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团结的干预才能拯救乌克兰

素侠云雪  译

坛坛  校

社会主义者的联合组织“左翼反对派”[1]就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的破坏作用发此宣言。乌克兰社会的四分五裂导致了俄军乘虚而入。在那些把握大权的寡头和极端民族主义者存在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有团结的。但只有团结才能拯救乌克兰。

一、只有在实施此次臭名昭著的干涉行动的俄军撤离后,我们才能拥护克里米亚实行自决。我们支持人民的自决,但不支持唯利是图的精英的“自决”——这种自决只是用来保护他们自己不受装备了俄罗斯自动步枪的克里米亚人的威胁。克里米亚分离主义的结果将是俄罗斯帝国的重生,是大战临近的预示。

二、独立广场的领导所忽视的民族主义歇斯底里病成了普京发动侵略的借口。肆无忌惮的排外玩笑被视为常事,现在甚至在反战示威者中我们都能听到带有挑衅意味的口号,如“光荣属于国家!国家的敌人去死吧!”这些经克里姆林宫篡改后的口号使得东部和南部的人感到惊恐。然而,俄罗斯联邦所发动的入侵明显是帝国主义行径,它旨在反对革命共和国的成立(反对寡头的真正的革命才刚刚展开,但它必定会将社会革新的问题提上议事日程)。

在乌克兰寡头领导下的“解放”战争会溶入社会的法西斯化中:我们可以想象,一个不受限制的独裁政权及旨在将财富聚拢于精英手中的社会政策的实施会在虚构的民族利益的幌子下统一起来。我们的政府可以声称只有在社会革新之后才能拥有广泛的合法性。然而,这个政府却在外国干涉的威胁下——我们被迫去爱这个政府,而非爱我们的乡土——实现了合法化。乌克兰政府正逐渐地沦落到寡头的直接掌控中(科洛莫伊斯基和塔鲁塔[2]进入了政府)。寡头们掠夺了我们的乡土,他们现在却要求饥饿的人民去保卫这个腐败的国家!

三、广场上并非铁板一块——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确实用排外情绪腐化着示威者,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并不能决定广场上的诉求。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人民及少数民族还是知道,有很多持国际主义、左翼与民主立场的力量的代表坚持在独立广场上。支持“法西斯广场”的神话,就是将新纳粹用武力打压与其立场相悖的公民的行为合法化。让我们感到非常悲哀的是,反法西斯观点竟被用来为战争辩护。反法西斯需要的是团结,而非外来干涉!

四、乌克兰西部和中部的公民应迫使政府停止语言歧视政策、对纪念碑的破坏和不必要的敌对煽动行为。由寡头领导的乌克兰化只能用沙文主义的方法去实现。必须重审语言政策,在那些需要使用少数民族语言的地区,应扩大他们使用其本民族语言的权利。乌克兰族和我国其他族群的民族文化复兴同其它社会问题的解决密不可分。

五、我们致力于保持作为一种独特文化现象的统一的乌克兰。多民族共存只会使全人类的文化更加丰富。而在国家分裂活动中,分裂双方都会确立起极端民族主义的原则。乌克兰所有的冲突都是寡头独裁统治的结果。乌克兰会在打败寡头统治的基础上团结起来——东部与南部的工人一样需要社会变革,且他们应当明白,冲突的加剧只会把前景的改善推迟到的遥不可及的未来。

六、俄罗斯联邦政府是由最保守的资本利益拥护者所把控的。这也是那些支持通过全民公决来与俄罗斯“重新统一”的人更倾向于建立一个警察国家并实行反社会政策的原因。我们不会允许俄罗斯的胜利成为一种先例的。不管乌克兰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的声明是什么,俄罗斯根本没有社会主义痕迹的遗存。乌克兰人将会更加仇视俄罗斯人,而在俄罗斯民众中帝国主义的和复仇主义的幻想也会更加强大。希特勒式的对“更好的生活”这种承诺会在国家成为侵略者的浩劫面前终结。别忘了,战争也会成为西方资本出兵并控制乌克兰部分领土的大好机会。

七、首先我们必须向乌克兰讲俄语的民众和反战的俄罗斯人呼吁。他们必须破坏占领军的动员与运动,并继续向俄罗斯政府与资本施压。俄罗斯帝国主义正利用他们并通过全民公决来强化自己的统治。必须建立国际队伍来维持合法的命令,反对彼此敌对的极端民族主义,保卫战略设施,在士兵中进行宣传,同时反对解除乌克兰军队的武装。在企业中,应由工人自卫队来保护它们免受外来干涉,以及防止他们不顺心的“雇主”伸出贪婪之手。同那些你信任的或你愿意选择的人一起组织一支队伍吧。乌克兰军队应该在公民的控制下行动。何必要为民族主义领导人帕鲁比和雅罗什[3]送死?他们的良心在于,在欧洲独立广场运动中犯下无知的策略错误,以及挑起各民族间的仇恨。何必要为阿赫梅托夫[4]—科洛莫伊斯基的利益送死?乌克兰寡头们克服他们所有的分歧并围绕他们共同的阶级利益联合了起来,全国的工人们都应当从他们那里学习到团结。

打倒已成为分离主义者的执政匪徒!

打倒俄罗斯帝国主义!

打倒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

独立的工人的乌克兰万岁!

左翼反对派

2014年3月3日

 


注释

[1] 左翼反对派(Left Opposition),乌克兰马克思主义组织。2011年11月,由“左翼创造社”、“马克思主义者组织”、“社会主义选择”、“西红柿社”四个组织合并而成。认为应通过加强同第四国际的联系来实现与世界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的联结。网站为gaslo.info。本文配图为左翼反对派2014年“五一”时的集会。原文链接为gaslo.info/?p=4990

[2] 伊戈尔·瓦列里耶维奇·科洛莫伊斯基(Ihor Valeriyovych Kolomoyskyi, 1963.02.13~),乌克兰犹太裔寡头,拥有乌克兰与以色列双重国籍。2014年以21亿美元的身价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乌克兰第四大富豪;谢尔盖·阿列克谢耶维奇·塔鲁塔(Serhiy Alekseyevich Taruta, 1955.07.23~),乌克兰寡头,2008年时家产超过27亿美元。这两位社会贤达曾为推翻亚努科维奇而慷慨解囊。如今荣任各自老巢——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与顿涅茨克州——的州长,继续为“乌克兰的独立与领土完整”而操劳。

[3] 安德烈·弗拉基米罗维奇·帕鲁比(Andriy Volodymyrovych Parubiy, 1971.01.31~),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的当代旗手。1991年,与奥列格·提雅尼博克一起创建了乌克兰自由党的前身——乌克兰社会民族党。2004年,参与领导“橙色革命”德米特里·雅罗什(Dmytro Yarosh, 1971.09.30~),乌克兰法西斯组织“右翼团”的领袖。这两个“爱国志士”各自领导的政治团体在推翻亚努科维奇的“二月革命”中表现出众。如今,前者当上了乌克兰国家安全与防卫委员会秘书长,后者不惜用“犹太佬的脏钱”组建“顿巴斯营”,奔赴东部地区,配合新建的国民卫队开展“反恐行动”。

[4] 雷纳托·列昂尼多维奇·阿赫梅托夫(Rinat Leonidovych Akhmetov, 1966.09.21~),乌克兰首富。2014年时家产已达117亿美元。是亚努科维奇的幕后金主,2004年就曾助其参选总统。亚努科维奇倒台之后依旧谈笑风生,因为他与反亚努科维奇阵营也有交情。最近,他再次表明立场,声称如果俄罗斯进犯乌克兰,他“将与祖国共进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