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原发与工人运动

邢焕帆 著

图:日本的反原发示威

一、原发的风险,实证的问题还是社会实践的问题

原子能的开发已经有数十年的历史了,起初原子能作为一项高效新能源是颇受公众欢迎的,但反原发的斗争也从来就没停止过。二战时美国对日本所投的两颗原子弹所造成的巨大的和平居民伤亡向世人展示的原子弹的无情。而核试验常常会给试验地区造成长期核污染。因此早期反原发斗争主要是反对核武器开发。但后来像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的发生及其他一些核事故,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原先对原子能开发的认识。切尔诺贝利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在此不详列。此次事故后另一次比较大的原发事故是日本的福岛核电站事故,此次事故对整个亚太地区的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在这两次大的核电站事故中,各自政府在处理时的失当行为也都饱受诟病。

核能开发本身有风险性,知道核裂变威力和核辐射危害的人都会对此有所了解。加上核电站多建在经济发达和人口稠密区附近,所以一旦出事故,破坏性都不可小觑。虽然相关专家不厌其烦地拿出各种证据证明原子能发电的好处,如比化石燃料污染少、发电过程很安全等。(是啊,理论上在原子能安全运营的情况下,这些都能成立!)但在发生事故的情况下(绝对的零事故几乎不存在),其破坏性就远超旧能源的发电项目了。

其实原子能在新能源的利用中发展如此迅速,很大程度上并非由于该能源的清洁性,而是由于它能带来巨大的利润(如2007年中广系统核电站利润率高达26%[1]),或是可以较快速地解决经济发展中快速增加的电力需求。为此,很多政府或是电力企业都花大量精力在原子能开发上。但人类发展并不应只靠效率来保证,需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性,而非短期效率。因而,原子能开发的安全性事实上不是一个科学验证的实证问题,而是一个现实的社会实践问题。

图:海啸冲击中的福岛核电站

二、反原发运动的阶级性

目前多数有原子能开发的国家都有反原发运动。现在能给反原发的运动定一个具体的阶级属性吗?自然很难,因为这种运动参与者是极多元的,其目标也极多元,甚至很大程度上它只是群众的一种自发行动,很多人参加时的目的都很简单,只不过希望保证自己的生存权和健康权、对原子能开发的知情权等。反原发运动的参与者虽然以普通劳动者,尤其是工人阶级成员为主,但因为他们参与此运动时,多数情况下不是以阶级政治为目标,也不是以阶级的组织为依托的,因此反原发的运动并不能简单视为工人阶级的运动。

但这不意味着工人运动与反原发运动绝缘。有人或许会认为反对原子能开发后,会导致发电量减少,而资本方会趁机抬高电价,加重普通劳动者的负担。因而,反原发的斗争事实上是反工人的运动。照此逻辑,增加福利的同时也会增加对工人的税收,因此工人不应提增加福利的要求,而支持紧缩政策;建立工人政权会带来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封锁而导致工人生活水平在一定时期内下降,因而建立工人政权便对工人而言是一种犯罪……于是乎,工人阶级在资产阶级的统治面前应该做的,就是听从好安排,或者,祈求一些不会导致生活水平下降的改良!这不仅是资产阶级乐见的,也正是他们一直宣传的。各种新自由主义的改革或紧缩政策的实行,总伴随着他们在这方面对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的恐吓。

另方面,工人权利也是一个动态的历史过程。在二战结束前,工人争取的还主要是从增加工资、缩短工时到建立工人政权。虽然个别时候也提改善环境权的问题,如要求改善居住环境和工作环境,减少工作时的污染分割等,但由于当时工人生活水平普遍较低,尤其是在20世纪前,面包与自由明显在工人诉求中占据了更为优先的位置。今天,在工人阶级生活水平比之百年前有了更大的提升时,权利要求也随着生活的改善、生活的多样化而迈向多元化。加之现在环境生态危机又越发严重,因而环境权也为更多的工人所重视。更何况,我们现在也没有理由要求工人阶级只能将自己的诉求局限在几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的水平上。

对革命的共产主义者来说,与其担忧反原发带来的电费上升问题,不如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向劳动人民宣传上,告诉大家要进一步获得更为环保、安全且廉价的能源,就应该努力将反原发的斗争向前推进。怎么推进?工人阶级不应只是冀希望于推动各个资产阶级政府所提出的环保、节能政策——因为这些政策无论其目标设定得有多完美,都会在资产阶级的逐利行为下大打折扣。应该就原发议题在基层展开广泛的讨论,应促使工人阶级为此活动组织起来,应推动一些战斗性的工会和其他工人组织投入到反原发运动中来;应促使反原发活动成为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目前,一些反原发运动风起云涌的国家,其资产阶级政客也会为了争取选票而提出反原发的议题,不过这只能是他们的一种政治实用主义宣言而已,如果没有群众性的反原发运动,他们多数也只会为核电站建设不断吹响预备的凯歌。在此不必怀疑一些资产阶级分子在执政后会提出相当严厉的反原发政策,但需知做出此决定的只是资产阶级,今天他们反对了核电站,但可能会要普通民众为他们昂贵的议席买单——如推动电费的上涨。在能源开发问题上,他们会继续维护整个资产阶级的利益,不使整个资产阶级的利润有丝毫的损失,甚至还要尽力增加整个资产阶级的利润。绿党以生态主义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在反原发问题上向来显得坚决而激进,为此也颇得一些激进青年的欢迎。不过他们自己正式的行动纲领中常常缺乏反资本主义的内容,或者是有一种将人类带离现代文明而回归“自然”的倾向。没有真正促使工人阶级实现自我解放的目标,再激进的口号也不过给资本主义擦擦身罢了。

三、出路

不仅为反抗支持原发的力量,而且为反抗上述两种反原发的力量,都需要工人阶级的自我组织。如,问题不在于反原发必然导致电费上涨,而在于工人阶级及其他劳动人民还没能组织起来剥夺资产阶级的部分利润;问题不是要在鱼与熊掌中各选其一,即不是要在反原发—电费上涨与支持原发—电费低这样的两极间作出必要的选择,而是要以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的利益为核心,从目前的广度上和未来的发展中保障好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的利益,为此,既要反原发,又要反电价上涨。那种两级化的选择常常是已经没落的社会里绝望的回响,它让人们必须将自己的视野局限在眼前利益面前。而革命则需打破这种局限的枷锁,指明走向新出路。

绿党的口号虽然激进,但往往不能将生态环境问题与社会政治问题很好地结合起来。几乎不见绿党能真正提出或接受一份革命的、社会主义的纲领。他们的路线往往还是继续资本主义下的“进步”发展路径而已。德国绿党甚至成功达到了在他们国家反对原发的目标。但能源开发不只有原发这一个问题。即使是我们目前看起来很清洁的能源,不注意其生产过程中的污染防护和废料处理,同样会造成比较严重的生态与环境问题。绿党还常常将人们对于社会与政治问题的关注转移到单纯的生态环境问题上。无论怎样,这都是在维护资产阶级利益。革命的生态社会主义则要指明,只有推翻资本主义,建立工人政权,由普通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民主地决定能源开发计划,才能更好地规避或减少能源开发中的环境污染问题,更好地促进清洁新能源的开发。在未来这种开发既然不再以获得利润为目标,反而可以更好地将资源集中于那些资本家不愿过多投资的清洁性新型能源开发上。

此外,对工人阶级而言,反原发运动还应该是国际性的运动,而不能只局限于一国范围内。不然,在某发达国成功实现了反原发的目标,则该国原有的原子能资本还可能前往其他未禁止原子能开发的国家投资,这样的反原发其实只不过是一种驱逐行动,只不过是在“转嫁”原发中潜在的危险而已——而且是一种自欺行为,因为生态环境的破坏或潜在危险,往往具有全球效应。如中国碳排放的增加不只是增加中国自己的空气中碳含量,而且是在增加整个地球大气的碳含量。而核事故带来的污染更可以很快带来国际性影响。此次日本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其放射性污染在亚太地区的扩散已经很明晰地说明了这一问题。故此,有必要打破目前反原发或其他一些环境保护运动中的地区主义或民族主义倾向,而应促进工人阶级在反原发问题上的国际团结,以联合对抗纵横各国核资本的投资。

图:日本的反核游行

当然,反原发的口号和目标在目前看还只是生态革命进程中的一环而已。促进群众的反原发斗争,更重要的是为了使群众的生态斗争逐步上升到社会革命的水平上。资本对世界的统治一日不结束,工人阶级对社会的完全控制就一天不能实现,也就谈不上工人阶级对能源开发控制权的实现。目前的清洁能源开发在技术上还受着很大的限制,其潜力未能很好地发挥出来。但事情不会永远都局限于此。资本主义下清洁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也一直都有着进步,但目前资本对能源的过度开发,核电站的飞速建设,恐怕只会在新社会到来前便增加地球毁灭的风险。

四、中国的核跃进

中国目前则正处在一个核电站大力建设时期。如2014年11月14日中美签署的《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表面上看是为着生态环保的目标去的,如第三条:“今天,中美两国元首宣布了两国各自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认识到这些行动是向低碳经济转型长期努力的组成部分并考虑到2℃全球温升目标。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全经济范围减排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双方均计划继续努力并随时间而提高力度。”[2]但这一目标的实现,绝非以开发真正的清洁可再生能源为主要方式(更何况各自还留了很长时间的预备期),如第八条中如此谈主要合作的能源开发项目:“包括在先进煤炭技术、核能、页岩气和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合作,这将有助于两国优化能源结构并减少包括产生自煤炭的排放。”[2]其中最具有利润价值且技术上较为成熟的,还是核能。而太阳能、风能、水力、潮汐能、地热能等均未单独提出。2014年前三季度核电站发电量总共才376.53亿千瓦时,而“到2015年运行核电装机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1800万千瓦,年发电量超过2000亿千瓦时。”[3]这种发展可以说是跃进式的。因此中美的气候协议,与其说主要是为了防止气候变暖,不如说主要是为了借此机会开拓新的能源投资领域(尤其是核能源投资领域)。

但目前国内对中国本土的原子能开发还缺乏关注,即使在左翼内,也还远未能将原子能开发问题与无产阶级日常的经济与政治诉求结合起来。目前有必要多探讨反原发问题与工人阶级斗争、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仅将目标局限在“纯”工人议题上。如果能发挥好领导作用,反原发的运动就有可能成为引发一场工人运动的某一突破口。

图:正在建设中的海南昌江核电站

 

2014年11月19日


注释:

[1] 具体数字可参见:http://www.chinaelc.cn/ch_hangye/zspl/2012070622443_2.html

[2] 声明全文可见:http://news.sohu.com/20141112/n405975322.shtml

[3] http://news.mydrivers.com/1/333/333155.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