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人民迫切需要国际主义团结

伯尔尼库斯 译

五叶 校

第四国际重申它与被轰炸的、被屠杀的、被折磨的、忍饥挨饿的、流离失所的叙利亚平民团结一致;与继续保卫那场英勇起义之精神的民主进步力量团结一致。在叙利亚人民起义七年后,这已经变成了一场带有国际色彩的残酷战争,这个国家的局势从一切层面说都是灾难性的。

约有超过五十万人死亡与失踪,其中百分之八十是被政权的武装力量及其盟友所杀害。两千两百五十万叙利亚人(2011年数据)中,超过六百万人逃过边境,另有七百六十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百分之八十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世界银行在2017年6月的估计如下:在叙利亚,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建筑与几乎一半的学校与医院遭到破坏或者摧毁。


反对阿萨德政权与其盟友——他们是反革命的急先锋!

第四国际再一次谴责阿萨德家族的暴虐政权与其盟友的野蛮行径,这种野蛮以其于2018年初在靠近大马士革的东古塔发起的攻势为标志。军事攻势与对平民的轰炸,包括使用化学武器,在很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控制区之外继续着。从2015年开始,在当时陷入了悲惨境况的政权似乎依靠其俄罗斯与伊朗盟友——包括黎巴嫩真主党——继续增强着自己的实力、收复领土。今天,大马士革控制着超过百分之六十的领土与百分之八十的人口。

在此背景下,拥有不同乃至对立政治与经济议程的国家行为主体——却同时轰炸了叙利亚、参与了对叙利亚的破坏,导致了重建的问题,其花费预计超过三千五百亿美金。对于阿萨德、他的亲戚和与他的政权有联系的商人而言,重建被视为巩固手中权力与重建自己政治、军事、安全与经济主导权的方法,同时还可以强制重新部署人口。这个过程同时还会加强这个深度负债又无力独自支付重建费用的政权的新自由主义政策。

与此同时,与叙利亚当局联盟的国家,特别是曾直接对叙利亚人民犯下严重罪行的俄罗斯与伊朗,以及某大国,却首先从重建中得到经济和战略效益。

 

圣战者和伊斯兰基要主义势力失去了领土,但仍能为害

伊斯兰国的圣战者丢掉了大部分自己之前占领的叙利亚与伊拉克城市和中心地区。只有被孤立的伊叙边境地区以及叙利亚境内的几块小地区还在伊斯兰国的控制之下。其他的圣战者与萨拉菲派——他们有时在与民主力量战斗的同时也反对阿萨德政权——也丧失了很多土地。

然而,这些组织土地的大片丢失不意味着他们的存在与进行恐怖袭击的能力的消失。

第四国际重申自己反对这些极端反动组织;它们构成了反革命的另一面。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他们能在起义的民主力量面前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叙利亚政权为了在世界面前洗白自己无休止的压迫而耍的花招,以及该地区其他国家的资金与顾问干涉。我们必须釜底抽薪,遏制其发展的源头:该地区内压迫一切民主与社会抵抗的极权政府、地区与国际性的外国干涉、让大众各阶层变得贫困的新自由主义政策。

库尔德民主联盟党(PYD)遭受攻击,库尔德人四面楚歌

2018年1月,在叙利亚武装反对派的伊斯兰反动民兵的协助下,土耳其军队对叙利亚西北的阿夫林地区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陆空一体攻势,当地主要居住着库尔德民主联盟党与库尔德人民保卫军(YPG)管辖下的库尔德人。这个地区现在被土耳其军队与它的叙利亚雇佣民兵占领,而他们继续着侵犯人权、迫使民众流离失所。

土耳其针对阿夫林的军事行动以及伊拉克政府对2017年10月巴尔扎尼领导层组织的独立公投的结果拒绝,都再一次证明了国际与地区势力不准备看到库尔德人的民族自治愿望成真。显而易见的是莫斯科与华盛顿于不同时间对YPG的支持——例如YPG在2015年9月底对俄军与阿萨德政权一起在阿勒颇展开的陆空军事行动的支持——并没有阻止安卡拉对阿夫林的军事侵略。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攫取独裁大权的过程中,他想把库尔德人民像其它国内民主力量一样碾碎。

第四国际重申库尔德人的民族自决权,该权利在该地区不同国家可以以不同方式呈现(例如独立、联邦主义或者承认库尔德人是一国之内享有平等权利的主体)。我们欢迎领导着这一反对愚民主义势力的斗争的各方力量所做出的英勇奉献,即使我们对他们的领导有或多或少的批评,特别是对伊拉克巴尔扎尼的领导以及叙利亚PYD的战术的批评——同时,我们欢迎它在罗贾瓦所尝试的解放性实践。在任何情况下,与库尔德人民最广泛的团结对他们反抗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与伊朗所受到的压迫是必要的,对于这些压迫,欧洲国家也难辞其咎。

全面与叙利亚人民开展国际主义团结!

一切反革命势力,尽管他们相互敌对,却都同时去挫败叙利亚革命:

  • 不管他们是否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俄罗斯、伊朗与他们的民兵)、是否卷入严重的战争罪行;
  • 美国与欧洲的帝国主义者嘴上说着民主原则,却拒绝允许起义的民主成分保卫自己,还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轰炸平民;
  • 利用叙利亚革命来将自己掩饰成“伊斯兰人民”的领袖、成为北叙利亚部分地区占领者、为打击库尔德组织而轰炸城市的土耳其政权;
  • 或者是以资金支持极端反动的运动与民兵来达成自己目的海湾国家;
  • 最后,还有为了削弱阿萨德政权、防止伊朗与真主党的军事扩张而轰炸叙利亚,却实际从政治上增强了他们的实力的以色列。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第四国际号召:

  1. 终止一切军事行动。这意味着必须运用一切施压手段,来庇护一切脱离政权、有流亡百姓避难的地区。
  2. 继续谴责一切反对叙利亚民主变革的外国军事干预,不管他们是支持现政权(俄罗斯、伊朗与真主党)还是自称“叙利亚人民之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土耳其与美国,等)。为了自由与尊严而斗争的叙利亚各阶级人民在这场斗争中没有盟国……即使他们可以去利用帝国主义者之间的斗争去发展自己的利益,同时维持政治独立与自治。
  3. 重申对阿萨德政权的反对,从国际上拒绝重新承认其政权合法性,更不能忘记它犯下的战争罪:上万名政治犯还在当局的监狱里受折磨,有人不知所踪,有人沦为难民,还有人在国内流离失所,等等。今天放任阿萨德与他的罪行,就是对叙利亚人民和他们的英勇起义的进一步抛弃,这必将使所有极权国家更加肆无忌惮,无异于允许他们肆意镇压人民的反抗。同样,所有侵犯了平民人权的行为主体都应该为他们的罪行而受到惩罚。

 

叙利亚革命过程的记忆与政治经验现在必须被用来(重新)建立抵抗运动,很多流亡的活动家将能够为此添砖加瓦,国际主义团结运动有责任去支持这些网络的发展。我们必须唤回叙利亚人民起义的原始目标:民主、社会正义、平等、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与宗教垄断(religious confessionalism注释1)。

以此看来,现在急需加强世界范围内旨在重建真正的国际主义与进步主义团结的一切努力,并谴责一切国际与地区的帝国主义势力。同时,我们也必须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安全政策、种族主义政策与恐伊斯兰政策。我们特别反对欧洲国家关闭边境的罪恶政策,这样的政策把地中海变成了一个逃离战争、独裁与苦难的人们的墓地。叙利亚的难民有权利有尊严地得到他们选择的国家的欢迎。

叙利亚人民迫切需要国际主义团结!

全体一致通过

2018年6月3日


注释:

根据WIKI百科,政治上的confessionalism是指按照教派分配议会席位,而宗教上的confessionalism是指强调要完全赞同教会教授的教义,不得对宗教经典作私自理解。此处取后者。——校注

 

译自《国际观点》2018年6月号,总第521期。

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55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