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在帝国主义干涉与法西斯主义中间的乌克兰 ——“希腊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组织(斯巴达克斯)”立场

素侠云雪 译

 

2013年底,我们目睹了乌克兰首都基辅与其它城市的很多反政府示威。这场运动的中心是基辅的独立广场[1]及其它城市的中央广场。这场运动是为了反对维克托·亚努科维奇[2]政府和他在俄罗斯的政治压力下对之前亲欧盟政策所做的180度大转弯。由于这场运动典型的亲欧盟立场,加上独立广场这个名字,所以人们称之为“欧洲独立广场”运动。

在乌克兰西部,媒体称这场运动为争取自由和更紧密地与欧盟联系在一起的人民运动。毫无疑问,亚努科维奇政府在强制推行三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后,已经腐化堕落并丧失民心。多数抗议者的主要目标是反抗贫穷、国家腐败与来自俄罗斯帝国主义的压迫。此次运动的领导权起初在自由主义右翼反对派手中,他们错误地声称与欧盟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将会促进民主化。运动发展到后来,极右组织与法西斯主义组织掌握了领导权。结果是,运动的诉求不再与乌克兰严重的社会问题有丝毫的关系。

运动的诉求与政治团体

在欧盟旗帜下的“自由”诉求,直接与欧盟—乌克兰贸易协定相联系,而这个协定并不可能解决危机。相反,这种协定会冲击乌克兰经济。该协定规定针对欧盟产品取消关税和贸易壁垒,这将摧毁乌克兰重工业。这也就是很多寡头陷入窘境的原因。这些控制产业的寡头中,位于国家东部的希望能与俄罗斯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但控制商业贸易、农业和电信业的寡头则亲西方。这种寡头队列的区分通常是不稳定的。控制着“欧洲独立广场”运动领导权的政党是亲西方的,如寡头和政府前总理尤利娅·季莫申科的“祖国党”。到目前为止,季莫申科还因腐败问题而陷在牢狱中。其它政党,如前拳击运动员维塔利·克利钦科的“乌克兰民主改革联盟”,通常被视为德国总理默克尔的作品。在此要提的第三个党则是在运动中起主要角色的法西斯主义政党——奥列格·提雅尼博克[3]领导下的自由党。自由党与新成立的“右翼团”结成了联盟。“右翼团”是同警察发生暴力冲突的主要力量,而且控制着使用手枪和步枪的准军事组织“自卫队”[4]。他们的口号有:“乌克兰第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祖国”;“打倒犹太人—莫斯科人集团”。他们最终占了上风。

导致法西斯主义分子掌控了大规模社会运动领导权的原因有:缺乏强大的左翼运动;乌克兰共产党[5]与政府的联盟使乌克兰左翼看起来像是一股同新自由主义一起并支持俄罗斯帝国主义的反民主力量。同时,季莫申科和克利钦科尝试对亚努科维奇让步。而极右翼力量则以战斗性的和非妥协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当亚努科维奇试图向反对派妥协并放弃总统职位时,已为时过晚。法西斯主义的准军事力量已经控制了街道。经过一场持续一周并至少造成80人死亡的冲突后,亚努科维奇乘直升飞机逃跑了。一个新的过渡政府取而代之,新政府包括了亚采纽克、季莫申科的“代理人”,且法西斯分子控制了关键职位,包括副总理、总检察长以及国家安全与国防部门、反贪腐部门、教育部门、农业部门和环境部门。

克里米亚与乌克兰南部、东部地区的“反独立广场”起义及俄罗斯的干涉

在反对派行动胜利的第一天,很多列宁雕像就被摧毁,针对新政权反对者的大屠杀也随即开始。法西斯分子破坏了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办公楼,他们还袭击了左翼组织“斗争社”[6]的办公地点,虽然该组织并未支持亚努科维奇。左翼活动分子接到了死亡威胁。另外,本着新的反对少数民族运动的法律,政府强行限制俄语及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使用。他们还引入严厉的新闻审查制度。由于法西斯主义的恐怖主义的威胁,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少数民族团体为反抗而在亲俄言辞下开始了“反独立广场”的社会运动。这场运动已经控制了克里米亚地区,哈尔科夫和顿涅斯克等城市。俄罗斯杜马一致通过了军事干涉以保护乌克兰讲俄语的少数民族的决议。局势极其危急。美国、欧盟和北约支持新西方政府并危胁俄罗斯。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和西方还没有发生武装冲突,但在俄罗斯军队参与下的乌克兰内部冲突已经展开。这一不顾后果的发展会对所有乌克兰人产生极为消极的影响。很多乌克兰人厌恶亲西方政府及其法西斯主义联盟,但普京只对促进俄罗斯帝国主义在该地区的意图感兴趣。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一些地区从乌克兰独立并同俄罗斯合并[7]。乌克兰其它区域则会在推翻亚努科维奇政府后完全落入法西斯主义组织的控制中,且这些法西斯分子如英雄般在基辅街头炫耀。即使法西斯分子不能从像季莫申科这样的旧的腐败政客手中取得全面的控制权(拥有全面的自主权),他们也会在政府的施政中起强大的影响作用,他们还会和他们的“纳粹冲锋队”一起对任何社会批判发起暴力清洗活动。对民族问题而言,问题不仅仍未得到解决,而且还会进一步恶化,直到大的少数民族团体放言自己自在边界线“错误的一面”,就像我们在前南斯拉夫看到的一样。

左翼

乌克兰的左翼和无政府主义团体非常小。尽管如此,在动员一开始时他们还是努力谋求影响局势。左翼产业工会分子和“斗争社”的活动分子在广场上露营并散发传单。不幸的是,他们遭到了法西斯分子的暴力袭击。同样,无政府主义者在运动中遭到袭击和驱逐。促进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团结来反抗所有寡头(亲西方的和亲俄罗斯的),反抗美国、欧盟和北约,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希腊左翼应站在乌克兰人民一边并支持乌克兰同志:

反对俄罗斯帝国主义及任何帝国主义的军事干涉。乌克兰不应成为帝国主义地缘政治游戏的抵押品!

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财政援助及其附带的高社会成本!

反对民族主义与沙文主义。工人们,抛开那些民族的、宗教的、地域的分歧,将矛头对准我们唯一的敌人——资本主义!

支持乌克兰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诉求,尊重他们的权利——包括自决权!

支持乌克兰东部和西部所有工人反对新的极右政府、新自由主义议程和以“自由党”与“右翼团”为代表的法西斯主义的共同斗争!

反对希腊政府参加欧盟与美国帝国主义计划的行径!

乌克兰人民不可能从西方或俄罗斯帝国主义那里,不可能从法西斯主义团伙或亚努科维奇的腐败集团中获得任何东西,他们都只会压榨乌克兰人民。只有团结起来的工人阶级和阶级斗争才能解决乌克兰人民的问题。

2014年3月4日[8]

 


注释

[1] 独立广场(Maidan Nezalezhnosti),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的露天广场地带。2004年12月,由总统选举争议所引发的“橙色革命”,估计约有50万尤先科阵营的支持者在独立广场及其附近大街上发起和平示威,令其一时成为全球媒体报导的焦点。2013年11月以来,此地又成为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的中心。

[2] 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亚努科维奇

(Viktor Fedorovych Yanukovych,1950.07.09~)乌克兰政治家,被视为东部寡头以及俄罗斯的代理人。2010年2月,担任乌克兰总统。2014年2月,被乌克兰国会解职。

[3] 奥列格·雅罗斯拉维奇·提雅尼博克(Oleh Yaroslavovych Tyahnybok,1968.11.07~),乌克兰自由党领导人。1991年10月13日,与安德烈·帕鲁比一起创建了该党的前身——乌克兰社会民族党。曾多次当选利沃夫州议会议员。

[4] 全称是“乌克兰民族团—乌克兰人民自卫队”(Ukrainian National Assembly – Ukrainian People’s Self-Defense),一个类似于德国纳粹党冲锋队的极右准军事组织。

[5] 乌克兰最大的左翼组织,亲俄反西方色彩浓厚。党员多为前苏联共产党党员。乌克兰“斗争社”在一份宣言(原文链接为avtonomia.net/2014/03/03/statement-left-anarchist-organizations-borotba-organization)中称,此次运动中乌克兰共产党主要在保卫亚努科维奇的利益。

[6] 斗争社(Borotba):乌克兰马列主义组织。2011年5月,由“马克思主义者组织”、“乌克兰列宁主义共产主义青年同盟”(乌克兰共产党的青年组织)、“全乌克兰工人同盟”、“反资本主义青年团”、“切·格瓦拉青年协会”等组织合并而成,与俄罗斯左翼阵线关系密切。他们在“二月革命”中,英勇抗击了法西斯分子,有成员因此牺牲。但由于其成员参加一些俄罗斯民族主义组织,第四国际、乌克兰左翼反对派、“直接行动”独立学生同盟等政治团体以及一些乌克兰无政府主义者批评“斗争社”有亲俄倾向。

[7] 此文发表后第12天,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进行公投并宣布独立。18日,普京签署了将克里米亚及塞瓦斯托波尔并入俄罗斯联邦的决议草案。

[8] 原文链接okde.org/keimena/okde_ukrania_040314_en.pd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