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的LGBTIQ社群,让我们团结起来!

约瑟夫·达希尔( Joseph Daher) 著

继柯 译

自2017年九月22日以来,即黎巴嫩乐队Mashrou ‘Leila的演唱会后——在那场演唱会上,有人挂出了象征LGBT社群的彩虹旗——埃及警察对LGBTQI社群展开了史无前例的打压。

那场演唱会的照片被发布在社交网站上后,有些政治人物、政党代表、国会议员和爱资哈尔的宗教学者谴责那些挥舞彩虹旗的人,并向政府试压,要求终结这种他们所谓当前“使年轻人堕落”的行为。一家教会召开了一词反同性恋大会,而警察和安全部队则逮捕了许多LGBTIQ人士或者看起来有类似行径的人,尽管其中大多数人和那场演唱会无关。此后又有至少57人被监禁。

大多数被捕者都被指控触犯了1961年《反卖淫和淫乱行为法》的第9、10条,即称他们有“淫乱行为”或是“助长淫乱风气”。其余人除了“助长淫乱风气”外,还面临“加入非法组织及煽动‘变态行为’以破坏宪法和法律法规”的指控。而这些法律都被埃及法院当做了公开打压同性恋的工具。

有八位被捕者已经被判了一个月到六个月的监禁。

以上逮捕、审讯、起诉很大程度上违背了埃及政府已然承认的宪法和国际惯例当中接受并保证公正审批的权利。那些被监禁的人无法行使联系家人和选择他们的律师的法定权利;那些被捕者也曾遭受威胁乃至酷刑,包括暴力殴打、在警察局长期受到侮辱、性暴力威胁以及用“肛门检查”的方式以“证实”他们是同性恋。

埃及的媒体在其中也担任了可恶的角色,它们号召和鼓动警察和安全部队去打压LGBTQI人群或疑似性少数的人。他们鼓吹一种厌恶和歧视性少数的言论,并称,挥舞彩虹旗以及那些LGBTQI人士是对埃及价值观和道德的威胁。此外,它们在审讯结果出来或正式审判之前,通过曝光那些被监禁者的私生活来污蔑他们。其标志性的事件是2014年12月,伊拉克电视记者莫娜带了一波对开罗某澡堂的安全突检,她拍摄了那些被逮捕的人并且曝光了他们的身份。

媒体最高委员会也参与到了这场运动当中,他们发布的声明称:“同性恋不应当在公众视野、媒体或印刷品当中出现。”他们还说,同性恋应当被视为“一种羞于启齿的疾病而非被大肆宣扬。”

摇滚乐队Mashrou ‘Leila在Facebook上发表声明说,这次声讨LGBTQI的事件就是一场“猎巫运动”。

虽然极为保守的埃及音乐家联盟在约旦已经成为不受欢迎的角色,但他们还是说,未来应该禁止黎巴嫩乐队在埃及演出。

在该演唱会后,镇压行动扩大化了,包括国家人权委员会和国会成员在内,有人提出了要对此事追查到底。一名国会立法和宪法事务委员会成员表示,该委员会将加大对同性恋的惩处,尽管同性恋在埃及并非犯罪。

这场反LGBTQI运动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或新生的事物。就在2013年下半年到2017年3月,有232位LGBT人士或疑似性少数者被逮捕,其中绝大多数人都被指控与反卖淫和淫乱行为有关。

我们所写到的“这场猎巫运动”在近二十年里变本加厉地继续着,尽管有些人为了避免监禁而躲了起来。那些公开反对近来镇压行动的活动家,如莎拉•赫加齐,也遭到了逮捕。莎拉•赫加齐已被监禁,遭到了囚犯们的殴打,并且如果其“宣扬性变态”和其它的罪名如所谓“在演唱会上挥舞彩虹旗”被坐实,她将面临终身监禁的判决。

直至今日,没有一个西方国家公开谴责或谈论这场镇压。

本次针对人性取向的镇压行动是继2001年尼罗河水上夜总会“皇后号”遭遇袭击,52人遭大规模逮捕之后,最恶劣一次。两个同性成年人之间发生性关系本就不应当被视为罪行。

Mashrou ‘Leila乐队所言完全正确:“这场镇压本身是和埃及人民每天承受的令人窒息的恐惧和虐待氛围是连在一起的,无论你的性取向如何。”

埃及政府对政治反对派和异见者,其中许多人据称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成员或同情者,以及左派人士、民主人士、人权捍卫者和记者等人,广泛使用了任意逮捕、人间蒸发、酷刑折磨等手段迫害之。无法忘记,2013年八月,超过800人的穆斯林兄弟会的抗议者及其支持者,在开罗的拉比广场遭到了屠杀。埃及人权与自由组织(the Egyptian Coordination for Rights and Freedoms ,ECRF),一个独立的人权组织,发现了在2013年8月到2015年12月之间,有30人在警察局和其它内政部拘留点死于酷刑。2016年,ECRF的报告称其律师接到了830起酷刑投诉,且有14人在拘留期间死于酷刑。

同时,埃及当局近几周来逮捕了一些独立工会的领导人,九人被捕,现在尚有七人在狱中。其它独立工会也遭到了同样的威胁。当局不承认在埃及工会联合会体制之外活动的独立工会,工人则会因为参与罢工被捕。

埃及的人权组织估计道,监狱当中有60000人以上的政治犯,在赛西上台后埃及又新建了20所监狱。

该政权持续以渎神罪起诉公民,首当其冲的是无神论者,其次科普特基督徒、什叶派穆斯林和巴哈伊教徒等宗教少数派则在法律和现实当中受到歧视性法规限制,并且他们不会受到免于暴力伤害的保护。

赛西政权无疑是埃及最反动的存在。

推翻赛西独裁政权以及所有的压迫者!

LGBTQI社群,我们团结起来,反抗一切压迫!

2017年10月12日


原文链接:
https://syriafreedomforever.wordpress.com/2017/10/12/solidarity-with-the-lgbtiq-community-in-egyp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