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加泰罗尼亚人民!反对第155条!

西班牙革命反资本主义左翼  声明

桦沿  译

五叶  校

 

10月27日,加泰罗尼亚议会投票决定脱离西班牙而独立。然而,就在同一天,马德里中央政府引用宪法第155条,解散了加泰罗尼亚议会并宣布它的投票无效。

以下内容是反资本主义革命左翼(IZAR)发表于10月30日的对这一事件的回应,该组织是西班牙的一个革命社会主义者组织,支持第四国际内部的“争取革命的国际纲领派”。


什么样的经济增长面临危险?

在西班牙政府和加泰罗尼亚之间的冲突越发尖锐化的进程中,统治阶级持续施压,企图使这一进程陷于瘫痪。由于加泰罗尼亚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威胁到了加泰罗尼亚资产阶级的利益,后者之中的一大部分已经开始与西班牙资产阶级统一论调,他们指出,如果继续沿着《单方面独立宣言(DUI)》的地图前进,将使整个经济复苏处于危险之中。

这一复苏一直以来都是由资本独享的:马德里证券交易所最热门的35家公司(IBEX35)估计获益434亿欧元左右,工人阶级的状况却由于我们从危机一开始就遭受的削减和工作不稳定而持续恶化。

在人民党(马德里议会的主要政党)已经花了几年时间来削减养老金之后,再听他们谈论加泰罗尼亚的不稳定局势给养老金造成的不利影响确实是莫大的讽刺。而加泰罗尼亚欧洲民主党(PDeCAT)和加泰罗尼亚共和党左派(ERC)抨击人民党的调节政策更是五十步笑百步,这些年他们自己的政策只不过和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的政策不相上下。

然而,当我们分析超过1000家公司总部搬迁至加泰罗尼亚境外,或者谈到外国投资的下降和加泰罗尼亚旅游业的衰落,以及它们对西班牙经济的灾难性影响时,我们必须设法超越恐吓政治。

在预期2018年GDP增长率低于2.6%、教育和健康的公共开支达到历史最低的情况下,将当年的预算延期,表明资本家希望继续让我们为危机买单,同时充实自己的腰包。这一经济衰退的后果不外是对工人阶级发起新的进攻来缓和危机。

加泰罗尼亚的不稳定不过是他们用来掩盖这些年的增长和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结构性弱点的障眼法。因此,我们不要让他们欺骗我们。在整个西班牙国家内,我们与加泰罗尼亚工人的共同之处要比与西班牙资本家更多。捍卫如决定权这样的基本民主权利仍然是各族人民之间的基本团结的组成部分。

我们不要让他们欺骗我们。如果拉霍伊、马德里证券交易所最热门的35家公司、西班牙国王和欧盟——他们在这些年里一直无情摧残着工人阶级和青年们——感到如此不安,那并非是因为加泰罗尼亚有可能的独立会损害劳动人民的利益,只不过是因为它引起了对78年政权的统治、君主制、西班牙资产阶级直接利益的反思——最重要的是,因为争取决定权的斗争能够释放加泰罗尼亚中其他能造成更深刻改变的社会斗争。

反对他们的压迫,我们的声援

当155号条款被引呈时,加泰罗尼亚政府就退缩了,而关于可能发生的反动攻击的疑问都烟消云散了。

加泰罗尼亚总统普伊格德蒙特(Puigdemont)、加泰罗尼亚副总统容克拉斯(Junqueras)和顾问们的被免职,以及对新部长们的任命;对(加泰罗尼亚)议会任何非行政的职能的取缔,以及拉霍伊使其停职的能力,使加泰罗尼亚的议会成为一个纯粹的装饰元素。

就现在而言,我们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预计最多六个月,很可能以号召加泰罗尼亚进行新大选而结束,很让人怀疑他们将如何避免新的亲独立候选人的胜利。

我们革命反资本主义左翼(IZAR)提出的猜想是:它将成为一次具有反动性质的宪法修正的序幕,各个方面的政府集权都将加强——不仅是在领土方面,同时还有镇压方面。广泛运用“特殊执政手段”来镇压社会运动的做法,已经有无数先例了。

事实上,从2011年开始,当社会对削减政策的反应产生时,他们的回应就是通过镇压法强化镇压。因此,面对可以预见的新的削减和调节政策,资产阶级无疑正在准备防止工人阶级和青年可能作出的反应。我们需要认识到:虽然今天是加泰罗尼亚人民受到国家镇压,在遥远的将来,就会是西班牙工人阶级的其他部分受到镇压。

为争取决定权而动员起来

加泰罗尼亚的工人是唯一能够取得决定权的人,同时他们也是最能对国家和资本家的镇压作出反应的人。面对拉霍伊政府对TV3台的接管(主要的加泰罗尼亚语电视频道),谁能比电视台的工人更能反抗这种干涉呢?编辑委员会应该成为媒体的雇佣劳动者。

面对着加泰罗尼亚境内可能出现的公司和银行外逃,有什么更好的措施能比将那些银行和公司国有化并置于工人的控制下更好地应对这些压力呢?

如果银行家和商人想离开,就让他们走吧!但是,钱和公司留下来,置于在那些必须为生计而工作的人的控制之下。这种方法可以通过我们在工作场所和社区中的阶级自我组织来开展,并通过一次广泛的大罢工来实现。

由于这个原因,工人阶级将会领导加泰罗尼亚人民民主决定权这一事实就获得了一种决定性的特点。这样的情景会让我们有机会认识到,作为一个社会阶级,我们有权决定我们应该如何生活。他们的危机不必是我们的危机,正如他们的政治体制的危机对我们而言不是什么危机,而是结束他们反社会政策的机会。

为此,我们的回应必须协调一致、强而有力,在两方资产阶级面前铺开一条共同的阵线,削弱那些对修改《劳动法》、削减养老金和驱逐的人口负有责任的人的支柱,比如君主制或西班牙统一。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加泰罗尼亚进行总罢工,并延伸到(西班牙)其他地区,并通过总罢工,用免除债务、撤销《劳动法》修改、禁止解雇、60岁退休以及我们其他的要求来使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团结起来。

面对他们试图在工人阶级中制造的分歧,我们必须共同作出回应。在加泰罗尼亚,这需要鼓励可以组织这种斗争方法的自我组织空间;而在西班牙的其余地方,则需要在工作中心和校园里建立团结的纽带,

加泰罗尼亚工人的斗争是整个工人阶级和青年的斗争,我们必须在加泰罗尼亚的内外,用同等的强度将它组织起来。

 

 

 

译自美国2017年11号的《社会主义行动报》:

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7/11/11/solidarity-with-the-catalan-people-no-to-article-15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