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中的阶级路线乃是原则问题

摩西·德尔加多(Moisés Delgado)、杰夫·麦克勒  著

Neet  译

在本系列中,左翼之声着力于为作为社会主义者参与总统竞选这一艰巨任务的竞选人发声。这一次我们采访了来自社会主义行动党的总统竞选人,杰夫·麦克勒。

2016年10月17日

本次大选,绝大部分的选民只看到了两个选择:要么克林顿,要么特朗普。主流媒体不断地用这两位候选人最近的新闻轰炸我们,但是鲜有提及共和党与民主党之外的替代选项。

大部分美国人都对作为社会主义者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的独立竞选人知之甚少。这些竞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只有社会主义才是唯一可行的候选项,也是我们的社会经济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法。他们的共性便是否认由资本运行并为资本服务的、通过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总体上进行资本主义和统治阶级主宰的现行政治体系。

我们采访了杰夫·麦克勒,他是社会主义行动党的全国书记和总统竞选人。

杰夫·麦克勒

 

你是如何投身社会主义运动的?

我曾在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参与早期的民权运动,并在众多静坐示威中被捕大约九次,我还参与过群众游行反对麦卡锡时代的“异端审判”,我因在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的一次听证会内部进行抗议而再次被捕,在那时我与托派社会主义工人党和它的青年组织青年社会主义联盟取得了联系。这些团体向我介绍了工人阶级政治的基础知识,并在这一过程中让我明白了这个社会的社会和政治邪恶起源于资本主义制度。从这里很容易得出必须从一切方面改造这个“制度”并且需要大多数人组织起来为社会主义而斗争的结论。

 

为什么你决定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在你的本次竞选中,你打算取得哪些成就?

2008年开始的世界经济危机宣告了针对广大工人阶级以及世界上一切被压迫和被剥削者的协调式进攻时代的来临。资本主义已经给我们展现了史无前例的无数邪恶,如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大破产、社会服务被破坏、少数族裔的大规模入狱以及气候变暖这样威胁着人类自身的环境破坏等,就起源于资本主义系统自身。这样一来,我们见证了政治意识领域根本转变和人们重新对社会主义思潮产生浓厚的兴趣。每一次民意调查都显示我们的人民,尤其是青年人(正如广泛的群众一样),从没像现在这样愿意接受社会主义思想。而实际上,伯尼·桑德斯的参选与其说是一个终其一生挑战民主党的资本主义政治家的决定,在性质上不如说是民主党人自身精心炮制的傀儡的决定。

社会主义行动党决定参与总统竞选的角逐是为了争取新一代激进青年的心意、思想和队伍,并进而将他们的能量导入即将显现的社会性和政治性的群众运动,而此类运动所产生的合力乃是挑战资本主义体制的必要前提。实际上,如果我们帮助提升独立于资本的政党组织站,并增加对抗资本政党的群众运动的实力,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建立我们工人阶级自己的革命政党,我们将赢得本次选举。

 

你认为你的参选与其它两个主流资本主义政党参选的最大区别是什么?你的竞选活动与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的区别又是什么?

我们参选是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协助工人阶级为废除资本主义而组织起来。资本主义孪生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则是类似的,包括桑德斯,都只不过是维护一小撮精英统治阶级利益的关键机构。伯尼·桑德斯不过是有意用社会改造这类语言来为民主党脸上贴金的统治阶级政治鼓吹手。他不过是又一个被危机四伏的资本主义推到前台,以谋求再次将群众的社会不满引向支持民主党的所谓“小恶”罢了,而我们经常嘲笑民主党是一切社会运动的坟场。

 

为什么包括社会主义者的独立竞选人经常被排除于辩论和主流媒体之外?

资本主义竞选总是百万富翁或亿万富翁这类精英的专属娱乐场,每四年允许选民们在两个统治阶级的政党中选择一个。选举被这些人所把持着,这一点从竞选者的选取,到有必要将社会主义者从选票中排除出去的法律;从与媒体合作以实现思想的近乎垄断,再到选票的统计过程,都可得到体现。如今的大选已经逐渐被限制在一小部分人群之中,因为百分之五十的合法选民选择不参与登记,而另外百分之五十已登记的选民实际上不参与投票。除此之外,各式各样的种族主义者和反民主法律有意将那些最有可能支持反资本主义、劳工和社会主义的竞选人的人群排除在外。

2006年,当我抗议一项禁止我将我们党的名字写在选票上的加利福尼亚州法律时,我被一个维护统治阶级政党利益的腐败法庭判处243000美元的罚款。

 

你怎样将你的参选与工人阶级、劳工运动和社会运动联系起来?有哪些现存的社会运动对你和你的组织而言是格外重要的或你们感兴趣的?

我们本次参选活动的目标是尽可能广泛地与工人和被压迫者接触。我的总统竞选副手凯伦·施豪夫格尔(Karen Schraufnagel)和我已经在全国无数的公开论坛、辩论和集会中发言,以宣扬我们的社会主义理念,并推动现在重大的社会运动。我们谋求建立和重建一个基于广泛发展的、民主的和坚持阶级斗争的工会的劳工运动。我们谋求促进非裔、拉美裔和其他被压迫种族的斗争。我们希望在民主原则、广泛发展和战斗性工会运动的基础上建立一个群众性工人政党,以致敬在生产中的工人斗争。我们是气候运动和反战运动的先锋队、积极参与者和领导者,我们是团结的阶级斗争政治的战士,而不像现在工会那些错误领导人那样坚持广泛的阶级合作政策。我们的同志们已经在全国所有这些斗争中成为最为积极的参与者,在其它一切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们独立于资本主义政治和机构而组织起来并与资本主义对抗的斗争中也一向如此。资本主义竞选只不过是我们为了接触新生激进工人和青年而采取的限制性策略。

 

你如何围绕共同要求在社会主义团体和工人阶级组织中建设或鼓励行动中的团结?你认为将来左翼有可能共同的竞选吗?

社会主义行动党的“中间名”是联合阵线,在联合阵线里我们可以基于原则性需求(包括通过工人纠察队来保护工人群众、群众性反战运动和环境动员),在独立的群众运动中谋求行动中的团结。我们在由“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组织发起的反对警察的谋杀、大规模监禁和种族主义以及奴隶劳动式的监狱—工业系统的斗争中是积极的斗士。另一方面,在竞选角逐中,我们是所有支持各种形式资本主义政党或候选人的社会主义组织的严厉批判者。不幸的是,如今我们见证了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左翼都向所谓的资本主义“小恶”大规模投降。要么是支持桑德斯或是“小恶”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投降,要么是向吉尔·斯坦(Jill Stein)的中产阶级绿党投降——要求一直都是资本主义政治家的桑德斯作为绿党候选人参加竞选。对于社会主义行动党来的一切政策来说,在大选中坚持阶级路线乃是一个原则问题。在竞选角逐中,我们拒绝以任何形式同其他阶级的任何政党联合。我们拒绝支持任何资本主义的或亲资本主义的政党,包括绿党。悲哀的是,如今几乎所有举行社会主义集会的努力都来自支持桑德斯的所谓社会主义者左翼、绿党或(以及)民主党人。这一悲哀的事实使得在大选角逐中进行一次严肃的集会都不太可能了。

 

现在仍有屈指可数的社会主义者独立于共和党和民主党之外参与竞选,你打算如何说服左翼之声的读者为你投票?

据我们所知,所有其它的社会主义团体已经号召选民要么为桑德斯,要么为绿党或民主党投票。工人世界党(Workers World Party)和社会主义与解放党(Party for Socialism and Liberation)号召在党内初选中为桑德斯投票。国际社会主义组织(The International Socialist Organization)照例支持亲资本主义改良主义的绿党,团结社(Solidarity)也是如此。社会主义替代党(Socialist Alternative)在消耗他们的选举资源以支持民主党人桑德斯的同时,悲剧地背弃了他们的社会主义观点,他们难以置信地提出要这个候选人在国内起领导作用的资产阶级政党内进行“政治革命”。他们发起了所谓的“为桑德斯行动”运动,收集了120000个签名,要求桑德斯作为绿党候选人参选,同时,在同一份请愿书中,他们要求那些不愿意这样做的人只是为了安全起见而投桑德斯的票,这等于是羞答答地为民主党人希拉里等人投票。如今唯一有价值的就是社会党的行动,他们拒绝支持一切形式的资产阶级参选人。我们希望读者们像支持我们社会主义行动一样支持他们。今天,如果能够与其它一系列社会主义团体共同进行一场严肃的、能够表达独立的工人阶级力量的问题的行动,我们将会第一个这样做。不幸的是,美国乃至世界的社会主义左翼的境遇都处于低潮,因此难以在竞选角逐中为工人阶级的替代而斗争。劳动群众对大规模压制措施的厌恶造就了不可逾越的沟壑或难以调和的矛盾。这压制了美国社会主义者为将竞选政治宣传与所有的实际社会运动相结合地努力。我们的首要焦点是在今天为不久的将来做好准备,我们相信在那时如今的相对被动将转化为大规模的社会斗争。

 

能请你简述一下你们组织的历史和起源吗?

社会主义行动党经历了33年风雨。我们起源于社会主义工人党,该党由詹姆斯•帕•坎农在1928年托派左翼反对派被美国和全世界的斯大林主义化的共产党开除时成立。我们认为自己延续了社会主义工人党在悲剧地背弃其英雄的社会主义革命事业和工人阶级传统之前的优良传统。

 

为什么投票给社会主义者独立参选人这么重要?社会主义者应当考虑给绿党的吉尔·斯坦投票吗?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既不认为吉尔·斯坦或她的绿党是独立的,也不认为他们是社会主义的,更不认为他们是基于工人阶级组织起来夺取政权的党。绿党从建党之初便是一个中产阶级改良主义政党,如今则采取所谓的民主党内外联系政策。斯坦要求在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初选中为桑德斯投票,以及在她的绿党选票中为桑德斯预留一席之地,仿佛桑德斯终其一生的统治阶级政治理念和政党活动能通过选票上的小活动突然转变似的。与之相对,每一张投给社会主义行动党的选票都是投给了工人阶级的独立组织,是投给了与资本主义制度坚决决裂,并从根本上挑战资本主义的强大的社会主义运动。

 

无论是在民主党执政下还是共和党执政下,美帝国主义都没有停止在海外大肆杀戮。你拟定的美国外交政策是怎样的?在美国成为一个反帝国主义国家意味着什么?

社会主义行动党要求立即、彻底地撤回所有美国的海外驻军。我们反对所有由美国参与的战争。我们要求立即废止整个亿万美元的军事预算,关闭全部1100个海外军事基地和上千的国内军事基地。美帝国主义不过是美国统治阶级利益国际化的表现。我们反对一切美国战争,无论是军事介入或占领、人道主义战争、无人机战争、私人武装战争,亦或是制裁、禁运。我们无条件支持被压迫国家的自决权,无论这些国家的是独裁政权还是民族主义政权等。这些贫穷国家进行自决的历史权利在本质上意味着决定这些被压迫国家自身命运的责任在于这些国家的人民,而绝不是美帝国主义或其它可能的帝国主义世界警察。针对所有这些贫穷和受压迫的国家,我们反对美国及其仆从势力,呼吁美国军队总撤军,并终结任何形式的美国干预。

杰夫·麦克勒是来自社会主义行动的美国总统候选人。他将于10月22日上午九时至下午五时在Central Connecticut State University in New Britain, CT由社会主义行动青年赞助的“社会主义就是解决方案”大会上发言。请到SocialistAction.org查看详情。采访人:Moisés Delgado

译自:http://www.leftvoice.org/The-Class-Line-in-Elections-Is-the-Principled-Issu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