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伊朗女性政治犯、因反对强制带面罩等其它社会正义活动而被起诉的女性团结起来!

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   著

继轲 译

如下部分是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Alliance of Middle Eastern Socialists)写出几位最出名的女权主义政治犯的小传,希望此举可以提高人们对于女性在当今伊朗的抗争当中的重要作用的意识,并促成与伊朗女权主义斗争及整个抗争运动的团结。

自2017年12月以来,一波反对伊斯兰共和国的抗议和罢工在伊朗境内广泛展开。其参与者包含了伊朗工人阶级当中的众多部分,男男女女,其中以年轻人居多。而这场抗争始终同在职和失业工人、学生、教师、医务人员、退休者、那些因金融机构倒闭而存款损失者、政治犯及其家属的抗议和罢工结合在一起。其成员来自诸多受压迫的少数民族,如阿拉伯人,库尔德人,卢尔人(Lurs)和阿扎里人(Azaris);亦有受到迫害的少数教派信徒,如巴哈教徒(Baha’is)和苏菲派(Sufis)。

许多勇于在公开场合摘下面罩以抗议强制带面罩的女性,因此遭到殴打、逮捕,或在缴纳高额保释金后被暂时释放。其中有些高知名度的个案,如维达•莫瓦赫(Vida Movahed),纳尔吉斯•侯赛尼( Narges Hosseini),玛丽亚姆•沙里亚马特(Maryam Shariatmadar),沙帕拉克•沙哈里萨(Shaprak Shajarizad)。她们被控告“煽动堕落和鼓励卖淫”并面临着监禁判决。

这些女性被称作“革命大路上的女孩”(Girls of Revolution Avenue)。她们认为,带面罩与否应当是个人选择,而非受到来自上方的强迫。伊朗政权的民意调查结果也显示出伊朗大多数人是支持她们的。

上百名男女意在3月8日,也就是国际妇女节那天,集结在德黑兰的劳动部之前举行抗议,以响应一些妇女权益活动家的号召,同时要求终结工作场所、家庭和社会当中的性别歧视以及强制带面罩。但在他们得以集结之前,就遭到了袭击和殴打。至少有84人(包括59名女性和25名男性)被警察逮捕。尽管他们大多数被保释,但仍旧面临着法庭审判。

纳斯林•苏图德(Nasrin Sotudeh),女权主义者,许多“革命大路上的女孩”重要的人权律师和辩护人,6月13日于家中被捕,现已下狱,并面临着五年监禁的判决。苏图德的丈夫礼萨•坎丹(Reza Khandan),一位作家和政治活动家,亦在6月16日被捕。(详见下一篇关于纳斯林•苏图德的文章)

雷拉·候塞因萨迪(Leila Hosseinzadeh),人类学学生,劳工和妇女权益活动家,同其它的学生活动家一同于12月抗议后被捕,面临六年监禁判决。她及其它协助组织德黑兰大学抗议的学生活动家被起诉“危害国家安全”,面临着监禁判决。

纳赫斯•穆罕默迪(Narges Mohammadi)

纳赫斯•穆罕默迪(Narges Mohammadi),应用物理学学士,记者,女权和人权活动家,伊朗人权维护者中心(Center for the Defenders of Human Rights in Iran)(由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希林•伊巴迪(Shirin Ebadi)创办)副主任。2009年,在反对马哈茂德•艾哈麦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虚假选举的抗议之后,她因被指控“集会和串联危害国家安全”被捕,被判监禁11年。到2013年,她因严重的健康问题,在缴纳保释金后被释放。2015年,她因被控煽动罪和发动反对死刑运动被捕。她因反对对逊尼派政治犯采取极刑而被法庭宣布她“支持伊斯兰国”。2016年,在监禁中的她又获得了16年监禁判决。穆罕默迪,她总是被禁止和她的幼子见面或交谈,她被健康问题所困扰,但她还是持续发声。2016年12月,在获得魏玛人权奖(Weimar Human Rights Award)之后,她在狱中写了一封感谢信:“作为一名受压迫的女性”,“我宁可做一个远离亲友囚徒,也不愿满足于有限的自由。”她强调,针对伊朗民众的战争和制裁是有悖于人权的。

齐那布•贾拉利安(Zeynab Jalalian)

齐那布•贾拉利安(Zeynab Jalalian)是一位库尔德政治活动家,在2008年她因参与库尔德工人党的政治派别活动而被捕和监禁。她曾遭到死刑判决,后被减刑为终身监禁,并且没有假释的可能。在其被捕和监禁期间,由于拒绝“承认”其对抗国家的武装活动,她遭受了有计划的虐待、酷刑和单独监禁。她由于监狱当局和国家蓄意不对其进行治疗而失明。

纳斯林•苏图德(Nasrin Sotudeh)

纳斯林•苏图德(Nasrin Sotudeh)是一名杰出的人权律师,于2018年6月13日被捕和监禁,并面临着五年监禁判决。尽管官方并未公布逮捕她的原因,她接手“革命大路上的女孩”的相关法律案件以及反对伊朗司法部门最新颁布的禁止政治活动人士和异见人士自行选择律师的法令而被捕。2010年至2013年,苏图德因在2009年绿色民主运动(Green movement)中为政治活动家和女权主义者以及受虐待的妇女儿童辩护而被判入狱三年。她和伊朗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希林•伊巴迪是亲密战友,并因其勇于斗争广受国际赞誉。

戈罗赫•伊拉伊(Golrokh Iraee)

戈罗赫•伊拉伊(Golrokh Iraee),作家,2016年10月被捕,因一篇未公布的反对野蛮的石刑的文章被判监禁六年,正在服刑中。她及其于2014年被监禁的丈夫阿拉什•沙德吉(Arash Sadeghi)曾进行长期的绝食抗议,并遭到殴打,境况窘迫。通过偷递自狱中的公开信,伊拉伊持续表达着自己的意见。这些信中对伊斯兰共和国中的某些派别进行了激烈抨击,并且表达了她与库尔德女性政治犯齐那布•贾拉利安((Zeynab Jalalian))团结一心。在最近的一篇声明中她写道:“我们陷入的漩涡正是我们的轻率举动的后果。摆脱之的唯一方法就是我们要睁大眼睛,回顾那些我们不曾要学习的历史。”

阿特纳•达姆(Atena Daem)

阿特纳•达姆(Atena Daem),妇女和儿童权益活动家,2015年5月被监禁,2016年11月又因发反对死刑的传单、面见政治犯家属、在脸书上批判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以及谴责1988年伊朗政治犯大屠杀等罪名被监禁7年。近期她结束了长达55天的绝食抗议以反对延长其刑期、遭到的殴打和由此造成的生存条件糟糕。近期她曾写了一封致库尔德政治犯拉明•霍心•巴纳西(Ramin Hossin Panahi )——他即将被判死刑——的公开信,向其表示团结。

如果你或你的网络愿意以女权主义的面貌来声援本文,你可以在博客或网站上发布有关上述人士的文章,或联系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请某位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为你讲述那个你想要支持的事件。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并未将其反对美帝国主义以及一切世界的或区域的帝国主义和强权力量的立场从支持伊朗妇女、工人、青年和受压迫的少数民族对其政权进行的进步和革命的社会正义斗争中分离出来。我们同时愿将同处一套社会现实下的中东各国的劳工、社会正义、女权、反种族主义和LGBT斗争联系起来。

  • 获取更多信息详见 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 并由此联系我们 info@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
  • 《号召国际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同伊朗女性斗争团结起来的声明》(Socialist feminist statement in solidarity with Iranian womens struggles)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statement-group-international-socialist-feminists-solidarity-iranian-women/
  • 中译本见: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4MzQ2NDQ5OQ%3D%3D&mid=2247484083&idx=1&sn=8f550aef687960c48e10b085035f1010&chksm=eb8b04efdcfc8df95e953cddb9c6749831fe28679d4ef15c5f1255f1ff6cf0963c2090071269&mpshare=1&scene=1&srcid=0213jNXntaOPhl7HfV7EIhOf#rd

  • 《在运动当中同中东政治犯团结起来》(Campaign in Solidarity with Middle Eastern Political Prisoners)

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14964/

2018年6月17日


原文题目:

Solidarity with Iranian Women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Women Indicted for Opposing the Compulsory Hijab or for other Social Justice Activities

原文链接:

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solidarity-with-iranian-women-political-prisoners-and-women-indicted-for-opposing-the-compulsory-hijab-or-for-other-social-justice-activiti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