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伊朗民众的抗议!—— 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声明

季耶 译

自2017年12月28日开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受到2009年绿色革命(Green Movement)以来前所未有的社会抗议浪潮的震动。抗议活动在圣城和东北边界附近的伊朗第二大城市的马什哈德(Mashhad)首先爆发。抗议者反对日常用品价格上涨和贫困增加,呼吁“处死鲁哈尼”,“处死独裁者(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并呼吁结束伊朗对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军事干涉。抗议活动迅速蔓延到整个伊朗100多个城市和乡村,包括首都德黑兰。

迄今为止,至少有22人死亡(3人被拘留),横暴的安全部队已经逮捕了3700多人,包括在南部城市阿瓦士(Ahvaz)逮捕了1000多人,还逮捕了许多积极参与抗议活动的妇女。伊朗的专制政权也阻止民众大量使用的即时通讯平台Telegram和Instagram,并且通过网络干扰限制民众使用互联网。至少有100名学生活动分子被捕,特别是左派和进步分子,其中一些已经释放。安全部队已经包围甚而在某些情况下进驻了大学校园。其他学生和劳工活动家正被捕,从家中和学生宿舍被绑架。被抓的人可能会遭受酷刑。

伊朗政权就像中东地区的其它专制政权那样,指责民众抗议是由美国、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幕后策划的国际阴谋的一部分。

抗议活动的根源在于社会经济问题,特别是贫困、失业和政治压迫,缺乏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等民主自由权利。此外,在伊朗这样一个识字率高达87%并通过互联网与世界联系的种族多样化人口的国度,对妇女,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歧视日益加剧。40%的人口生活在相对贫困线下,90%的伊朗工人是没有任何权利和福利的合同工。法定每月230美元的最低工资,仅仅能够支持一个四口之家每月所需的五分之一,即使如此也没有得到认真执行。在2010年至2014年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amadinejad)和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两任总统在任期间,许多基本食品和基本服务补贴被废除。同时基本食品价格在爆炸式上涨。医疗保健在政府预算中的份额已经被削减。能源价格正在上涨。所有这一切,加上总体通货膨胀率的上涨(按照政府统计是12%,实际上高达40%),对受薪者的购买力和社会底层人口是一个新的打击。

与此同时,数十亿美元的国家预算流向与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有关的机构和基金会的口袋里。这些无须向社会交代和免税的基金会是中东地区最大的控股公司。这些基金会或“半国营机构”实际上由国家管理,而国家则由政权要员和伊朗事实上的军事集团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上层领导所操纵。他们控制超过80%的伊朗经济。此外,在2103年,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通过Setad(“执行伊玛目命令”)控制了约95亿美元。Setad实际上在国家经济的每一个部门都能分沾利益,从金融、石油、房地产到电信。【1】

国家和伊斯兰革命卫队从经营伊朗和中东劳务生意中榨取的巨额利润都用于该地区的直接和间接军事干预和意识形态宣传,以及为伊朗国内的安全、警察和民兵组织“武装力量动员队”(basij)提供资金。

近日的大规模抗议实际上是过去一年多的抗议活动的延续,工人罢工反对拖欠工资和可怕的工作条件,还有退休人士、教师、护士,以及那些由于银行和金融机构倒闭而失去了微薄储蓄的老百姓的抗议和罢工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许多政治犯,包括劳工领袖礼萨沙哈比(Reza Shahabi),已经绝食了好几年。【2】

劳工领袖礼萨沙哈比

伊朗独立的劳工组织两次发表声明支持最近的民众抗议活动。这些声明是由德黑兰巴士工会(Tehran Bus Workers Union)和哈特塔甘蔗工人联合会(Haft Tapeh Sugarcane Workers Union)以及另外五个独立的劳工组织伊朗工人自由工会(Free union of Iranian workers),克尔曼沙赫电力和金属工人协会(Association of Electrical and Metal Workers of Kermanshah),厄尔布尔士省油漆工协会(Association of Painters of Alborz Province),劳工维权者中心(Labor Defenders’ Center),争取建立劳工组织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Pursuit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Labor Organizations)联名发出的。我们支持他们的观点,声明摘要如下:

“我们与伊朗劳动群众一起,喊出一些应该清楚明白的事情:我们要实现结束贫困和痛苦;所有压迫和监禁应该结束;所有的政治犯都应该释放;不管他们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所有社会财富的掠夺者和压迫者应该受到起诉和审判;应该收回金融机构从人民身上盗窃的财富;公私营部门工人和受薪者的最低工资增加五倍,并且要大幅削减政府当局的大量收入;工人建立自主工会和人民建立民间组织的权利,无条件的言论和新闻自由以及成立政党自由都受到保障,以实现千百万伊朗人民的要求。”

大多数抗议者都提出反对专制政权所有派别的口号,无论是所谓“改革派”还是强硬派,抗议者以一句口号“面包,工作和自由”表达对民主,社会正义和平等的追求。虽然在国家镇压的威胁下,持续两周的街头抗议活动开始退却,但目前这场斗争已经转向罢工和其它工业行动中。许多女权活动分子、教师,政治犯家属,著名知识分子和艺术家也在公开捍卫抗议活动。政治犯家属一直在德黑兰以关押政治犯闻名的埃温监狱(Evin prison)和其它监狱门外抗议,要求释放亲人。

 

就像2010 – 2011年以来中东和北非地区的起义和民众抗议,伊朗民众的这次抗议活动是对经济贫困和政治和社会压迫的回应。抗议活动的另一个特点是反对伊朗政权在中东地区其它国家特别是叙利亚的军事干预,其口号是“放手叙利亚,关注咱们自已”。

 

伊斯兰共和国不可能改良。自1979年伊朗革命迅速转变为反革命以来,伊朗的青年、妇女和工人遭受到资本主义、反动和神权的政权的压迫,从身体和精神上折磨异见者,并有系统地消灭所有反对派。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支持伊朗的民众抗议活动,并呼吁伊朗乃至全世界的进步人士声援他们。我们认为,建立争取民主、社会正义和平等的反独裁斗争的地区性和全球团结,及反对父权制,种族主义,宗派主义或恐同歧视和偏见,是绝对必要的。我们希望目前伊朗的抗议活动将迫使伊朗停止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暴虐政权的军事和财政支持,并结束对该地区的反动的干涉。我们也希望一些反阿拉伯沙文主义(anti-Arab chauvinism)人士的力量注入到这场运动中来,帮助伊朗基层群众斗争成长。

 

我们反对一切外国帝国主义的干涉,要求停止对伊朗的制裁,因为受制裁影响的首先是伊朗的普通民众。

 

我们要求释放所有抗议者、工会活动分子及其它政治犯。

 

与争取民主、社会正义和世俗主义的伊朗民众抗议活动团结一致!

 

声援我们的同志!

 

不要资本主义。不要父权制!不要种族主义!不要宗派主义!支持人民大众的联合!

 

我们的命运和我们的解放是联系在一起的!

 

2018年1月11日


注释:

【1】译按:可参看“外媒称伊朗存在鲜为人知“商业帝国”资产惊人”,中国新闻网,2013年11月12日。网址:http://www.chinanews.com/gj/2013/11-12/5490954.shtml

【2】译按:沙哈比是德黑兰巴士工人工会的司库。自2010年被拘留,被判监禁六年。据报导,他在健康欠佳的情况下受酷刑和拒绝给予及时治疗,2012年12月12月17日开始绝食抗议。参看“支持伊朗工人国际联盟”(IASWI)网上报导: https://workers-iran.org/?s=reza+shahabi+

END

原文连结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solidarity-popular-protests-iran-statement-alliance-middle-eastern-sociali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