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苏丹人民起义

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  著

Teragion  译

素侠云雪  校

我们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支持从2018年12月19日起开始的苏丹人民起义。这场抗议由年初面包、小麦和电力补贴的取消以及大幅的通货膨胀所引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估算有近一半苏丹人口(约二千万)生活于贫困线以下。生活上的窘迫处境,加上经济、政治和社会压迫,迫使苏丹人民要求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政府下台。独裁者巴希尔正在寻求修宪,以继续参加2020年的总统选举。

抗议者最为流行的口号包括“自由、和平与正义”和“革命是人民的选择”,以及著名的“人民希望政权垮台”。许多城市的人民不顾紧急状态和宵禁参与了示威,这从侧面反映了此次动荡之深,及对巴希尔政权彻底的反对。

巴希尔政权自1989年起已持续约30年。在此次示威中,它对抗议者采用了极为血腥暴力的镇压手段,使用了包括狙击手和执行队在内的人,并至少杀害39人,逮捕了包括女权主义者、工人和左翼运动团体在内的逾两千人。一名被杀害的十二岁少年肖奇·伊沙克(Shawqi Ishaq)已经成为了本次起义的标志性人物。

苏丹的农村地区和包括阿特巴拉在内的数个城市有着成立独立工会的传统,当巴希尔政府试图取缔这些工会时,抗议就发生了。苏丹专业人员协会(SPA)和其它工会继续冲锋在前,传达了来自街头的声音,在此次运动中起到了组织性骨干的作用。它们的积极参与导致当局逮捕了众多工人干部和领导,包括苏丹专业人员协会秘书处成员穆罕默德·纳吉·阿萨姆(Mohamed Nagi al-Assam)博士、苏丹教师委员会委员及SPA秘书处成员艾哈迈德·拉比(Ahmed Rabie)、妇产医师协会行政委员海韦达·艾哈迈德·穆罕默德·海桑(Huweida Ahmed Muhammad al-Hasan)博士、苏丹医生联盟主席艾哈迈德·谢赫(Ahmed al-Shaikh)博士、苏丹医生联盟代理主席纳吉卜·纳吉穆丁(Najib Najmuddin)博士,以及杰济拉州教师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海桑(Abdullah al-Hassan)。当抗议活动逐渐扩散,政府的镇压日益加剧,苏丹教师委员会领导数个独立工会进行了更为广泛的全面的罢工。一个独立的记者工会进行了一次为期三天的罢工;苏丹药剂师中央委员会也宣布将进行一场罢工;学生和教授也同样参与了罢工和示威。多达二十名喀土穆大学的教授被捕,一部分随即因大学和工人方面的压力被释放,这其中包括苏丹专业人员协会秘书处成员、经济学教授穆罕默德·尤赛夫(Mohammad Youssef)博士、运动科学教授穆罕默德·阿卜杜拉(Mohammad Abdallah)博士、文学教授马姆杜·穆罕默德·海桑(Mamdouh Mohammad al-Hassan)博士,传染病学教授蒙塔塞尔·泰叶卜(Montasser al-Tayeb)博士,工程学教授阿里·塞里(Ali Seory)博士,以及文学教授穆罕默德·尤尼斯(Mohammad Younes)博士。

苏丹的左翼持续全面主持本次起义。他们拒绝了国际社会所支持的,由伊斯兰主义反对派和执政党所提出的“软着陆”计划,因为这一计划代表着继续施行执政联盟失败的安全和经济计划,且代表着外国而非本国人民的利益。因左翼党派对起义的支持,政府已逮捕了大量左翼干部和领导者,被捕者包括苏丹共产党(SCP)政治局成员罕纳迪·法德勒(Hanadi Fadl)、中央委员会委员卡迈勒·贾拉尔(Kamal Jarrar),中央委员会及苏丹医学与健康职业者工会成员马苏德·穆罕默德·海桑(Masoud Muhammad al-Hasan)博士、苏丹共产党成员阿卜杜勒·法塔赫·里法艾(Abdulfattah Rifaai)的女儿巴土勒·里法艾(Batoul Rifaai),另有苏丹共成员亚萨尔·西尔·阿里(Yassar al-Sir Ali)遭枪击(现生命垂危)。

苏丹妇女联盟(SWU)及其它女权主义团体在起义中起到了积极的领导作用,像之前反对巴希尔和其它政权性别歧视的几次运动中一样充当了先锋。当局已经监禁了数名其核心人物,包括苏丹妇女联盟的领导者阿迪拉·齐巴克(Adilah Zi’baq)、苏丹民主妇女联盟领导穆尼拉·赛义德·阿里(Munira Sayyid Ali)、苏丹妇女联盟、苏丹共产党及苏丹团结委员会成员哈南·穆罕默德·努儿(Hanan Muhammad Nour),诗人苏玛亚·伊沙克(Sumayya Ishaq),律师及苏丹妇女联盟成员哈南·海桑·阿勒加迪(Hanan Hassan Algadi),以及苏丹妇女联盟和苏丹共产党成员阿迈勒·贾卜来勒(Amal Jabrallah)。

当局通过性别、政见和种族歧视而对政敌及苏丹群众进行的政治压迫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之久。这导致了苏丹政坛的分裂,并产生了一个不被信任且非法的伊斯兰主义反对派全国乌玛党(National Umma Party,NUP)所无法填补的权力真空。在萨迪克·马赫迪(Sadiq al-Mahdi)领导之下的全国乌玛党尝试利用此次运动夺权。这反而使得政府能够转移和破坏来自街头的激进需求。

我们强调军队与苏丹统治阶级的其它部分一样任人唯亲,且在国内以及南苏丹、也门的镇压和动荡中有着无法撇清的责任。那些主张其保持了独立且能够与人民保持一致的人应该注意到军队在埃及的反革命作用,以及苏丹军队自己对于政权所表达的支持。

作为一个反恐战争中的积极份子和帝国主义势力的忠实盟友,尽管当地民众反对其的独裁统治,巴希尔并没有因为国际刑事法院因达尔富尔地区的战争罪行所发布的逮捕令而受到多少影响,特别是当他与那些帝国主义势力重建关系,并收到来自美国所扶植的另一个战争罪犯——南苏丹总统萨尔瓦·基尔(Salva Kiir)的支持之后。

巴希尔政权主动延长并加剧内战,在针对南苏丹和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中肆意煽动宗教和种族主义仇恨,据估计伤亡者总数超过了一百万。巴希尔政权甚至从谋杀自己人民的行为中牟利:它将这些在战争中犯下强奸和屠杀罪行的部落军官送到也门当雇佣兵。这提醒我们对巴希尔政权的反抗同反抗其他独裁政权一样,并不局限于一国之内。

巴希尔政权还成功地利用了其它地区和帝国主义大国来维持统治。在此次起义爆发之后,巴希尔在大马士革造访了巴沙尔·阿萨德,表达了他对巴沙尔政权的支持,并据称成为了沙特阿拉伯在该地区的代理人。他在维持与卡塔尔长期同盟的同时,也巩固了他与沙特阿拉伯的关系,并通过参与沙特阿拉伯的罪行来强化他自己的统治。这使得卡塔尔的埃米尔塔米姆二世(Tamim al-Thani)、土耳其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以及埃及外长和情报官员都愿意支持他。此外,他与其它政权一道试图采取措施以与以色列邦交正常化,而内塔尼亚胡(Netanyahu)也愿意将以色列国家航空的航线延伸到苏丹领空。

今天,苏丹的抗议者已经表示反对巴希尔政权的山头主义政策及其与其它区域独裁政权的联盟,抗议者同样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失败的救济政策。他们已经从新自由主义和镇压中恢复过来,宣布将由公民社会和劳工运动发起一场广泛的罢工。

考虑到苏丹抗议者为反抗残忍的政权力量所作出的英勇之举,以及地区和国际上对巴希尔政权数十年来维持统治的一致支持,我们急需摆明我们坚决支持人民的起义与他们追求社会正义的斗争,正如广为流传的口号中所表明的那样,“自由、和平、正义与革命都是人民的选择”。

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

2019年1月8日

END


译自: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alliance-statement-solidarity-with-the-popular-uprising-in-sudan/?fbclid=IwAR0w6sJRzpHxCHe0RWx5h35s7UlMmugo5IGQ-lgIplwTmEJnxepOvBVNTF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