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的总罢工

马蒂·古德曼 著

阿土 译

2018 年4月25日,罢工工人充满约翰内斯堡的街头(图片来源:社会主义行动网)

日益恶化的贫困状况和南非新自由主义的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政府对有组织劳工的攻击,引发了一波工人阶级的战斗浪潮,导致了 4 月 25 日的一场总罢工。这一激进行动针对计划中的仅为 20 兰特(1.60 美元) 的时薪,它被称为“奴隶劳动” 工资。它还反对反罢工立法,该立法增加企业和政府对工会的控制和对工人的新税收。

总罢工不是完全广泛的,但它是强大的。全国至少有 1 万人在街头游行,最大的集会发生在约翰内斯堡和开普敦,一些城市的商业中心几乎关闭。

据南非全国汽车制造商协会称,南非几乎所有的汽车工厂都关闭了,其中包括宝马公司、福特汽车公司和丰田汽车公司。南非全国雇主协会调查的公司中有 34%受到影响, 23%的公司发生了全面罢工。

“这是一场战争!” 4 月 25 日,南非工会联合会(SAFTU) 秘书长兹维林齐马·瓦维向约翰内斯堡工人欢呼的人群宣布。“今天我们的人数太多了,不能游行,所以我们要占领约翰内斯堡!”他对着赞同的咆哮声说道。 南非工会联合会要求每月最低工资为 12500 兰特(约 1000 美元)。

食品与联盟工会成员勒拉托·莫哈莱恩在五一集会上表示,他每月获得 3500 兰特的工资,相当于计划中的新最低工资。他称新的最低标准为“荒谬”。“我正努力用 3500 兰特生存下来。我只买了600 兰特的杂货,还得买玉米粉、盐、糖和其它所有东西。我给了我妈妈 200 兰特,也给了我的兄弟姐妹一些。就像今天,是 5 月 1 日,我一点钱都没有,但我在 4 月 25 日才发了工资的。”他说。

支持这些措施和工人愤怒的主要目标,是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他是前矿工领袖,同时也是非国大主席。据普华永道称,他的个人财富至少达到了 5.5 亿美元。拉马福萨面临着自己的腐败问题,欠缴税款,从事裙带资本主义。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NUMSA)秘书长欧文·吉姆称拉马福萨为“南非的唐纳德·特朗普”,该工会是南非最大的工会,会员超过 36 万人。

在 5 月 30 日的一份声明中,吉姆说:“我们反对西里尔·拉马福萨的右翼撒切尔主义议程。总统正在利用他所谓的‘新黎明’ 来压迫和驱动对工人阶级的剥削。自他就职以来,工人阶级的苦难增加了。国家以增值税的形式增加了一般税;由于燃料价格的上涨,电力价格上涨,所有基本商品的价钱成倍增长。为了取悦商界,政府不惜一切代价,牺牲黑人和非洲工人阶级的利益。非国大政府和南非总工会(COSATU)领导人将作为南非工人阶级多数的屠夫载入史册,因为他们将工人来之不易的收益卖给出价最高者。”

罢工还拒绝了农村地区农业工人的 18 兰特最低工资,那里目前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南非人居住,失业率最高。工会组织者面临许多障碍,尤其是白人土地所有者的种族主义,有时是暴力。

4 月 25 日的总罢工恰逢正在进行的 17000 名工人的全国公共汽车罢工, 5 月 14 日结束,根据工会的要求两次涨薪 9%。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支持了罢工,并加入了纠察队。

拉马福萨倡导的反工人措施将于 5 月 1日通过,但在法案引发劳工反弹后,这些措施被送回议会进行“审查”。 5 月 30 日,该法案在国民大会上通过。4 月 25 日动员活动的关键是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它在 2014 年被非国大和共产党结成的南非总工会(COSATU) 开除,此前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拒绝支持参加总统竞选的非国大。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于 2017 年 4 月发起了后来的南非工会联合会,该联合会现在有 30个附属机构和 80 万名成员,仅次于南非总工会。南非总工会并不支持 4 月 25 日的行动。

据一位参与者——长期活跃分子特雷沃·恩博特(Trevor N game)称,在一个由社区为基础的小组召开的一次小规模会议上,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和南非工会联合会以及其他工会和左翼人士开始加入了。然而,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的作用是关键。抗议照片中是红色的海洋,那是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 T 恤的颜色。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利用工人阶级的广泛愤怒,邀请所有工人、工会和非工会,包括失业者,加入 4 月 25 日的行动。

南非的新自由主义

非国大政府在 1994 年推翻了种族隔离法,当时的大资本家实际上是希望释放劳动力和结束国际制裁。然而,自从非国大的纳尔逊·曼德拉担任总统以来,它一直遵循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紧缩计划的经济战略。非国大的政治从一开始就是改良派,而不是革命派。在曼德拉执政早期, 1996 年的“齿轮计划” 是公开的新自由主义。非国大深受南非共产党(SACP)的影响,它奉行所谓的进步“民主”革命的战略,这意味着推翻合法的种族隔离,但是致力于资本主义而不是工人阶级的统治。

1%的旧有白人资本家不再掌权,而占大多数的黑人仍然陷于贫困之中。失业率徘徊在人口的三分之一或更多。非国大/南非总工会/南非共产党的三方联盟成了追名逐利、腐败和官商勾结的温床。

南非政治中酝酿的变革

南非政治的一个转折点是 2012 年马里卡纳发生的罢工矿工大屠杀。 2012 年,在马里卡纳的隆明铂矿的罢工期间,该公司执行董事西里尔·拉马普萨(Cyril Ramaposa) 下令实施一项扫荡行动,导致34 名和平罢工者被非国大警察和公司的暴徒杀害。尽管拉马普萨曾是一名工会武装分子,但他给隆明高管和非国大警察部长写了电子邮件,称罢工者是“卑鄙的罪犯”,并呼吁采取“相应的行动”,对抗手无寸铁的工人。拉马福萨的绰号叫“马里卡纳屠夫”。

由于大屠杀,非国大内部出现了裂痕。使非国大危机雪上加霜的还有南非前总统雅各布·祖马(Jacob Zuma)令人厌恶的腐败。祖马在选举时摆出一副左派的姿态,但在 2009 年迅速成为又一位非国大新自由主义总统。今年2月辞职的祖马面临着令人吃惊的 783 项腐败指控。即使是拉马福萨,对于许多(若是天真的)南非选民来说,似乎也是祖马丑闻中一个值得欢迎的解脱。

五一当天,南非总工会和南非工会联合会在东开普省伊丽莎白港相距几个街区内举行了他们的主要活动。南非总工会动员了人们,拉马福萨安排发言,但人数只能填满一个 1 万人体育场的四分之三。与此同时,在南非工会联合会的集会上,只有站着的地方。

5 月 1 日,秘书长欧文·吉姆发表了一份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的声明,其中部分内容是:“作为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我们保证在我们的斗争中千方百计地打造工人阶级的政治武器:社会主义革命工人党,为工人阶级赢得政权。”像南非全国金属工人工会这样的群众组织发表一份声明,呼吁建立一个“社会主义革命党”,这是历史性的, 也是回应改良主义策略破产的挑战。在劳动阶级对抗剥削、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战争、贫困和环境自杀中的实践中,这类策略已被证明是一种灾难。

南非工人需要我们的声援!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


译自美国《社会主义行动报》 。

原文链接: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8/05/31/general-strike-in-south-afric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