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的造谣污蔑

马冉 著

  我们手里既没有那种财政资源,也没有那种庞大机关。但我们有着一些更伟大的东西,就是:对于历史真相之重视以及一个正确的科学方法。伪造的东西,即使是强有力的国家机关来伪造,也是经不起时间考验,有朝一日因为内在矛盾原故而被人揭穿。反之,由科学方法建立起来的历史真相,有其内在的说服力,总有一日为人所信服。

——托洛茨基,《俄国革命史》

 

上世纪70年代,香港曾发生过一场毛派与托派的文字斗争,当时主领污蔑造谣合唱队的领袖是红极一时的香港“左派”,随着工人国家的改旗易帜,这些“左派”要么消沉幻灭,要么融入建制。当时这种造谣污蔑并不让觉得奇怪,因为以苏联为首的主流共运对托派或异议人士的打压污蔑造谣从未停止。现在,在全球资本主义一体化的环境下,对抗争的工人运动或坚持革命立场的左派人士或组织的污蔑造谣之旗也就被资产阶级舆论媒体给接了过来。近日大公报网站公布几则关于香港某激进组织、长毛的有关消息,大肆进行造谣和污蔑。涉及到此事的香港某组织在其期刊上也进行了回应。笔者对该组织的主张以及长毛本人的做法保留个人意见,但对于《大公报》的这种污蔑造谣应作出必要的辨误和阐述。我们且看第一则题名为《资料:“社会主义行动”港支部4年前成立》消息。

大公报的这则消息报道了香港某激进组织的成立情况、主张与活动,但存在着不少刻意而为的低级错误。为方便读者对照,笔者逐条引用进行揭破。以下是第一条:

“社会主义行动”是一个国际性组织,成立1983年,总部在美国加州奥克兰,奉行第四共产国际(托派)主义,下属有一支青年团(Youth for Socialist Action),专门吸收反政府愤青,至今支部已遍布全球40多个国家或地区。

据笔者了解,“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是美国托派组织,成立于1983年,由从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分裂出来,且坚持革命马克思主义立场的原社工党成员所组成,它的全国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在国际上与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有联系,属于第四国际美国同情组织。稍有英文知识的人浏览下英文维基百科或者社会主义行动的百度百科词条都不会写出“是一个国际组织,总部在奥克兰,支部遍布……”这样的语句,而大公报刻意将一个国家的托派组织与另一个托派国际相混淆,牛头不对马嘴,当然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托派激进分子,主张肯定也差不多,即使混淆了也不会引起人注意,重要的在于卖点。

SA的确有青年团,青年团的作用在于吸收一些对革命社会主义思想感兴趣或表示同情的青年,旨在为党的发展提供新鲜血液,其作用和共产党的共产主义青年团类似。“青年是一个时代或社会的晴雨表”,最能感受到时代的变迁,对社会的不公和压迫也比较敏感,较容易接受革命思想。在大公报看来,这些愤青成不了事,倒蛮符合主流认为托派的基础是学生等小资产阶级的观点。另外从一词的翻译也可看出这帮记者的水平:将第四国际翻译成了第四国际主义。

第二段的错误则是沿着第一段的错误的逻辑发展下去。引文如下:

香港的“社会主义行动”成立20107月,其印发的杂志上自称是“社会主义行动(工国委香港)”,其网站内指明自己是工人国际委员会(工国委)的支持者,其facebook内的组织简介更只有“工国委”的介绍,原来香港的“社会主义行动”是一套班子,两套招牌,他们也是“工国委”的香港支部。

从第一条对这个组织的混淆,走到了认为香港某激进组织是一套班子,两套招牌,一个组织隶属于两个国际组织,稍有组织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这句话的荒谬。

另一段:

工人国际委员会(工国委)也是一个国际性组织,成立于1947年,总部设于英国伦敦,也是奉行第四共产国际(“托派”)主义,至今全球有50个支部,由于两个组织的理念、关心事务亦非常相近,所以很多国家的“工国委”都与香港情况一样,同时是“社会主义行动”的支部。

这一段错误更是离谱,混淆两个组织,且认为这两个组织理念,事务相近,所以得出一个组织两个国际的结论,这帮记者真该好好回去学习下英文。

 

×   ×   ×

 

第二篇消息则是关于长毛的。大公报用《长毛大起底》这样的标题来吸引眼球。

不少市民只知道“长毛”梁国雄是阿根廷马克思主义革命家捷古华拉的信徒,但其实他早在上世纪70年代已经是“托派”组织“革命马克思主义同盟(革马盟)”的核心成员,属第四共产国际(托派)的分支,主张不断革命的极左思想,可说“托足”40年,亦因这个原因令司徒华一直抗拒其加入所谓“泛民组织”,导致两人结怨甚深。

长毛是香港政治上的一颗明星,对香港政坛有所了解的朋友对他应该不陌生,长毛留着一头长毛,身穿印有格瓦拉头像的T恤。论起政治出身,长毛的确曾在上世纪70年代加入革命马克思主义同盟,但该组织在上90年代无声无息地瓦解了,在不少人看来长毛今日的作为更是践行当年的革命理想,实现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特别是近年来香港某激进组织与长毛的频繁合作,更使其蒙上了一层马克思主义斗士的外衣。

从长毛成立社民连大杂烩组织的观点和行动,以及长毛自己个人的行动秀和观点来看,其已与马克思主义者相去甚远,更像是一个政治投机分子(关于长毛和CWI的描述,可见新青年论坛秋火的几则点评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3216),香港本土一些托派人士也对长毛的行径感到不齿,大公报记者刻意将长毛视作托派,更以“长毛加入托派40年”为题,真乃无耻行径,哗众取宠,其目的在于将长毛的一些作为放大推到了托派身上,得出了托派“从事暴力对抗活动,由于他们行使偏激暴力,不少国家都视他们为仅次于恐怖主义的极端组织。”的确托派承认必须以暴力革命去推翻资本主义社会,但不意味托派鼓吹认为类似长毛这种街头艺术秀,或者个人恐怖主义抗争。马克思主义相信工人阶级的集体行动,从罢工上升到革命,才是推翻资本主义的力量。托派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中的流派,除了思想力量之外,本身是没有物质力量可言,物质力量在工人阶级那里,正如奥威尔所说的那样“如果有希望的话,希望就在无产者身上”,将托派组织与恐怖组织相提并论,无非暴露大公报记者蔑视工人运动,更加反映了垂死腐朽的资产阶级及其舆论媒体对工人阶级集体力量的畏惧与惊恐。

文章对第四国际和托洛茨基进行了介绍,内容也是错误百出。

“托派”全名为托洛斯基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其中一个激进极左派系,源于前苏联暴力理论家托洛斯基,他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鼓吹以暴力革命推翻世界各国的资本主义政府,但其后出任苏联共产党总书记的斯大林对“托派”大清洗,托洛斯基于19389月被迫逃亡海外,但他仍死心不息,成立“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党”(又称第四共产国际),展开国际左翼反对派运动,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与斯大林对抗,其间曾遭到多次暗杀,最终于1940年在家中被杀

 

其一,对托洛茨基的介绍成了暴力理论家,意在指出托派的暴力行动源自于祖师爷,这个派别除了提倡暴力外啥事也干不了,跟恐怖组织差不多。看过先知三部曲的读者不难发现这个论断的荒谬性。

其二,“但其后出任苏联共产党总书记的斯大林对‘托派’大清洗,托洛斯基于1938年9月被迫逃亡海外。”

托洛茨基于1923年在苏联党内发起左翼反对派斗争,1927年被开除出党,其后被流放到阿拉木图,1929年被驱逐出国,先后在土耳其的普林基普岛,法国,挪威,墨西哥这几个待过。1933年希特勒上台,在德国共产党的背叛行径下,德国工人阶级未经战斗就投降,托洛茨基由是开始考虑组织第四国际,经过多年的努力,在1938年于法国巴黎郊外召开了第四国际成立大会,通过了《过渡纲领》。斯大林发动的党内大清洗是在1938年之后,以臭名昭著的”莫斯科三次公开审判”为名,判处托洛茨基死刑,为此托洛茨基展开了自我辩护,斯大林的这一行动牵制了他的许多精力。在二战爆发后,斯大林出于对革命的恐惧,派人暗杀了托洛茨基。对于托洛茨基的生平资料见《先知三部曲》和《我的生平》(托洛茨基自传),这些书是揭破造谣的最佳武器。

大公报像个看客一样看待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的斗争,这也是现在众多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常态。他们首先将斯大林与托洛茨基的斗争看作是党内权力斗争,认为两者是同一个硬币的反面,甚至举例说托洛茨基上台比斯大林要更糟糕等等;在苏东剧变后,又轻易地将苏联等国的实践等同于社会主义的实践,得出社会主义的道路走不通,只有资产阶级制度才是人类历史的终结。但进入21世纪的今天,资产阶级制度是否给我们带来了那理想美好的社会呢,人们从自身生活的体验也不难看出这个谎言的破灭。大公报的编辑和他们的主子不会去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但处于没有出路的底层群众却不能就此沉默,他们需要寻找出一条真正解放的道路。而在这个道路上,大公报所起的作用和任何一个资产阶级舆论一样,都在制造烟雾,麻痹群众,阻碍他们走向正确的方向,好延长那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

揭破大公报对托派的污蔑造谣不难,但斯大林主义官僚多年来的统治压在人们心头的成见却难以在短时间内消除,更有待新一代青年在结合现时斗争的同时研究未被篡改的革命史和工人运动史,同时进行不懈的斗争和宣传。只要资本主义一日不被推翻,那么根源于此的造谣污蔑就不会停止,更有一日,这种造谣污蔑会变成监视着你的老大哥,造就奥威尔笔下的那个恐怖社会。

 

2014年7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