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苏丹和阿尔及利亚起义的声明

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

宴之傲 译

冷漠 校

在这两个国家,推翻个别有名无实的政权领导人被认为是远远不够的。人们呼吁继续推动起义向更深处发展,直到政治和社会经济的根本性变革有利于大众阶层,完全取代旧政权及其统治者。

许多人越来越惊讶地注意到过去几个月中在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爆发的起义,这次起义抵抗了自2011年中东和北非起义后席卷该地区的反革命浪潮。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前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最后一次国际访问的对象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以表明他对幸存下来的旧政权的支持。看起来,这个旧政权已经经受住了这次的风暴,然而起义最终却卷土重来。这场起义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紧缩措施、独裁和父权制等一切不公平现状提出了挑战。虽然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数月,但主流国际媒体对其的注意才刚刚开始。他们忽视了过去几个月摩洛哥数以万计的教师的抗议,对整个地区此起彼伏对的反抗与镇压也漠不关心。

苏丹和阿尔及利亚起义在组织方面的高度成熟重新燃起人们的希望,人们期待着新一轮的起义能够实现2011年革命的最初要求,为追求尊严、平等和自由而斗争。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流亡者在将革命火种传播到境外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呼吁所有认为这场斗争应该是国际性斗争的人加入他们的行列。

在撰写本文之时,苏丹起义已经成功地将奥马尔·巴希尔驱除并监禁起来。他自2009年以来一直以反人类罪、战争罪和种族灭绝罪而被国际刑事法院通缉。巴希尔已经被迫下台,他的继任者、陆军中尉阿瓦德·伊本·奥夫(Awad Ibn Auf)自己也无法执政超过24小时。抗议者们还呼吁伊本·奥夫的继任者,将军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Abdel-Fattah Burhan)放弃掌权并监督向平民进行的权力过渡。

不到两周前,阿尔及利亚的大规模抗议迫使阿卜杜勒·阿齐兹·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宣布,他将辞去总统一职,不再竞选第五个任期,并最终由一个与布特弗利卡旧政权简直如出一辙的临时政府取而代之。

在这两个国家,推翻个别有名无实的政权领导人被认为是远远不够的。人们呼吁继续推动起义向更深处发展,直到政治和社会经济的根本性变革有利于大众阶层,完全取代旧政权及其统治者。

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抗议者从他们过去的革命斗争和邻近的反革命政权中吸取了教训:只有通过人民的抵抗、群众的参与和自我组织,才能够实现彻底的变革,赢得民主和社会经济权利。

各个独裁政权、地方和帝国主义列强在恐惧中目睹了最近这些民众起义的发展,并将之视为对其自身利益和权力的威胁。作为回应,他们向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军队首脑表示支持,并鼓励他们继续保持对局势的控制。在发出这些呼吁的同时,反动势力还直接或间接地警告这些地方和国际上的活动者,阻止他们继续和深化革命的进程。

我们声明,我们将继续声援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大众阶层以及该地区的其它阶层。他们的斗争激励着全世界所有为解放被压迫者而奋斗的人们。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敦促世界各地的左派和进步组织对苏丹和阿尔及利亚的新一轮起义浪潮以及该地区的持续抵抗表示声援。在你们各自国家的大使馆、领事馆和国家代表前组织抗议活动,并与伴随起义的流亡革命者进行接触和协调。继续跟踪事态的发展,以便在运动面临更严厉的镇压时采取行动。在这一关键时期,只有来自苏丹、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其它国家的街头压力,才能保证中东和北非第二轮起义的成功。

2019年4月20日


原载中东社会主义者联盟网站

原文题目:Statement of solidarity with the Sudanese and Algerian Uprisings

原文链接: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statement-of-solidarity-with-the-sudanese-and-algerian-uprising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