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茨维尔集会变得致命:建立粉碎法西斯主义的团结!

史提夫·泽维尔  著

丹朱翰墨  译

赤心  校

感谢龚义哲提供部分翻译

一位妇女在8月12日的汽车袭击中受伤,奇普·索莫德维拉/盖蒂图片社

希瑟·黑尔与我们同在!社会主义行动谴责极右恐怖分子杀害希瑟·黑尔的暴行!8月12日,针对所谓的“右派团结”游行,反法西斯抗议者举行了反动员,在抗议中,希瑟·黑尔被极右恐怖分子开车撞死,年仅32岁。就在同一天,另有三十多名反种族主义抗议者负伤。

在夏洛茨维尔从事律师助理工作的希瑟前往抗议现场表达自己对人性的热爱以及反对病入膏肓的资本主义制度呕吐出的法西斯和种族主义恶棍。表面上的凶手,20岁的杰姆斯·亚历克斯·菲尔德逃离了现场,但不久就被捕了。他所在中学的一位教师告诉ABC新闻说,菲尔兹“迷恋纳粹和阿道夫·希特勒。”

希瑟·黑尔与我们同在!

在夏洛茨维尔召集的这个极右集会旨在纠集“另类右派”、新纳粹、新南部邦联的支持者和三K党团体保卫罗伯特·李的雕像,李将军曾在19世纪60年代的内战时期统帅奴隶主的军队。夏洛茨维尔市议会已经投票移除在李将军公园(现名为解放公园)的纪念碑。据报道,这次集会是至少十年来最大的极右团体和种族主义组织的集会。

 

在8月11日穿过弗吉尼亚大学校园的火炬游行上,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法西斯分子高呼:“白命贵”,“你们会不会取代我们”,“犹太人不会取代我们”和“鲜血和土壤”。右翼分子用棍棒和指节铜套攻击一小群反对他们的抗议者,警察则在边上旁观。

8月12日星期六,当法西斯分子聚集起来集会时,反对他们的抗议人士是他们的一倍。冲突爆发后,当局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警察受命驱散集会。法西斯和反示威者之间的混战不断,至少15名抗议者受伤。

随后,反示威者开始在市中心游行,高呼“谁的街道?”“我们的街道!”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菲尔兹开着他的车冲进一列游行队伍,杀死了海耶,至少19人受伤。受伤的人中有国际社会主义组织(ISO)、美国民主社会主义党(DSA)、世界产业工人联盟(IWW)的成员。

特朗普的崛起鼓舞了法西斯主义者

三k党徒、大屠杀否认者、前纳粹领导大卫·杜克在夏洛茨维尔右派团结的集会中叫嚣:“我们坚决夺回我们的国家。我们将履行唐纳德·特朗普的诺言……这就是我们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的原因,因为他会夺回我们的国家。”

特朗普用反动的民粹手法拉拢对经济不满和错误感知了种族怨愤的群众来竞选总统。(译者按:原作者发表后修改加入“有错误认识”意在表明不认可任何种族仇恨的合法性)在特朗普步入白宫期间,在将移民和穆斯林当作替罪羊的同时也集聚了来自法西斯主义者大卫·杜克,“另类右派”创建者理查德·斯宾塞以及三k党的支持。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竞选集会中对抗议者进行肉体攻击,因为候选人鼓励他们的暴力行为。

尽管特朗普不是法西斯主义者,但身边却围绕着史提夫·班农和史蒂芬·米勒(理查德·斯宾塞的大学朋友)这样的另类右翼发言人。他的当选和言论鼓舞了法西斯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极右势力。自大选以来,这些团体已经成长和动员起来,把特朗普的上台作为走出低靡的信号。《纳粹冲锋队日报》写道,特朗普“让我们自由”。

特朗普对他就职以来发生的大量种族主义和反犹仇恨罪行置若罔闻。在夏洛茨维尔冲突后,在一篇杂乱和不连贯的发言中,特朗普没有提及希瑟·黑尔的死。他从“多方面”谴责暴力,却拒绝明确谴责那些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法西斯。

大卫·杜克显然被特朗普温和的批评所激怒,在推特上写道:“我建议你好好照照镜子,好好想想,是我们白人把你送上总统宝座,而不是那帮激进左派。”

但是其他的右翼分子把特朗普的声明当作一个胜利。“特朗普刚刚谴责反法西斯了吗?”在推特上,李察斯宾塞用这来形容反法西斯抗议者。《纳粹冲锋队日报》欢欣鼓舞地写道,特朗普已经“彻底地拒绝否认法西斯。他没有攻击我们……当被要求谴责时,他只是走出了房间。好,真的很好”。

法西斯主义以及如何与之斗争

法西斯主义是晚期腐朽资本主义的症状。在1975年8月的《国际社会主义评论》(《言论自由和反对极右》)上马利克·米亚赫描述了法西斯分子的策略:

“资本主义危机造成了破产威胁,法西斯主义者试图将受破产威胁的一切人的怒火转移到对付被压迫的少数种族和有组织的劳工。在这个国家,在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间法西斯组织的方法是声称代表‘小商贩’对抗大资本家和‘共产主义者’,集中攻击黑人、犹太人和大工会。丹尼尔·格林在他的书《法西斯和大企业》中指出,“法西斯主义的把戏就是自称为反对资本主义者,却从未对资本主义进行严肃的攻击。”

法西斯主义的社会基础是小资产阶级(“中产阶级”)。在权力斗争中,法西斯主义使用反资本主义的口号,但支持他们的是统治阶级。他们把小资产阶级当作托洛茨基所说的“反对工人阶级的‘攻城锤’”。法西斯政权归根结底是金融资本的政府。

纳粹党用反资本主义的花言巧语掩盖了他们的意图后,很快就把德国社会的一切服从于资产阶级的需要。我们无法依靠警察,法院,和资本主义政客保护我们免受法西斯暴徒侵袭。警察自己经常直接与法西斯结盟。

社会主义者反对这样的观点:参加“巷战”的小团体能打败法西斯分子。我们设法调动尽可能大的工人和被压迫者反对这些暴徒的反动员。我们需要建立联合阵线和群众行动形式的联盟,包括工会组织、被压迫民族、妇女、学生和LGBTQI人士的组织。

与此同时,我们支持人们有权组织反对种族主义者和法西斯分子攻击的自卫。我们要牢记产盟的口号:“一损俱损。”

 

原文发表于2017年8月的《社会主义行动报》,译自:

https://socialistaction.org/2017/08/13/charlottesville-rally-turns-deadly-build-unity-to-smash-fascis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