻。历史已经至少两次向我们证明,所谓要在一国建成社会主义——即便是大国——最终只能让该国走上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3. 官方史学家不懂得俄国十月革命的主要历史意义除了率先实现无产阶级社会革命之外,还在于它是欧洲无产阶级乃至东方无产阶级革命的第一阶段的行动,这一阶段本应包括西欧尤其是德国、法国、奥地利等相对发达的帝国主义国家内社会民主党的革命联合行动。俄国革命只有从国际主义的视角去评价才能够正确地总结出它的历史意义。由于不懂得这一点,官方的历史学家一方面在他们编写的历史教科书上批评西欧社民党的赤裸背叛行为,一方面却对斯大林集团“一国社会主义”路线的罪恶视而不见。
  4. 十月革命对处于半殖民地社会的中国还带来了其他重大影响:苏联苏维埃政权和列宁、托洛茨基领导下的共产国际有坚强的物质力量、理论武器和革命经验引导中国民族民主革命向前推进;另一方面,中国的青年知识分子和先进工人在接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震撼后,也开始“以俄为师”,探索走无产阶级革命的解放道路。

二、斯大林官僚层背叛国际主义

然而,自1923至1928年再及1938年前后,斯大林官僚层对内逐步篡夺了苏联无产阶级的领导权,将列宁时代忠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布尔什维克党人屠杀殆尽;对外迫使共产国际的行动服从于该官僚层的统治利益,斯大林集团对国际主义的背叛和中派主义一次又一次错失了在欧亚扩大无产阶级革命胜利成果的良机。这包括了德国共产党的不战而降从而希特勒法西斯主义的上台,以及中国国民大革命的失败。托洛茨基在《帝国主义大战与无产阶级世界革命》(1940年5月)中总结道:“中国的惨痛经历,给所有被压迫民族上了宝贵的一课。1925—1927年的中国革命本来完全有可能胜利。在当时,一个统一的、完成改造的中国,将会在远东成为捍卫自由的坚强堡垒。整个亚洲的命运,乃至全世界的部分命运,也都会被改写。然而,当权官僚对中国群众缺乏信心,他们为了拉拢军队将领,便利用自己的全部力量,迫使中国无产阶级为资产阶级打下手,从而协助蒋介石粉碎了中国革命。理想破灭、军阀混战、虚弱不堪的中国,向日本的入侵敞开了大门。”而正是斯大林官僚层领导下的共产国际的错误方针,促成了1925—1927年中国革命的失败,并给中国无产阶级的领导力量造成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十月革命所重新激发的国际主义以及苏联作为全世界被剥削者与被压迫者的坚强堡垒的角色彻底被斯大林官僚层丢在了脑后。

三、抗战

  1. 在西欧,德国法西斯如日中天。而在东亚,一方面,斯大林领导下共产国际造成了德国、西班牙、奥地利和法国等国无产阶级革命力量的重大挫败,一场新的世界大战迫在眉睫。德国——意大利——日本的轴心集团蠢蠢欲动;另一方面,世界资本主义统治体系使得中国陷入军阀割据的、沦为欧美帝国主义政治与经济附庸的社会局面,以致中国无法凝聚国力进行有效抵抗;同样重要的是,中国丰富优质的工业资源、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以及漫长的海岸线能够极大地满足日本资本主义向帝国主义阶段的发展要求:这些就使得日本悍然发动了惨绝人寰的侵华战争。
  2. 经过十四年的殊死血战,以及在全球反法西斯主义及反帝国主义的工人运动的支持下,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从国际主义的观点来看,抗战及其胜利的意义至少包括四点:(1)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扩张力量,日本的资本主义国家机器摇摇欲坠;(2)抗战及其后的解放战争动摇了欧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新中国的成立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统治链条再撕开了一个缺口;(3)推动亚非半殖民地殖民地地区和国家的解放运动向前发展;(4)中国获得了发展社会主义进而实现劳动群众解放的历史机遇。
  3. 然而自抗战至今,中共对国际共运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支援和关注世界革命、到后来的漠视和打击世界革命到如今彻底背叛了世界革命,实行资本主义复辟。如今的中国国家机器成为了资本主义世界统治体系的重要部分。

四、十月革命与中国抗战的共同历史意义

  1. 两者都是世界共运的组成部分:一方面,都沉重地打击了资本主义世界统治体系,推动了社会主义在全球的胜利步伐;另一方面,两者的胜利都离不开世界共运的向前发展。
  2. 两者的爆发和进展都植根于资本主义总危机和无产阶级革命领导危机的时代背景。对于十月革命而言,一战使得西欧的英、法、奥、德、意等主要帝国主义国家大伤元气,尤其是俄国国内出现了士兵大规模罢战和工人总罢工的有利革命形势;然而,俄国革命无法得到西欧社民党人的积极支援,不得不经历残酷的内战时期,且被迫暂时在一国范围内建设社会主义。对于抗战而言,堕落的共产国际的领导无能断送了中国1925—1927年的无产阶级革命机遇,使得日本侵略军有机可乘。
  3. 两者后来都成为了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宣传材料。且不必论斯大林集团以所谓保卫苏联国家利益为由,背叛无产阶级革命国际主义原则的历史,单以抗战的胜利为例。如今的官方宣传只强调中华民族的殊死反抗,对日本侵华背后的时代背景特别是无产阶级革命领导危机干脆不去提及。更别说号召通过国际共产主义革命运动粉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从而永远地告别战争屠戮与毁灭——而这才是尊重抗战历史、铭记抗战历史的应有做法。

抗战时期的八路军

五、纪念十月革命与抗战

我们必须从国际主义的视角看待这两者。要纪念抗战,其历史当然不容歪曲,但也不能仅仅局限在民族主义者的视野之中,为当今国家机器的美化宣传添油加醋,而应继承由抗战胜利所推动的、而至今尚未完成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并最终走向胜利。

  1. 和十月革命一样,抗战(及之后的解放战争)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第一阶段,也是世界共运(包括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民族解放运动)的重大胜利。若从中华民族推翻欧美帝国主义和旧社会对中国的联合统治的视角来看,抗战确是相对独立的阶段。然而从无产阶级解放的视角看,抗战只是第一阶段。而关键在于它是作为中国参与建设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第一阶段,抑或是作为建立社会主义世界体系的第一阶段。
  2. 要避免日本侵华战争的历史悲剧重演(同样地,要避免斯大林时代的历史悲剧重演),不能靠走打着民族复兴的旗号大肆扩充军备,把成本和痛苦转嫁给劳动群众的道路;而应以推翻资本主义世界统治体系为优先任务。战争是资本主义的必然产物,只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未被粉碎,战争的阴影就不会消失。更何况在中东、东南亚、拉丁美洲等深受帝国主义统治摧残剥削的地区中,劳动群众一直以来都饱受战火屠戮、丧家失所之苦。
  3. 官方的所谓和平外交,强军自卫,其实质是中国资本的海外扩张和对内的统治强化。前者加剧了资本主义世界不平衡的发展,造成了落后地区国家的特殊政治格局。大量的军事订单只能使占人口极少数的军工大资本家们的钱袋鼓得满满。

或者听听我们的青年思想挚友某公众号大V“团团”在它2017年8月3号的推文《中国外交和军事给人一种不够强硬的感觉?看了这些,你还这么觉得吗?》中是怎么解释的吧: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外交策略?①‘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下传统外交政策的惯性使然;②目前我国以实体经济产业链向海外扩张利益空间需要相对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③在美国压倒性的军事力量强力主导且矛盾重重的国际体系下,既需要避免直接对抗美国又能最广泛建立促进国际经济交流发展的政治基础。这便是王道。”

好一个“王道”!好一个“惯性”!好一个“海外扩张”。跟这些既糅合了中国古代优秀传统文化,又结合现代社会政治主导意识形态的动人表述相比,马克思列宁主义教导我们对待凶残帝国主义要坚持的革命性原则和策略又算得了什么?!

  1. 对于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劳动群众的解放事业而言,只有对内粉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建立工人阶级政权,由工人苏维埃政府领导军队并逐步废除常备军;对外推动国际共运走向最终胜利,才能够真正地做到“保卫祖国”,保卫我们劳动群众而不是一小撮资本家的“祖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