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花朵

编者按:本诗为纪念葡萄牙康乃馨革命而作

这么亮丽的颜色,
第一次,
出现在首都的街道。
举义者的武器,
不是蒙马特尔的枪声,
不是阿芙乐尔一声炮响,
也不是格拉玛号带来的AK47。
而她却最能代表自由,
仁爱,公义和斗争。
她的数量,色彩,声音芳香。
让独夫失去威严,
让隼豺心肺尽烹。
独立的精神第一次,
耸立在最后的独夫之域。
顷刻间,
瓦解了这片土地的腐朽,虚荣和悲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