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亚马逊森林大火的根本起因

摘译:月饼盒

根据巴西国家地理空间研究站(INPE)的报告,2019年巴西亚马逊森林共有72843起火灾,与去年相比增长80%。其中几近1万起火灾是在上周发现的。这些火灾是有人故意所为的,而总统博索纳罗是幕后操控者。

巴西亚马逊森林大火卫星照片(白色表示浓烟)
亚马逊森林大火热力图

上周,地球上面积最大、意义最为珍贵的森林——亚马逊森林——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火灾。尽管在雅伊尔·博索纳罗上台后,为了大面积毁林(从而腾出空地)而制造的火灾显著增加,但资产阶级媒体却依旧对这场灾难置若罔闻,直到大火造成的浓烟开始蔓延到巴西各大主要城市。

目前,西半球最大的巴西城市圣保罗的上空浓烟弥漫,即使在正午,市民们也仿佛行走在黑箱中。根据巴西共产主义媒体《左翼日报》(Esquerda Diario)的报道:

“根据气象台的报告,平时要到傍晚7点圣保罗市才会入夜,但如今早在下午3点,这座城市就陷入黑暗当中,路灯已经自动点亮。而且不只是在圣保罗市,国内其他城市也报告了这种状况。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曝光了现场画面。”

CNN关于亚马逊森林火灾的报道只说对了一半:“环保主义者认为亚马逊森林大火是一场人祸。”这点倒是没有说错,这确实是一场人祸。但这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是凶手:凶手藏在资产阶级当中。但博索纳罗政权却把罪名推到灾区居民(土著群体,Indigenous People)身上。

博索纳罗是凶手!

这些火灾是由博索纳罗政权支持的巴西大面积毁林计划的一部分,体现了巴西农业资本对利润的渴求——纵火毁林来腾出空地来种植大豆,或商业性开伐亚马逊森林的树木。事实上,由于巴西环境保护执法的放宽,伐木公司甚至组织了一场“纵火节”( “fire days” )。博索纳罗的计划是:一方面毁灭亚马逊热带雨林来满足农业资本的利润诉求,另一方面把罪名推给对毁林行动持反对意见的环保人士(特别是当地人)。

科学家们警告称最近的火灾可能使亚马逊森林这个在减少大气层污染物水平中起着关键作用的生态系统迈向毁灭的临界点。作为“地球之肺”,它占全球仅存的热带雨林面积的一半以上。

仅仅在巴西,我们已经目睹了由于对亚马逊森林疏于管理而导致的污染问题恶化已经使得公众的健康受到极大威胁。由巴西卫生部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空气污染使得因为心肺疾病致死的人数增长了14%。

尽管博索纳罗辩称纵火对他们毫无好处,但博索纳罗对环境保护政策的放宽难辞其咎。巴西环境处(Brazilian environmental agency)显著地降低了环境法规的违法成本,公开表明伐木公司有“足够的行动自由”。矿业企业与农业企业的税收是巴西财政收入的主体,它们正急速地侵入此前受到保护的雨林区。

卫星数据显示过去数个月巴西的森林面积毁灭速率明显上升——与2018年相比,今年6月同比上升88%,7月上旬同比上升68%。其所引发的公众舆论已迫使巴西地理空间研究站的负责人下台。

农业资本集团是博索纳罗上台的重要推手,因此他不会令他们失望。博索纳罗政权的环境部部长Ricardo Salles已被控犯下多项破坏环境罪,包括推动立法允许农业公司使用有致癌可能的多款杀虫剂(其中有若干种在他国是被明文禁用的)。 这位部长修改了森林法,宣称要克服“官僚主义的弊病”,以求颁布用于清理亚马逊森林的多项许可证。此外,他还企图砍掉巴西环境执法机构的230万美元预算。

对当地土著群体的攻击

与此同时,那些捍卫其土地所有权、并坚决反对环境破坏的土著群体正日益遭受指控。例如在2019年7月23日,一位土著部落酋长被谋杀——联合国官员称这起谋杀是矿业公司、伐木公司和巴西农民“侵犯土著群体土地(特别是森林)的典型案例”。

巴西民间组织“工人革命运动”发表声明称:

这一现象直接肇因于博索纳罗的毁林计划,以及他对环境保护法规的放宽举措。农业资本集团因此得以——在总统博索纳罗的鼓励下——用大火将亚马逊森林毁于一旦,从而在雨林区扩张它们的商业帝国版图。这类环境破坏政策早在巴西前任领导人(包括卢拉、迪尔玛)在职时就在推动。这些领导人为农业公司提供数百万元补助,用于发展畜牧业和大豆种植业。

火灾蔓延之所以如此严重,离不开农业公司的扩张。农业资本的扩张之路也是土著民众的血泪之路——包括破坏土著人的畜牧与种植环境。围绕土地所有权产生的圈地与争斗日益严重,但博索纳罗政权依旧孤立农业资本集团对土著活动人士施暴,非法指控那些反对农业“改革”的民间运动,宣称“无地农民运动”(Landless Movement [MST] )是一个“恐怖主义组织”,并且在讨论如何在农村地区放宽枪支管制——以求更方便地刺杀土地保护运动人士。

Célia是帕塔索(Pataxó )土著社区的居民,她在一则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中指出:

“瞧瞧他们在我们的居留地上干了什么!在过去两年,我们一直捍卫我们的土地权利;但如今这些混蛋来到这里,想放火烧毁我们的村庄。他们真的是毫无廉耻,韦尔矿业公司(Vale mining company)不仅污染了我们的河流、屠戮我们的人、糟蹋我们的生活,如今他们还跑来放火。我们不会甘于沉默的!明天我们会封锁道路,我们希望媒体可以站出来为我们发声!”

1985—2017年巴西亚马逊森林的面积持续减少(深色为幸存的森林)

帝国主义如何从亚马逊森林大火中获益

博索纳罗政权的环境破坏罪行是全球右翼势力对气候危机的否认(以特朗普政权为代表)的延伸:这些右翼势力还想撇开本就没多少约束力的国际气候协议,以求提高巴西及美国农业资本的利润率。但不仅仅是右翼为这些罪行提供条件,即便是巴西工人党也和农业公司勾结在一起——它为后者的扩张提供资助,并允许它们侵入亚马逊雨林保护区。

在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巴西经济持续急速恶化,对亚马逊森林的过度利用显得越来越紧要。巴西工人革命党(MRT)的一份声明指出:“在贸易战与尖锐的民族国家冲突的背景下,巴西资本家的竞争优势取决于农村地区的劳动生产率,资本家在那里寻求扩张和实行超级剥削。因此,巴西境内的热带雨林——地球生物多样性的珍贵遗产——成为了资本家们追逐地缘政治利益的又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

在亚马逊森林地区投入的警力完全是为国际资本服务的。巴西农业资本完全服从于掌控了转基因大豆、杀虫剂、化肥、谷仓及其他物资的分配的帝国主义商业资本。控制住巴西农业的四大家商业企业都不是巴西资本:两家是美国的,一家是法国的,还有一家是荷兰的。这四家企业加起来就已经控制住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的酱油贸易,但日益受到亚洲企业的竞争挑战。即便是自称“热爱大自然环境”的挪威资本(译注:试想那里的冰川融化问题)也从巴西资本的环境破坏行动中得益——全球最大的化肥企业挪威国有雅拉公司(Yara)在巴西农业中的营业额占其全球营业额的25%以上。

因此,尽管一些国家的政府试图把自身包装为环境友好的政府,但世界资本主义依旧以环境破坏为代价从事投资和获利。亚马逊森林大火依然在肆虐,“为亚马逊森林祈祷”行动(#PrayForTheAmazon)开始在世界各地得到响应。但事实上,这种祈祷是无法对抗右翼势力的崛起和资本家们的贪欲的——正是这些贪欲在毁灭亚马逊森林,并使人类社会面临日益恶化的气候危机。

我们需要在全球各地形成群众动员来保卫亚马逊森林、保卫土著人的土地,并且打败那些否认气候危机存在的右翼势力。但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这些:“绿色资本主义”不可能行得通,我们必须挺身对抗威胁地球与人类的资本主义制度。

有巴西民间团体认为:

“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当前阶段,资本积累规律与迈向可持续发展道路这两者之间是不相容的;现代资本主义也为推翻其自身提供了科技技术、替代性社会计划的应用可能性和工人阶级基础。可在当下,科学技术的发展成果被用于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采和环境破坏上。民族国家之间的竞争将环境保护运动玩弄为一场哗众取宠的游戏:作为全球主要的污染物排放者的发达国家以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为理由限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

“要摆脱这一现状,离不开社会制度的根本转变。在利润导向的生产(资本积累是其第一要义)与任何理性地、环保地使用自然资源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存的可能性。只有打破资本的枷锁,建立由自由组织的生产者组成的社会,我们方可以打破对大自然的疯狂压榨,摆脱环境危机及我们正在承受的灾难。”

2019.8


原文参考链接:

https://www.dw.com/en/brazil-forest-fires-rage-as-farmers-push-into-the-amazon/a-5011645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