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群众动员核心的苏丹妇女

约瑟夫·达希尔(Joseph Daher)  著

土旦兀  译

苏丹有着长久的女性动员历史,但如今的革命进程超越了过去妇女的动员。女性在组织民众起义的广泛参与揭示了这场民众起义尚未可作定论的深度和激进性质。

苏丹妇女在去年(2018)12月开始的、以及今年4月独裁者巴布尔被推翻后的抗议活动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妇女的参与程度与及其在组织日常斗争的角色是开国以来前所未有的。她们大规模的参与了上街示威的活动,也参加包括苏丹专业协会在内的工会,以及正在领导与军方谈判的、在《争取自由与变革宣言》联盟(Coalition of Forces for the Declaration of Freedom and Change (FDLC) )以内的反对党。 

两个女性主义团体也参与其中:“反对压迫妇女”(No to the Oppression of Women)倡议以及“公民与政治女性主义”(Civil and Political Feminist Groups)组织,她们在联盟的议程中是清晰可见的,例如在联盟的主要诉求中,有要求在未来国会议席中有40%的妇女保障名额,并结束一切对女性及平等权的歧视。

要记住,揉合了军事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苏丹政权,自近数十年来以及民众抗议之始就针对女性。在巴希尔政权下,伊斯兰教法,或沙里亚法,是苏丹国家的立法源泉,这导致了除个别例子之外,女性因“行为不端”被鞭笞、因“衣着不整”或“不道德行为”被判囚或罚款的现象。根据当地妇女权利非政府组织的报告显示,在2016年超过15000名女性被处鞭笞。政权的目的是透过强对女性施以道德与刑事的法律,来限制与控制女性在公共场合的存在。

自去年12月的示威开始,女性就被安全部队特别针对,后者毫不犹豫地把女性囚禁、羞辱和对她们进行性骚扰。被拘留的示威者全身的毛发被剃掉。性压迫和性侵犯的手段是刻意针对女性示威者以图削弱动员力的武器。

苏丹有着长久的女性动员历史,但如今的革命进程超越了过去妇女的动员。女性在组织民众起义的广泛参与揭示了这场民众起义尚未可作定论的深度和激进性质。

6月3日,苏丹政权对在过渡军事委员会总部外广场占据数星期的示威者采取血腥镇压,过百人丧生、数以百计的人受伤。抗议运动的先锋队“自由与变革联盟”(Alliance for Freedom and Change (ALC))呼吁“全面与无限期的罢工和公民不服从”、“在社区、城市和乡村举行和平游行示威”并“推翻军事委员会”。

2019年6月22日


原文题目:Sudan – women at the heart of mobilizations

原文链接:

https://www.allianceofmesocialists.org/sudan-women-at-the-heart-of-mobilization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